区县

柳堡镇干部形成保护伞 肇事方逍遥法外(转载)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5-16 01:11 我要评论( )

尊敬的领导: 感谢您从百忙中抽空阅读此信!我是江苏扬州市宝应县柳堡镇居民陆如凤。2014年11月9日,我在柳堡镇雍尹村农村道路骑电动车时被驾驶福特汽车(牌照:苏DL578H)的陆士品(男,身份证号:321023198406192011,户籍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新

  尊敬的领导:
  感谢您从百忙中抽空阅读此信!我是江苏扬州市宝应县柳堡镇居民陆如凤。2014年11月9日,我在柳堡镇雍尹村农村道路骑电动车时被驾驶福特汽车(牌照:苏DL578H)的陆士品(男,身份证号:321023198406192011,户籍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新城长岛花园133幢甲单元602室)所撞导致脑外伤(重伤),该福特汽车的车主是肇事者陆士品的妻子钱余(女,身份证号:231084198503173323,住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新城长岛花园133幢甲单元602室),陆士品、钱余在太平洋保险常州分公司为该车投保了保险金额仅为20万元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法院判决书认定陆士品超速行驶、通过无交通信号灯的交叉路口未减速慢行、观察不周等,承担事故80%责任。经过4年多的治疗,已花去治疗等各项费用约80多万元,期间由于责任方陆士品、钱余(承担连带责任)拒不积极支付医疗费、国家相关救助政策落实不到位,延误了最佳手术、康复时机。目前我已能自已吃东西,意识非常清楚,还会写字了!专家医师表示,当前正处于康复治疗关键期,然而,我家在农村,本就贫寒,早已无力承担,正面临着亟需解决的重大困难。而相关部门的不作为、乱作为导致救命比登天还难。2019年2月14日至19日期间,我委托我母亲再次跪在宝应县委、县政府大门口,均被保安、工作人员拒绝。2月25日之后,我委托母亲向相关单位、领导反映相关干部的不作为、乱作为问题,至今未取得任何进展。因此,我不得不跪求领导关心,调查并严肃处理相关干部,维护受害者正当权益,保障“生命线”畅通,具体情况如下:
  一、 地方少数干部不作为乱作为,因特殊关系庇护肇事方逍遥法外
  自交通事故发生4年多以来,肇事者陆士品,其妻子(车主)钱余(承担连带责任)均30多岁的年龄,均受过高等教育并工作多年,其父出国在俄罗斯工作,其母在一所学校工作。然而,陆士品、钱余从未到医院看望过我,拒不积极筹措医疗费。我近亲属曾去陆士品、钱余位于江苏省常州市的家找过他们,但被小区保安拒之门外,且常州市属地公安派出所要求,我家近亲属不可以来找肇事方,若需要陆士品、钱余承担义务,必须地方政府过来对接。因此,近几年以来,我曾多次委托近亲属找宝应县、柳堡镇党委政府,跪求领导,按照常州市公安派出所的要求,帮忙对接,要求陆士品、钱余依法承担义务,来医院看望我,履行法院判决,支付其本应承担的医疗等相关费用。而地方干部仅2014年带我近亲属去常州找过肇事方一次,问题也并未得到解决,其后便不再过问,不再带我近亲属追索陆士品、钱余。经向人民群众了解,相关干部与肇事方存在特殊关系,乱作为形成了“保护伞”,导致肇事方逍遥法外。我的代理人曾在法庭上明确提出,福特汽车苏DL578H是被告钱余和被告陆士品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钱余未予答辩。但在《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宝民初字第3202号)中却写道:“关于原告要求被告钱余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钱余在本起事故中存在过错,故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事后,我近亲属又请教了多名律师,律师们均一致表示:“《物权法》第一百零二条明确规定:因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在对外关系上,共有人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民法通则》第七十八条 财产可以由两个以上公民、法人共有,共同共有人对共有财产享有权利,承担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该条规定并未将侵权之债排除在夫妻共同债务之外。肇事车辆福特汽车苏DL578H产权登记在被告二钱余名下,但为陆士品、钱余夫妻共同财产,产生的损害结果是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共同承担。”而该案代理审判员贾玲(宝应县人民法院的)在与我近亲属的一次谈话中,仍表示钱余不承担赔偿责任,贾玲还表示,判决书的内容是3个人决定的,不是他1个人,有问题可以向上申诉。宝应县法院相关咨询人员表示,如果肇事方不把工资打进其本人的工资卡,我们就拿他没有办法。宝应县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将联系法院、柳堡镇政府进行处理,但至今仍无后文,其工作人员也表示:“上访是你的权利。”我近亲属在救助我的过程中遇到过各种各样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曾多次到江苏省信访局上访,省信访局工作人员表示,均已安排地方政府妥善处理。而柳堡镇信访办主任兼法律服务所所长苗培龙(手背上有龙纹身的公务员)也表示钱余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柳堡镇一帮干部还曾因我近亲属上访而到医院,干部们威胁将我拖回家,逼迫我近亲属在不平等条约上签字,并扬言这是柳堡镇某书记的安排,我近亲属曾多次到柳堡镇政府恳求见朱葆荣书记但均未见到,政府办公室也不给任何回复。多次拨打朱葆荣书记电话,基本无人接听,偶尔接通,朱书记只表示,谁去医院乱作为的就找谁去,对违纪干部不作任何处理。朱葆荣书记在电话里表示:“上访是你的权利”。 经过上访,宝应县柳堡镇党委、政府也曾组织苗培龙(手背上有龙纹身的公务员)等5名干部成立“陆如凤救治工作小组”,专门安排其中成员住在扬州格林豪泰酒店,让人费解的是,这帮工作人员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开支几百元,却没有做任何实事,其中有的干部竟然提出要把我拖回家,说治疗了也没用,说我家农村住的房子还没卖,要什么社会救助?我近亲属打了柳堡镇党委书记朱葆荣几百个电话欲反映问题,朱葆荣书记却一直不接,只有一个电话接通,表示假借他名义行事的人多了,不承认这帮人的行为与柳堡镇党委、政府有任何关系,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不再理会受害者家属。而柳堡镇这帮干部却拿着经柳堡镇党委、政府盖章的介绍信行事。宝应县相关部门、单位互相推诿扯皮,相关干部不作为、乱作为,导致受害老百姓维权比登天难。
  二、跪求帮助协调解决本人护理问题
  自交通事故发生以来,责任方陆士品、钱余不管不问不承担相关费用,不得不由我母亲、父亲承担起了我的护理工作,我为二级伤残(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2018年11月27日签发),生活不能自理。4年多来,我父母身体日渐衰落,我父亲已经69岁,我母亲已经67岁,并且我母亲患有心脏病、眼睛白内障、腰椎间盘突出、骨刺等疾病,医生对于心脏病要求我母亲住院治疗。我父母亲两位老人年事已高,朝不保夕,随时可能闭上眼离开这个世界,确实没有能力再护理我了,并且,因为护理我,我父母亲也没有生活来源,造成生活严重困难。柳堡镇政府工作人员表示,解决护理相关问题,要求肇事方承担护理费用,你们去宝应县法院解决。而宝应县法院相关咨询人员表示,如果肇事方把收入都不打进自已的工资卡,找他们要护理费用将很难很难。相关部门、单位互相推诿扯皮导致老百姓维权陷入“死循环”。因此,恳请领导帮助协调解决护理问题,指示相关行政、执法、司法等部门积极作为,合力采取有效措施,要求陆士品、钱余依法承担护理费用,便可聘请护理人员,或者由责任方陆士品、钱余安排人员对我进行护理,或者由他们两人中的一人对我进行护理。
  三、跪求依法落实司法救助、社会救助等救助措施
  自交通事故发生以来,面对着失德失信、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并且有地方政府官员“保护伞”的肇事者陆士品、连带责任人钱余,为延续我“生命线”畅通,我年迈的父母亲不得不拖着病躯四处奔走,吃尽苦头。《江苏省社会救助办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对于此类困境早就给出了救济途径,第三条 当事人因生活面临急迫困难提出国家司法救助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予以救助:(七)因道路交通事故等民事侵权行为造成人身伤害,无法通过诉讼获得赔偿,受害人陷入生活困难的。第六条 救助金以案件管辖法院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准确定,一般不超过三十六个月的月平均工资总额。损失特别重大、生活特别困难,需适当突破救助限额的,应当严格审核控制。截至2016年,通过宝应县人民法院判决,肇事方已欠我医疗费20多万元未支付,至目前,另产生医疗费30多万元,自交通事故以来的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等尚未结算,作为受害者,我确实无法通过诉讼获得赔偿,陷入了生活困难,我曾委托近亲属多次向宝应县人民法院申请司法救助,但法院咨询人员表示:司法救助仅一两千元,最多不超过一万元。近期,我近亲属也去县民政局请求社会救助,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联系柳堡镇政府,但一直又无音讯了。另外,办了四年多的低保也一直未落地。
  尊敬的领导,基层作风建设仍然“上头热,下头冷”,地方干部不作为、乱作为现象依然存在。当前,以 同志为 的党中央正在全力推进作风和法治建设,江苏省委第六轮巡视工作也正在有序推进中,省委娄勤俭书记、省纪委蒋卓庆书记、省委组织部郭文奇部长等领导均高度重视,要求“以人民为中心”、“监督检查乡村振兴战略”、“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负责巡查宝应县的省委第三巡视组组长王建国在宝应县巡查时强调,“着力发现责任问题、腐败问题、作风问题”、“着力查找各类监督检查发现问题整改落实等方面的政治偏差”,全国人民拭目以待!党中央、全国人民不会相信,个别县、镇级作风、法治建设、基层干部不作为、乱作为仍处于如此状态,“互踢皮球”,推诿扯皮,本举报信提交给您们,跪求领导关心,批示下面迅速办理,严肃处理相关干部的不作为、乱作为,协调相关单位解决问题。这封举报信是经本人授权,请爱心人士帮忙整理,以谈话录音、书面材料等为依据写成的,现本人授权广大新闻媒体、互联网、手机微信等等,恳请他们热心全程转载,将解决过程附加日期,公布于全社会,请全国人民参与讨论,本人承担所有法律责任。请全体共产党员、全国人民监督,推进县、镇级作风和法治建设。我再次跪求领导严肃处理违纪干部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掀掉“保护伞”,采取有效措施制裁“老赖”夫妻陆士品、钱余,将他们拉入失信“黑名单”,帮扶底层百姓救命事宜,保障“生命线”畅通,好人必有好报,祝领导万事如意、阖家欢乐,盼复!
  此致
  敬礼
  陆如凤敬上
  2019年5月12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丑陋的党员干部

    丑陋的党员干部

    2019-05-15 00:41

  • 辽宁省委组织部解决辽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离休干部医疗待遇(转载)

    辽宁省委组织部解决辽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离休干部医疗待

    2019-05-10 18:02

  • 泸溪县,合水镇,长期对黑恶包庇,所形成的多顶整体“保护伞”

    泸溪县,合水镇,长期对黑恶包庇,所形成的多顶整体“保护伞”

    2019-05-10 14:19

  • 关于学  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的所感所想

    关于学 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的所感所想

    2019-05-10 12:4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