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

安阳建设集团:披着城建外衣 利用黑恶势力掠夺他人千万血汗钱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中国三农观察网 2019-04-29 22:39 我要评论( )

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事关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在中央部署的利剑扫黑、铁拳除恶专项攻坚斗争中,

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事关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在中央部署的利剑扫黑、铁拳除恶专项攻坚斗争中,各级扫黑除恶的斗士踏石留印,抓铁留痕,大大提升了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在全国黑恶势力如秋风扫落叶、似过街老鼠溃败之势下,奈何河南安阳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敢于“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城建工程的幌子,利用以宋飞为首的社会黑恶势力,使用武力公然掠夺侵占他人近千万元?倾家荡产的受害人为何近一年来选择了忍气吞声?河南安阳建设(集团)是否真的在建筑行业里搞建设……

  黑恶势力“套路”了我近千万元的巨额血汗钱

  ——记者对河南安阳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涉黑涉恶的深入调查

  本网河南安阳讯(记者  李丽 日夫 )近日来,本社多次接到河南安阳部分群众的来信来电反映:在全国扫黑除恶的今天,安阳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建公司)多次利用黑恶势力欺行霸市、殴打外地商户和农民工、强迫交易、武力震慑当地开发商……威逼“套路”工程巨额款项近千万元。

  迫于安建公司黑恶势力的淫威,受害人倾家荡产却敢怒不敢言,被迫离开了安阳。

  安建公司是否真的依靠黑恶势力“套路”了他人巨额工程款?又是否披着“建筑工程”的外衣“浑水摸鱼”危害一方?他们依靠的黑恶势力有着怎样的凶残手段?他们背靠的“大树”又是谁……

  带着重重疑虑,记者决定驱车到河南安阳一探究竟。

  一

  张清:我实名举报安建公司,安建公司就是典型的黑恶势力。

  记者赶到安阳,见到了其中的一名受害人张清,张清是河南信阳人,五十多岁,见张清的地点是在安阳火车站附近一个环境极差的民房里,张清输着液,面色忧郁。

  “记者同志,我的事儿总算有人管了,我的700多万被安建公司给弄走了,我带的人也被他们打成了轻伤,人家说:“只要见到我在安阳,见一次打我一次,我……我……我……真的没有活路了……到安阳我也不敢住旅社,人家往公安有人,查到我就会安排黑势力把我带走打一顿的……”张清见到记者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泪水夺眶而出,声音嘶哑。

  记者向张清及几个知情人了解得知,2014年夏季,张清以实际承包人的身份与安阳广佳欣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佳欣)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工程进行过程中,2015年因张清所在公司手续出现了问题,经朋友介绍,张清使用了安建公司的资质和手续,但是没有想到噩梦从此开始了。

  附图一:安建公司大门

  张清使用安建公司的手续没有多久,安建公司一个所谓的副总叫袁超,一开始要求与张清合作,张清没有答应,之后张清多次接到陌生的威胁电话和威胁短信。接下来,张清的生活持续进入了一种没有安全感的状态。

  2015年底张清远在信阳家人也接到了陌生人的威胁电话。这下张清彻底慌了。

  2016年初,张清陆续承包的工程量已经达到了1亿4千多万,利润是1000余万。

  2016年3月份的一天傍晚,张清和朋友孔祥春被几个陌生人强制劫持到位于安阳市德隆街和平原路东南角的维也纳酒店(宾馆)内,进入酒店的走廊,张清就看到二三十个人年轻人在走廊站着,几个人把张清和孔详春推入房间后,一个三十来岁的人说:“我叫宋飞,安阳建设集团我是老大,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厉害……”说着一伙人蜂拥而上,张清只记得有人把他推倒在地,有人掐住他的脖子,其他人一阵拳打脚踢,孔祥春也是被打的发出阵阵惨叫。

  附图二:安建公司大数据风险信息

  直到张清和祥春实在不能动弹了,这些人才住手。

  那个自称叫宋飞的人说:“今天给你们点颜色,随便你们报警,尽快给我们签订个协议,把工程让给我们,你们的利润还是你们的,如若不然,后果你们想吧……”说完,扬长而去。

  张清说:“我们还是报警了,我是轻微伤,孔祥春肋骨段了几根,构成了轻伤,但是他迫于对方的势力,稀里糊涂的给人家调解了,也是外地的,再也不来安阳了!不过我们知道了那个凶狠毒辣的黑头目确实叫宋飞,家是安阳县吕村的。”

  在对方的软磨硬施、威逼利诱下,2016年5月6日张清让自己的合伙人王永与安建公司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书。

  “合同中对方或许怕我们不签,约定的蛮好的,说打归打,闹归闹,终究还是让我们干工程,对方只提0.5%的手续费,让我们使用它们的手续,广佳欣该给我们的700万元,还是我们的。”张清说,“事实上我知道这是他们给我们下的套,说的好听,是为了让我们给他签订了合同,他们好给我们的甲方施加压力,把我们强势赶走!”

  事实证明了,签订合同没有多久,安建公司原形毕露,万般威胁张清,无奈张清于2016年5月底再也不敢在安阳待下去。

  2018年5月19日张清得知广佳欣将本属于自己的700万元打到了安建公司的账户。

  “其实我清楚广佳欣在当地也是被安建的黑恶势力控制了,广佳欣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把我们的700万打给安建公司,广佳欣就不会得到安宁!所有工程就进行不下去!”张清说。

  二

  广佳欣:我们打给安建的700万元确实是张清的

  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广佳欣的负责人。

  “你们2018年5月19日是否打给了安阳建设集团公司700万?”记者问。

  “有这个事儿。”广佳欣的负责人回答。

  “这批款到底是安阳建设集团应得的还是其他人的款?”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张清被打跑了,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你们记者要是想管就管道底,不要解决不了问题,又让我们遭到报复!”

  说完,就挂了电话,记者再打电话始终是无人接听。

  记者能感觉出广佳欣电话的背后另有隐情,似乎可以证明张清的话——广佳欣也是不得已才把钱打给安建公司的。

  三

  安建公司是否真的是“挂着羊头买狗肉”

  记者简单从网络上搜索了一下安阳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结果显示:安阳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8年,位于安阳市北关区盘庚街116号,注册资金6008万元人民币,现有职工3200多人,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是产权清晰、自负盈亏、组织规范、管理科学的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附图三:安建公司的大数据风险

  同时查出安建公司被全国几十家法院列为失信人,官司涉及工程款、借款、农民工工资等,涉及官司案由之多、资金数额之大令人瞠目结舌。大数据显示安建公司的司法风险为999,经营风险为9,公司发展为0。

  4月23日记者隐藏真实身份到安建公司询问想用其资质承包工程的事宜,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说:“公司现在几个官司,现在资质暂不能用,等能用了再说吧!”

  夜色沉沉,记者掩卷沉思,张清是否真的冤沉似海?安阳广佳欣是不是也是被安建公司“打倒”的“绵羊公司”?如果张清的工程巨款确实被安建公司强夺硬要据为己有了,为何张清在记者出现前选择了忍气吞声呢?如果安建公司是一个正常经营的企业,又为何有那么多的诉讼纠纷,最后又被全国那么多家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呢?安建公司的“手上到底沾着多少无辜者的鲜血”?安建公司和宋飞等人背后无形的“巨伞”到底又是谁……

  下期报道我们将采访公安、工商及其它相关部门!

  敬请关注系列报道二!

披着城建外衣 利用黑恶势力掠夺他人千万血汗钱_华都网—记录中国,传播世界。 
http://www.huadunewspaper.com/a/news/gedixinwen/2019/0429/6281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河南安阳:一纸裁定为何成为企业之殇?

    河南安阳:一纸裁定为何成为企业之殇?

    2019-04-29 22:15

  • 辽宁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离休干部境遇(转载)

    辽宁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离休干部境遇(转载)

    2019-04-29 15:45

  • 河南安阳林州平安星城小区面积问题

    河南安阳林州平安星城小区面积问题

    2019-04-29 15:36

  • 公园建设不需华而不实

    公园建设不需华而不实

    2019-04-28 18:49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