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

一问陕州区长胡志权:警匪勾结,陕州区公安局纵容罪犯行凶为哪般?(一)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6 00:29 我要评论( )

一问陕州区长胡志权:警匪勾结,陕州区公安局纵容罪犯行凶为哪般?(一)(原创首发) 核心提示: 我叫冯富均,又名冯均,男,37岁,汉族,身份证号码:51300219810518729X。守法公民,肢体4级残疾人(证号:51300219810518729X44B1),原籍四川省万源县大竹镇

  一问陕州区长胡志权:警匪勾结,陕州区公安局纵容罪犯行凶为哪般?(一)(原创首发)
  核心提示:
  我叫冯富均,又名冯均,男,37岁,汉族,身份证号码:51300219810518729X。守法公民,肢体4级残疾人(证号:51300219810518729X44B1),原籍四川省万源县大竹镇东沟湾村方家沟组,现为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店子乡上宽坪村槐岭坡3号银矿石坑口承包人。在办理采矿手续期间,三门峡市陕州区张村镇恶霸高勇、高红亭二人伙同黑社会人员三十多人采取殴打、恐吓等手段,强行霸占了属于我的矿坑。我多次报警,但陕州区公安局店子派出所所长员红旗与黑社会势力勾结在一起,导致我多次受到残酷的打击报复,我被他们黑社会团伙几十人围攻打的鼻青脸肿,身负重伤,几度昏厥过去。就此事我多次向三门峡市陕州区公安局反映情况,陕州区公安局却无视法律的权威,制造出一份虚假的轻微伤法医鉴定并强行让我签字确认,最终只对行凶者进行拘留、罚款了事,这是明显的警匪一家,亵渎法律的行为!从今天起,我决心鼓起勇气向陕州区人民政府胡志权区长实名举报此事,把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和细枝末节向社会公布,希望您在百忙之中对此事予以关注。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尊敬的胡志权区长:
  我叫冯富均,又名冯均,男,37岁,汉族,守法公民,肢体4级残疾人(证号:51300219810518729X44B1),原籍四川省万源县大竹镇东沟湾村方家沟组,现为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店子乡上宽坪村槐岭坡3号银矿石坑口持有人。身份证号码:51300219810518729X。
  恶霸行径 黑社会团伙强行霸占矿山
  2014年4月18日,我与出让方徐周峰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书》,其徐周峰将自已位于河南省陕县山子乡上宽坪村槐岭坡3号坑口的85%股权转让给我,协议书签订时,我即给徐周峰支付了转让费65万元整。接管坑口时,因该坑口手续不完善,坑口处于时干时停工的状态(且期间,我将接受的坑口是承包给工队),此坑口主要生产的是银矿石:在2015年之前,坑口承包的工队一直在清理坑口内的巷道。
  2016年大概6月,我位于三门峡市六峰北路的饭店来了4个人,其中有个人叫王金劳,王金劳说他表哥贠绍翔在矿洞里面有股份,因为好几年前洛宁县有几个人(贺海涛、王松仓、周发青)等人曾经承包了矿洞几个月,贠绍翔给他们管外围和提供爆炸物品,(到现在贠绍翔还欠2万块炸药款),如果我现在要经营这矿洞就必须给他拿几万块钱,我根本不知道此事,更没有接受他们提出的无理要求,
  大概过了十几天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在陕西潼关县接到当时洞内干活工头王占国的电话,他说张村上来了十几个人拿着砍刀把洞内清理巷道的工人全部赶走了,就是当天晚上还在王占国家向韩三娃、胡建强、涛涛、四人要走了四千块钱,第二天我赶到三门峡给王金劳打电话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王金劳说他表哥给原矿洞持有人徐周峰拿了五十万,矿洞早就是他表哥买走了,贠绍翔随机安排了一个陕西省山阳县的一个姓戴的工头在洞内采矿,我又不敢上矿山区看,因为贠绍翔安排了几个打手住在宽坪村,我一直联系西安徐周峰同时联系王金劳,让王金劳联系他表哥贠绍翔和徐周峰见面,有啥事我们当面说,哪知道徐周峰从西安赶到三门峡当天晚上,贠绍翔叫了四五十人把我所在的饭店包围了,要扬言弄死徐周峰,当天徐周峰住在饭店对面美居宾馆的,看见那么多人把饭店包围了,不敢现身,贠绍翔叫的社会人就打我,说我骗他们,徐周峰根本就没有来三门峡,硬逼着给他们干活的工头山阳老戴打电话让他好好干,打我的人才住手,我饭店也不敢开了一共损失了十五万左右,随后我写的报案材料,向陕州区公安报案了,但是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结果,矿洞一直在老戴带领的工人开采,期间买矿石,发矿石我都向陕州区公安局通知,也向店子乡派出所通知。
  警匪勾结 陕州区公安局纵容罪犯行凶
  2017年11月份,我听说非法抢夺我坑口的人员还在坑口采矿,同年11月26日,我和蔡光兴、刘白侠、李科学等四人到坑口看情况,结果发现坑口设备在洞门口,工人正在洞子内打钻,我就问工人,你们在给谁在干?工人说我给任红军干,我当时即停了运转的空压机,并让工人全部都出坑口外。不一会,任红军即上山到坑口前,见到我说:“你咋又来了?”我就说:“我的坑口,谁让你们在这干,我洞子都被政府封堵着,你们为啥还要干我的坑口?若你们在这干,出事咋办? ”任红军给我说:“ 他是给张村的高老板(高永、 高红廷)他们干活,你既然要挡,我把高老板他们叫来,你和他们见面说,你也不要走了,你们就在村子里等高老板他们。”
  我们四人就到村子刘白峡家内就等高老板他们,没有几分钟,就一个手机尾号三个9的电话打给我,即问我:“你是冯均吗?你为啥把我坑口内的工人赶出来,你在哪?我们马上就到。”我听过后,即感不妙,怕又发生在前一年被殴打的一幕,我当时即先拨打“110”报警,“110”指挥中心给我说,他们会给我联系店子乡派出所处理这事,让我等着。不一会。店子乡派出所一名干警党志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我就说在宽坪村内,干警党志就说让我等着,他们一会就到。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党志打电话让我出来,他们派出所人到了,我出了刘白峡的院子后,就看到派出所的警车,和几个社会车辆都停在一起。我们就向下走,不到50米时,派出所的车也就上来了。派出所党志、小李等几个人见我们四个人后,就下车问我们情况。我就说:“坑口是我的,他们在坑口内干出了安全事故怎么办,爆炸品出了事又怎么办,(当时,他们干警还开着警用记录仪)。”党志和小李就说:“ 他们上山就把坑口给封了,你们不要管。”可谁知,党志他们的警车刚走,后边就来两个人挡住刘白峡开的车,让我下车,我刚下车,就来二、三十余人就围住了刘白峡的车,并问:“谁是冯均?”我就答:“我是。他们就说:“打!往死的打!”他们数十个人就围住我们,对我们就是拳打脚踢,将我打晕几次,并让我们跪在地上,我被打晕后,刚醒,他们又打。并威胁我:“你们以后还上山不上山?”我当时求饶的说:“不去了,也不上山了,你们就放过我吧。”当时,不知道被他们殴打几次,晕死几次,整整殴打了我们大约半个多小时;当我最后醒来时,发现满地都是矿泉水,我才知道最后晕过去是他们用整箱矿泉水砸在我头上,我们一路同行的李科学、刘白峡都被他们殴打致伤。我们被殴打后,高勇他们人和车刚走不远,电子乡派出所警车就来了,警车上的党志、小李几个人看到我还跪在路上,见我们满脸是血、都不能动弹,但派出所的警车仅仅是停了一下,就走了,始终没有管我们。后来还是刘白峡(他的伤情较轻)开车,将我们送往三门峡市人民医院治疗,我们车子走了几公里左右时,我们即发现派出所的警车和黑恶势力人员高勇、高红亭的车还在一-起,停在公路边。我们住院后,即打“110”报警,“110”的人说,让电子乡派出所的人处理,可是一直也没见人来。
  真心希望胡志权区长在百忙之中能够关注此事。我们强烈要求:
  一、从严治警,坚决打掉黑势力保护伞员红旗等,将这种警察中的败类清出公安队伍,以正警风警纪;
  二、扫黑除恶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以高勇、高红亭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保一方百姓平安;
  三、依法追缴返还受害人本案3号银矿石坑口,勒令高勇、高红亭赔偿受害人3号银矿石坑口几年来经济损失及多次殴打致残的精神损失费共计200万元。
  最后,我们坚信,陕州区人民政府,一定会从民生出发,依法认真调查,彻底地解决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最终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

  实名举报人:
  冯富均 电话:18191375973

  李科学 电话:17609246685

  2019年4月15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定海法院违法交寄公文,区委书记区长包庇法院

    定海法院违法交寄公文,区委书记区长包庇法院

    2019-04-15 23:45

  • 定海法院违法交寄公文,区委书记区长包庇法院

    定海法院违法交寄公文,区委书记区长包庇法院

    2019-03-29 21:31

  •  西安市碑林区长乐坊医院 欺骗消费者 尤其是欺骗

    西安市碑林区长乐坊医院 欺骗消费者 尤其是欺骗

    2018-07-13 09:29

  • 吉林大安:征地补偿没有分配方案?村委会竟然一问三不知!

    吉林大安:征地补偿没有分配方案?村委会竟然一问三不知!

    2018-05-21 15:52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