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

一个柿子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6 00:17 我要评论( )

一个柿子 时至深秋,到菜市场采购,看到金黄的柿子上市,果农将一个个黄澄澄的又大又圆的柿子堆放成金字塔状,远远望去,犹如一座金山。 柿子,本是我中原地区常见之水果,不是什么稀罕之物,我吃过的柿子可以用车拉斗量来形容,对于我应是极其普通之事。 今

  一个柿子

  时至深秋,到菜市场采购,看到金黄的柿子上市,果农将一个个黄澄澄的又大又圆的柿子堆放成金字塔状,远远望去,犹如一座金山。
  柿子,本是我中原地区常见之水果,不是什么稀罕之物,我吃过的柿子可以用车拉斗量来形容,对于我应是极其普通之事。
  今年买到第一个柿子,拿在手里,端详着,欣赏着,看着看着,柿子仿佛散发出一种魔力,将我手中的柿子变成了42年前的一个柿子,将我带到了42年前。
  42年前,1975年9月5日,我上山下乡至杞县宗店公社汤庄大队第七生产队。队长名叫汤绍田,年龄应该在50岁左右,身体偏瘦,和蔼慈祥,我们叫他老队长。
  大约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早晨,我和一名农友(一起下乡的人)去赶集,天色微明,我两个出发前往距驻地5里地的集市,深秋的早晨,大地尚未苏醒,偶有鸡鸣狗吠之声打破一夜的寂静,农田经过夏天的阳光爆晒储存的能量将土地里面的水分蒸发出来,整个田野笼罩在雾气当中。
  行至半途,东方的鱼肚白仍未驱赶雾气蒙蒙,前方传来脚步声,一个身影逐渐清晰可见,是汤绍田老队长,他肩膀上挎着此地农民最常用的柳条筐,健步走来,看到我们,老队长热情的向我们打招呼,随即从柳条筐中拿出两个柿子,一手一个递给我们,我和同伴连忙推辞,说我们到集市上自己买,老队长不由分说,硬是将柿子塞到我们手中,我们婉拒再三,汤绍田老队长就是不让,非要我们收下,老队长那热情的话语,真挚的表情,坚强的动作,让我们手足无措,语言迟钝,只好接过那带着老队长体温的柿子,在接过柿子的同时,我也感受到老队长手掌上粗糙的皮肤,看到老队长手背上暴起的青筋,那是终日劳作的结果。
  老队长走后,我和农友将柿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放到嘴里咬了一口,甜甜的,略带一些涩味,还未走到集市,就把柿子吃完了。
  此事当时就这样简单,我也没有多想什么,之所以能够记得当时的情景,是那深秋的黎明田野和一个老农民质朴的感情。
  42年后,我已从当年18岁的知青成为即将退休的中年人(按照国际上最新的年龄段划分法,65岁以前为中年人)。从一个青涩少年成长为拥有孙辈的爷爷,从一个没有什么学问的学生到一个资深的金融专家,从一个简单的无线电爱好者到一个国际认可的电脑工程师,从一个体重110斤的瘦高年轻人到一个160斤的魁梧大汉。人生经历了太多坎坷,从无数次的失败中艰难的走出来,顶着周围环境的歧视,扛着不同方面的压力,面对左右同事的疑问,冒着上级处理的风险,一步步,一年年,终于走到人生的最高点,终于不用起早贪黑的去奋斗,终于不用看人脸色的去工作,终于可以睡到自然醒,终于可以开车去旅游。
  站在辉煌的人生顶点,回首那不堪往事,我忽然想到当年那个柿子,42年前,物资及其贫乏,农村更为甚之,老队长那两个柿子,价值大约两毛钱,现在当然不算什么,当年可就不一样了,不说是一笔巨款,也是相当惊人的,那老队长能拿出两毛钱买两个柿子,肯定也是思之再三,不到万不得已才痛下决心做此行动,其用途肯定也是十分重要的。那两个柿子,极有可能是老队长走亲戚时的礼品,是重要的人情世故往来的见面礼。也有可能是老队长的孙儿多次向老人讨要果子吃,老队长舔犊情深,从自己的口粮中节省出仅有的两毛钱,买了两个柿子(若要买苹果或梨更贵),原以为能够满足孙子的要求,体现自己爱护儿孙的愿望。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两个柿子被我和农友无情的吃掉了,不知老队长回去如何交待,到集市上再买两个柿子?囊中羞涩是肯定的(那时候农民那个苦哇),走亲戚成为泡影,爱儿孙化为乌有,想象着老队长出门前对孙子的保证,想象着农村小孩子对果子的无限期待,想象着老队长回家时面对孩子的尴尬,想象着小孩子看到柳条筐中空无一物时绝望的嚎哭,估计老队长的心都要碎掉了。那两个柿子,是农村小孩子多年的追求。看了《白鹿原》一书中长工的孩子7岁时第一次吃到糖的描写,我才有此感受。到了自己带孙子的年龄,我才有此觉悟。当年吃掉柿子的时候,并未感激涕零,也不觉得稀罕,毕竟生长在城市,父母都有工作,吃水果这事虽然不能天天有,但月月有还是能做到的。可怜那个柿子,进了我的肚腹,不能说没起一点作用,但仅是水面起了一层涟漪而已。若进了老队长孙子之口,满足了一农村孩子的多年愿望,实在是水面荡起滔天巨浪。
  看来有些事情确实是到了一定年龄才能理解,经历了42年的人情世故,才能想到当年老队长付出的代价,才能想到老队长的情意,才能想到老队长的质朴,才能想到老队长的纯真。前不久托人打听老队长的情况,才得知老人家已过世。在此,向汤绍田老队长致敬。并做此文表示哀悼。
  一年一度秋风起,
  十月金黄柿子熟。
  当年无知情意浅,
  如今感恩愿吐脯。
  如有可能,愿以有限的能力,回报汤绍田老队长的后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鲁山真美

    鲁山真美

    2019-04-15 14:04

  • 大量土地被倒卖,正常举报被迫害

    大量土地被倒卖,正常举报被迫害

    2019-04-15 00:55

  • 今天我要曝光一个发卡平台的骗子网站

    今天我要曝光一个发卡平台的骗子网站

    2019-04-15 00:06

  • 关于华夏航空投诉相关事宜

    关于华夏航空投诉相关事宜

    2019-04-15 00:05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