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

黄序鵷先生及其经济学著作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5 00:59 我要评论( )

《黄序鵷先生及其经济学著作》 作者:黄乃海 黄序鵷先生(1877-1949),字季飞,号射斋老人,江西省萍乡市人,我国经济学界耆宿之一。少负文名,青年时代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经济学。(历任第一届国会议员,立法委员,考选委员,高等考试典试委员,土

  《黄序鵷先生及其经济学著作》 作者:黄乃海


  黄序鵷先生(1877-1949),字季飞,号射斋老人,江西省萍乡市人,我国经济学界耆宿之一。少负文名,青年时代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经济学。(历任第一届国会议员,立法委员,考选委员,高等考试典试委员,土地委员会委员,财政部佥事等职。)


  先生为人刚直不阿,疾恶如仇。北洋军阀蔡成勋任江西省督军时,公卖鸦片,毒害人民,引起他极大的痛恨。他不为利诱,不顾个人安危,毅然联名向国会提出弹劾案,并联系京内各界人士组织“驱蔡拒毒委员会”。于其寓所,出刊物,发宣言,揭发声讨蔡成勋,一时舆论哗然,使蔡成勋声名狼籍而终于去职。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东北沦陷,举国愤慨,先生和有志之士乃创办《释不忘》杂志,并亲撰创刊词《释不忘》。此文长一千七百余字,由历史上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不忘耻辱”,而终于灭吴的故事谈起,讲到日本军国主义对我国大举侵略,失地之痛,本不该忘,“乃按之事实,殊不其然”。先生“将九一八事变前后我国人心,政治,财政,经济,军力,外交,教育诸端”,一一揭露比较,斥责政府“空言抵抗,于国难何补?”并严正指出:世界列强心怀叵测,在国联大会上公然袒护日本,“由是依赖国联之说,其效亦可赌矣!”他主张:“吾谓今日之国人,欲救自己,先存中国,欲存中国,先救东北。”“发起兹刊,名曰不忘,意在悬一最深刻之印象,大声疾呼,以唤醒国人之迷梦,余因为释不忘意义之重大如此。”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溢于言表,殊为可贵。


  1917年8月,先生著作《海关通志》上下两册,由北京共和印刷局出版。此书共十七章,分别就海关沿革(附图),海关组织,海关税则,海关货品,海关定章及违章之处分,海关总监各机关,海关经费,海关附属事物和海关税改良问题等作了论述。它是我国近代第一部比较系统,完备地论述海关的专著。作者在书在中提出的不少论点,主张和实施办法,在当时无疑是正确,精到和积极有益的。


  例如,书中阐述了国家关税权与国家政治,社会,经济,财政的密切关系,认为国家的农工商百业,欲要日趋发展,必须保护贸易。而保护贸易的主旨在于帮助国内农工商百业的生产发展,就要奖励国货出口,区分不同情况,设不同进口税率,以刺激或抑制外货的输入。作者针对清朝中叶以后的社会时弊,尖锐地指出用与列强签定不平等条约或协定的办法来代替政府海关税则,实在是丧权辱国,阻碍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令人可悲可叹。


  1917年11月,先生的另一本著作《关税改正问题》也由北京共和印刷局印行。作者在“自序”中写道:“改正关税,为开国(按:指建立民国)以来外交上之宿题。悬而不决者五六年,今幸有解决之时矣。”事实上行与不行,责在当局者。


  在这本著作里,黄先生提出了许多具体的改正关税的意见和措施。他说:“为今之计,极应确定关税方针。”这方针就是:“一、恢复一部分税权,缩小条约上单独的最惠国条款之范围,订一国定关税法。凡各国非与我有特别关系者,均应依新法课税。二、以保护本国之产业为主旨,将进出口各种货物,切实审查,以定税则之轻重或免税。”作者从维护国家的主权出发,分别从政治、经济方面着眼,在80多年前即提出这一正确关税方针是很有卓识远见的。


  先生的另一本巨著《中国经济史长编》,前后花费二十六年多时间,历经北平,南京,萍乡,贵阳,重庆五地,于1947年1月定稿。定稿后先生请人用工整小楷誊抄,历时一年,分订成一百零陆册,约三百余万言。蔡元培和马寅初两先生分别为该书稿撰序,后未能出版(主要原因是战乱)。全国解放后,该书稿由黄序鵷先生之子交萍乡市人民政府保管,现收藏于北京图书馆。改革开放后经其孙黄乃海30年的呼吁,在南京市政府,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推动下,此书终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于2011年出版发行(计36卷)余愿足矣!

  


  《中国经济史长编》是一部关于我国经济史研究和资料专书。我国有史以来,经济方面向无专书,黄先生穷二十多年之力,将历代经济故实,分门别类,各具本末,共成三十编。各编之首,均由作者撰一“绪论”,说明各编在经济上之旨趣,历史上之过程,以及对国计民生之影响,然后对前人著述,旁博引,借以启发人们对我国经济科学及历史的研究,并为国家经济建设提供参考资料。


  黄先生治学严谨,著《长编》一书,所采用的书籍资料极其宏丰,计有正史,杂史,政书,类书,丛书,方志,碑刻,诸子百家,稗官小说,石室遗迹,报章杂志,以及翻译外国学者著作,达两千一百余种。


  蔡元培先生在其所作序中写道:《长编》“大者如土地,交通之制度,小者如植茶养蜂之职业,精者如孔墨诸家之理论,实者如矿物林木之种类,凡前人所记载者,无不博采而聚之。”极力褒奖。


  马寅初先生也在序中说:“叙述中国经济史者,可称绝无仅有。”他赞誉《长编》是“煌煌巨著,材料极为丰富。同时又将各项经济事实,分类研究,新颖扼要,极便参考之用。其对于中国经济学界贡献之伟大,不言可知。”


  在四化建设蓬勃发展的今天,介绍不大为人所知晓的黄序鵷先生的《海关通志》,《关税改正问题》和《中国经济史长编》等经济史研究著作,也许不无意义吧!


  
  黄序鵷先生照

  附:
  ------------------------------------------------------------------------------------------------------
  《中国经济史长编》序言

  蔡元培 马寅初

  吾乡章实斋先生常拈“圆而神、方以知”二语,为史与长编区别之标准。盖史之作用,重在开来,初不在罗举已往之事实,而在于种种往事中,抽出律贯,昭示后人,故言可以简,而意则务求其深长,故谓之圆而神。然此圆而神之著作,必不可不以极完备之长编为凭籍,否则,所根据之事实,既以挂一漏万,则其所洲籀绛之律贯,或不免仪毫而失墙,是以辑录长编之时,宜力求完备,而不可予设成见。作史者以词必己出为特色,而作长编者则以无一字无来历为条件,故谓之方以知。

  吾国历史至久,又以印刷业发明之早,记载甚富。不满于旧有之记传编年诸史,而欲重为编订,以求合于今日之需要,不能不先为繁重之长编。此决非一手一足之烈,而有待于分工,或断代焉,或专门焉,要非不慕虚荣而富忍耐心者不能为。

  萍乡黄季飞先生曾在日本研究经济学,欲以其学理运用于我国,而苦无适当之经济史可资印证;欲修经济史,则苦无完备之长编以为凭籍。乃立志自作长编,分为前后两部,前清道光季年以前之事实入前部,以后则为后部。尽十年之力,前部已脱稿,凡二十一编,都二百余万言,大者如土地、交通之制度,小者如植茶、养蜂之职业;精者如孔墨诸家之理论,实者如矿物、林木之种类,凡前人所记载者,无不博采而类聚之。并仿马氏《释史》之例,悉冠书名于其端,而毫不改变其原文,使阅者怀疑时,可以检对原书,诚合于方以知之标准矣。

  在季飞先生之意,深恐搜采未周,颇不欲轻于发表,余则以为无伤。盖就搜集史料之方法而言,孤本之传钞,古物之发掘,外国记载之翻译,无论何时,皆可有新出之材料,以备补充。现在所需要者,在举已有之材料,为有系统之排比而已,偶有遗漏或续有发见,皆可勒为补编,不必待一切材料收入之后,始可问世也。余深佩先生之坚忍而勤力,以有此成绩,爰述余之感想于卷端,以介绍于阅者。

  中华民国十八年十一月七日蔡元培


  蔡先生此序,系在海上据著者民国十八年前十年写定之稿而作,未及印行,自十九年后以逮今兹。最近十七八年中,著者已再将原书全部整理,删改者十之二三,增加者十之六七,方拟脱稿后再征求于蔡先生,或许原序字句容有改正之处,不料蔡先生据以今春作古,音容已渺,诸墨犹新,易胜感叹。兹拟将全书付印,并识数语于原序之后,读者如疑序文中所揭露者,与本书内容偶有不合,可以释然矣。

  黄序鵷 附识


  中国经济之发展,起自上古,迄于今日,其间有数千年之历史,进化变迁,复什殆达极点。近年来,国人渐知经济学之重要,研究者日众,然于中国经济史的研究,犹嫌不足,实为学术界之缺憾。若西洋各国则不然,经济史家皆殚心积虑以全力致此,率皆不避艰劳,冥求搜讨,追求各种经济制度之源流与变迁,故逐年所出之经济史书籍,如汗牛充栋,美不胜收。察已往,观现在,考求昔日经济发展之得失,以为今日之殷鉴,条分缕析,纲举目张,以备本国学者之参考,俾能于现代经济组织加以改良,意至善也。然西儒所著经济史之书籍,虽日渐增加,大都专论西方各国情况,叙述中国经济史者,可称绝无仅有。在我国国内,详尽之作,亦付阕如,其旧有之记传编年诸史,或嫌芜杂,或欠完备,非由通人为之整理编定,学者殊无由问津。萍乡黄季飞先生治经济学有年,穷多年之力,成《中国经济史长编》一书,煌煌巨著,材料极为丰富,同时,又将各项经济事实分类研究,,新颖扼要,极便参考之用。其对于中国经济学界贡献之伟大,不言可知。二十世纪以来,世界经济竞争日益剧烈,我国今日欲在工商方面与列强争胜,谋一卓越之位置,非研究本国之经济不能操胜算。欲了解本国之经济状况,则于以往之经济变迁,安不可特加注意?现今中国之生产落后,民生窘迫,无经济发达可言。然就以往之历史而论,民族巍巍然存迄于今日,自必有其特质以为依著,此长期经济方面之沿格损益,其中非无长处,发扬固有特长,吸收欧美良制,则经济竞争方面不至有落伍之虞。语云,知己知彼,百战不胜,实为确范。黄先生大著,岂有裨社会,岂浅鲜哉!余因乐而为之序。

  中华民国十八年十二月十四日马寅初 序于南京
  ------------------------------------------------------------------------------------------------------

  注:作 者黄乃海系黄序鵷之次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打击报复,罪责难逃!韩美及其黑恶团伙何时法办(转载)

    打击报复,罪责难逃!韩美及其黑恶团伙何时法办(转载)

    2019-04-13 15:08

  • 罪行之四

    罪行之四

    2019-04-12 22:01

  • 【调查】常春专用汽车制造公司及其法人 为何敢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

    【调查】常春专用汽车制造公司及其法人 为何敢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

    2019-04-04 19:42

  • 扫黑作弊欺世,这就是铁证!

    扫黑作弊欺世,这就是铁证!

    2019-03-16 23:04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