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每月申请国家信访局督办山东信访局启动信访初次答复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5 23:41 我要评论( )

笔者按 :我国信访制度实际在空转,仅仅落实了“属地管理”一条。原因不在于舒晓琴局长说的没有实现“信访法治化”,而是国家有意“有法不依”



    笔者按:我国信访制度实际在空转,仅仅落实了“属地管理”一条。原因不在于舒晓琴局长说的没有实现“信访法治化”,而是国家有意“有法不依”!《信访条例》本身就是一部行政法规,何需再法治化?为什么不允许法院这样的第三方国家机关居中审查信访行政机关的不作为、乱作为行为?信访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与公民存在事实上的利害关系。这是很明显的事实,但现阶段的法律非要认定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明明在人为、有意地从政策上排除信访处理行为的法治化进程,现在,反而再以“没有实现信访法治化”为由为信访制度的无能辩解,还有比这更无赖的事情吗?

    “信访法治化”,意在把群众投诉推诿到法院。但是,法院不会推诿吗?法院一样有权把申请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投诉事项认定成信访,从而裁定不予立案或者驳回。

    信访需要法治化,而法治又要信访化,法治与信访相互踢皮球,实乃当代中国之最奇葩景观!民间抱怨“百姓没有说理的地方”,其根源就在于此——信访与法治相互踢皮球!






  

第36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36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

    查询我在国家信访局的申请督办信访复查记录,可以发现,山东省司法厅或监狱管理局把大部分督办申请转到了被信访举报的我单位山东省运河监狱。

    甚至,山东省监狱管理局这个司法行政机关曾经一度“授权”我单位代他进行信访复查答复。这是“匪夷所思”的法盲行为!

    最初的信访初次答复,两领导机关也是把自己的答复职责推诿给了被信访的我单位,玩弄自我监督的可笑把戏。

    由此可见,山东省司法厅或监狱管理局是多么的嚣张,多么的蔑视《信访条例》,多么的无视法律!

    这都是你们国家信访局、山东省信访局督办不作为、问责无力造成的!

    打起精神,张开双眼,干一点点人事吧。

    请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国家信访局的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的权力和职责!

    邵明君

    2018年5月4日

  

第37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37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山东省运河监狱一如既往地按计划启动第三期清退奖金计划。这凸显了中国法院、行政职能机关、巡视制度和信访制度的无能性!

    针对山东司法行政系统荒唐透顶、无法无天地清退已发3年合法奖金收入行为,信访人曾向国家信访局信访过,曾向行政职能机关投诉过,曾向中央和山东省委的巡视组举报过,曾向法院起诉过山东省政府,但最终都会以失败告终。

    中国的整个维权制度都在空转!

    一个副厅级行政机关就可以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地胡作非为,中国的权力何时才能关进笼子?还能不能关进笼子?到底有没有这个笼子?

    莫让写入党章的重大决策最终变成可笑的吹牛闹剧!

    这不仅影响党的诚信形象,更关乎党长期执政能力的建设和执政地位的维护。

    请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国家信访局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的权力和职责!

    邵明君

    2018年6月5日

    第38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37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

    6月28日,山东省运河监狱向我口头传达了党员除名决定。他们扣的帽子很大、很多,指责我“长期以来缺乏革命意志,不履行党员义务,不按规定参加党的组织生活,不足额交纳党费,不完成工作任务,不履行工作职责”。但实际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不按单位所称的“巡视组”要求补交党费。

    按照党章,不交纳党费才能除名。我不是不交,只是按照实发收入的比例交纳一半的党费。另一半收入,你们也知道原因,有10万多元已被他们扣掉了。交一半也是交党费,根本不符合党章除名党员的条件。但是,山东省司法行政系统就是这么任性,非要无限上纲上线,借题发挥,把我党员除名。

    除名也就除名了,这是人家的权力,不服不行。但是,除名都不敢给书面通知,只是口头传达。这就很无耻了!虽然没有正式、有效的书面通知,除名决定并没有真正生效,但是党委书记董兴义掌握权力,愣是不让交党费、不让行使党员权利,我去控告他依然没有证据。这就是董兴义的如意算盘!真真的政治流氓也。既做婊子,又想立牌坊!

    这就是现行信访体制必然要结出的恶果!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把自己的信访初次答复责任推诿给了被信访单位,接着再把信访复查的责任推诿给被信访单位,这能有好结果?他们是在明目张胆地怂恿、支持单位打击报复我这个信访人!

    《信访条例》明明规定不准转送信访材料到被信访单位,何谈由被信访单位自己处理自己的信访问题?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

    国家信访局、山东省信访局不可能不懂法,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在长达36个月的信访复查督办期限内,都在纵容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违法行为。是你们信访机关无能,还是《信访条例》无能,实际不可能执行?

    不从制度上反思信访体制的弊端,打击报复信访人的行为就必然会是普遍现象。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普遍发生,国家却不重视、不解决,任由地方机关作奸犯科,让他们无节制地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丧尽天良地迫害信访人,这只能理解成公然、有组织、有意识的国家犯罪!正像当年德国纳粹党大规模屠杀犹太人,而众多德国民众还认为最高领袖希特勒不知情一样。

    自我反思吧,国家信访局!

    把我发在博客上的《坚决不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声明》发给你们,你们从中可知,地方党政机关打击报复访民是多么的无耻、狡猾和残忍!

    希望这可以让中国信访制度的良心重新点燃!

    邵明君

    2018年7月5日

  

第39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38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

    7月20日,山东省运河监狱做了一件很荒唐的事。在我没有向任何党内机关提出党员除名申诉的情况下,他们就通过顺丰快递向我送达了《不予受理告知书》。

    原来,我在第37次申请国家信访局督办完成信访复查答复中附带的《坚决不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声明》又一次被山东省监狱管理局转送到了山东省运河监狱。而摸不清上级信访机关意图的单位,索性糊涂事糊涂办,把声明理解成申诉,拒绝受理。

    这一群法盲,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声明文书怎么也不可能变成申诉书吧?再者说,对我党员除名决定并没有下达书面通知,实际并没有生效,我也用不着申诉吧?我只会控告单位非法剥夺党员权利!即使需要申诉,我作为司法考试证书获得者,也不会向作出除名决定的原单位党委申诉吧?

    本来,那个声明,我是打算登报发表的。无奈中国的言论控制得太厉害,像大众日报、人民网这样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都认为这样的“正能量”太过敏感、不适合发布,而不少花钱才能够发布的都是一些中小网站,没有多大宣传意义。

    但是,这个被非法转送的声明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成了一个照妖镜,让当代和后世人民看到现代中国提拔的官员很多都是一些法盲的悲凉事实。无心插柳,也算是对正义但又声音微弱社会底层群体的一丝心灵慰藉吧。

    毫不客气地说,在这个过程中,山东省信访局、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山东省运河监狱这一系列从上到下的国家信访处理机关,根本都是在“任性胡为”!

    山东省信访局怎能把访民的督办申请原文转送到被督办的国家机关呢?自己就没有一点督办意见吗?这是在督办完成信访复查答复,还是在鼓励信访复查机关打击报复访民?

    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怎么能把督办自己完成信访复查职责的申请再转到被信访单位?信访初次答复,本就是他的职责;现在,不仅不履行信访复查答复职责,还要再把复查督办申请继续转到被信访单位!这到底想干嘛?不就是想直接命令被信访单位更狠地打击报复吗?身为上级领导机关,就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这样明显违反《信访条例》的违法行为已经持续上演了38个月之久!国家信访局官员的眼都瞎了吗?中央赋于国家信访局的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的权力和职责,哪去了?

    从上到下,一溜烟地把信访处理职责当成儿戏,这样的信访体制要是能够解决百姓的信访维权问题,那才叫“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信访制度根本就在空转,压根就不可能发挥出制度设计的本来作用!党和国家难道就一点不知情?难道就不应该彻底反思和整治?

    上梁不正下梁歪。上级信访机关无耻,层层转送信访材料到被信访机关;而被信访机关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只能逼迫信访人放弃信访,只能无所不用其极,变成小丑、打手和恶棍来搞“维稳”了!

    ——这就是现实当中的信访体制运行状态。

    办公室主任赵海武原来向我送达信访文件都是屈向衡带着执法记录仪录音录相来进行的,现在“玩”成了高级形式——快递送达,而且过程“别出心裁”。

    快递的电话通知号码是枣庄的,快递车牌号也是枣庄的。欢城镇的顺丰快递点告知,收件点应该是济南。这可真是“有钱就能任性”!

    微山的单位,派人跑到济南发件,再向微山的我送达;文件还不是直达欢城,而是通过枣庄的站点和快递车辆跨市跑到欢城镇的单位迂回送达;送达的地点也有特别的要求,一定要在办公楼边的松树底下由我完成签收,以方便董兴义监狱长、赵海武主任等父母官大人在俯视的情况下确认“完成”送达程序;我拒绝签收,快递则告知“你可以打开看看。真不愿意签收,也可以退回去”。

    信访体制下的国家信访处理行为就是这样。一个字,“丑”!

    请国家信访局认真履行中央授予的职权,督办山东省信访局依法管理、规范山东省范围内的国家机关信访处理行为!

    邵明君

    2018年8月2日

    

第40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39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

    8月20日,二监区内勤李东进通知参加山东省监察委组织的政治考试。明明是下午3点开考,却通知是2点;明明有学习材料,却矢口否认;明明通知参加,却不在考场名单中显示。

    其实,监狱的本意是不想让我参加。因为,党员除名没有下达书面通知,实际没有生效,董兴义监狱长不想让我在党员考场考试,又不敢在考试名单中书面确认我党员党籍确已被除名。因此,他们采取了这种流氓通知方式。

    采用的通知人也是经过精心计算的。分到二监区的新招年轻公务员,心地善良的内勤干不了几个月,很快就被换掉;倒是这个“听话”但十分阴险的李东进能得“赏识”。就如上面的通知,他都能很好地贯彻领导意图,说三分,留七分,处处刁难,处处设置陷阱。

    我早就向监狱要求撤换这个内勤,拉黑了他的手机号码,明确宣告拒绝与他发生工作联系。董兴义明知这点,却仍然让李东进下达考试通知,只能说是“有意”为之。

    如此的“流氓”,董兴义颇有“前科”!两个月之前的党员会议,他就是让李东进“短信”通知的。我因为没有及时看到被拦截的这条短信而错过了会议,很快被劝退党,被除名。

    现在看,这就是场“阴谋”,是山东省运河监狱党委书记董兴义、山东省运河监狱二监区支部书记赵磊监等人合伙算计好的。

    我非常确信,以政治流氓的手腕,董兴义肯定会推说他不知情,赵磊肯定会说“刚与原来的支部书记朱涛交接,不知道李东进通知不到他”。权力“不要脸”了,群众能奈何?

    既已熟悉流氓套路,所以,我电话回复李东进暗示不会参加,在考勤的路上答复“好心”的同事表态不会参加。但是,我却“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了考场!

    于是乎,很可笑的一幕出现了——各考场名单均没有我名字;而我呀,则是走遍各考场,挨个询问是否有我名字,弄得纪委、政治处等负责监考的大小科长、考务组组长周文永们一脸尴尬,手忙脚乱……

    信访体制下的国家机关信访处理行为就是这样的“流氓”!如此流氓地推诿、敷衍、拒绝处理信访事项,如此流氓地打击报复访民,信访制度要是能满足群众的维权需要,那只能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请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国家信访局的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的权力和职责!

    信访人:邵明君

    2018年9月4日

    第41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0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

    其实,信访复查的责任主体应该是山东省信访局。因为,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是我信访事项的责任主体,是信访对象。违法提拔领导干部,他们是批准或决策机关;集资建房事项,所得收益已归属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再由他们进行信访初次答复、信访复查答复,明显荒诞、违法!

    山东省信访局身为信访机关,知法违法,把属于自己的信访处理责任转交被信访单位,甚至漠视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再“授权”下属单位山东省运河监狱进行信访复查答复,严重失职!

    国家信访局不应该漠视中国信访机关普遍存在的故意执法违法现象。请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国家信访局的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的权力和职责!

    信访人:邵明君

    2018年10月8日

    

第42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1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请督办山东省信访局重新开始初次信访答复。

    最初于2014年3月正式开始的信访,就是邮寄到了山东省信访局。是他,把应该由他完成的初次信访答复责任推诿给了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继而任由层层转送,直至转到被信访举报的单位完成“自我监督、自我处分、自我纠正”的信访丑剧。这才让信访事件久拖不绝,5年多的时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遭受到了山东司法行政系统有组织、有计划、疯狂野蛮的打击报复!

    这一切都根源于山东省信访局的不作为、乱作为!

    正是你们信访国家机关让中国的信访制度变成了“信访陷阱”,成了引“蛇”出洞的“诱饵”和打击报复的“遮羞布”,让中国的信访彻底蜕化成了人类文明史罕见的、中国特色的带有整体性犯罪原罪基因的血腥、丑陋、恶劣社会矛盾纠纷解决机制。

    请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国家信访局考核山东省信访局的权力!

    你们的消极、冷漠、纵容,只会最终、也正在逐步让信访制度走向整体性的国家犯罪!

    那时,你们国家信访局,还有我们的党和政府,将如何向人民、向历史交待?

    作为一点吧,国家信访局!哪怕一点点,也是个脸面,也是个交待!

    信访人:邵明君

    2018年11月2日

  

第43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2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实际属于违反信访程序的“复查”工作,请督办山东省信访局重新开始初次信访答复,以免信访问题继续久拖不决,最终不了了之。

    从11月起,山东省直监狱系统又恢复发奖金了,这距离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刚刚结束的“清退奖金”工作还不到1年。

    这样的“反复无常”,在老百姓看来,肯定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因为,当初清退奖金理由正是“中央巡视组发现山东省直监狱系统违规发放津补贴”,但现在又不违规了!

    看来,违规不违规不是中央巡视组说了算,而是王立军局长大人说了算。

    当然,人家也不会认为这是“不要脸”行径。有文化的流氓即使是“真”流氓,也只能称之为“政治流氓”,而政治流氓最善长“皇帝新装”把戏,有能力威吓群众闭嘴,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自欺欺人了。

    具体的实施办法,由于被“待岗”,我一直没有接到官方通知,只是道听途说了许多。就一个感觉,山东司法行政系统的官员办起任何工作来都是“任性至极”!

    周一至周五考勤后,监区警察每人每天补贴50元,科室警察30元,另外还有下监费、周末加班费。监狱长董兴义把权力下放,由各监区、科室具体决定各项奖金的分配方式。

    于是,名目繁多的花样就来了。有的监区规定下监名额与考勤费、加班费“绑架”,完不成下监任务,其它的钱也要扣掉部分或全部。甚至有的规定“连坐之法”,一人完不成下监任务,全监区都要跟着扣考勤费、加班费。我先前所在二监区的赵磊则规定拿加班费的条件为“周一至周五满勤外,每月周末加班还要不少于3天”。这意思是说,加班费与下监费不绑架,但与考勤费绑架。即使周一至周五临时有事需要调休到周末,或者周末加班了1天、2天,但不是3天,加班费也全部没有……真是流氓手段多多!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山东司法行政系统的监狱长、局长整体流氓化了,基层的监区长、科长只能更流氓!

    很滑稽的是,监狱的权力正上演“任性大戏”的时候,也是监狱开展“法制宣传教育月”的时候。

    中国的依法治国被搞成如此闹剧,真让人大跌眼镜!

    但是,不管规定如何荒唐,却都暗含一个事实:即使恢复发放奖金,但由于之前的“清退奖金”搞得没人敢信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山东监狱基层警察并不积极领取现在的“奖金”。

    毕竟,发到手的钱,都不是钱,随时都有可能收回,谁愿意再次白白“奉献”一回?

    照此趋势,估计下步,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会直接“霸王硬上弓”,直接规定“不给钱,也要来监狱加班”!

    因为,监狱有自己的独特规律:越是周末、越是法定节假日,越是服刑人员思乡情绪最浓烈的时候,越是监狱安全工作最危险的时候。这样的时候,监狱里反而只晃荡了几个执勤警察的人影,想想都让王立军局长芒刺在背!

    事关国家刑罚执行工作安全的头等大事,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都敢如此“任性胡作”,山东省信访局把我的信访事项再推诿给被信访举报的他们、搞自我监督的把戏,岂能有好?

    于是乎,监狱工作的每个环节都成了山东司法行政系统绞尽脑汁地打击报复信访人的阵地!

    “赵磊式的加班费规定”,报复动机非常明显。信访、诉讼都要在周一至周五去做,去了,就没有加班费!

    赵磊的“小聪明”可不仅限于此。11月开始重发奖金,为什么不在11月告知获得条件,而非要选择在12月1日告知?这是先咬下你1个月加班费的狠劲、横劲!处处、时时搞得信访人不舒服,赵磊的确是流氓监狱长董兴义培养、提拔的得意后生。大流氓培养小流氓,官僚体制就是这样,一窝不如一窝,一窝坏过一窝!

    ——这就是能让刘家义“致敬”的山东监狱工作和山东政法工作!

    看看监狱宣传栏张贴的《省委书记刘家义到省监狱局调研》和《刘家义到政法系统调研并召座谈会》,看着那肉麻的上下级之间相互的吹捧,真让人如醉雾里,感觉好像进入了盛世似的。

    监狱长董兴义只会吹牛皮!他也不动脑子想想,11月20日一个下午,刘家义能够在拥挤的济南城接连跑到省法院、省检察院、济南交警支队、省监狱局完成察看智慧法院建设,察看12039检察服务中心,了解济南交警智慧交通建设,察看监狱局的展板并听取省监狱局的工作汇报、部分监狱长的视频工作报告、察看罪犯三大现场,并最终在省监狱局主持召开4大政法单位工作座谈会等一系列内容的工作流程吗?省委书记当然有能力指令全部的红灯一路变成绿灯,但即使如此,即使这样走马观花,也不可能一下午完成这么多的工作吧?我们的党政机关太会造神了!

    看来,刘家义书记没有看到我们基层监狱警察和工人向中央巡视组和山东省委巡视组的举报信,在官场一片“和谐”的山东,他只需向各下属国家机关挥手致敬就可以了!怪不得,我们的举报信石落大海!怪不得他没有发现山东监狱系统的党建工作一片黑暗,交的党费时高时低,时交时补,可以任性除名党员!怪不得中国官官相护,群众举报到哪,都无人理会!

    只能依赖信访渠道维权了!但信访又能怎么样呢?

    我国的《信访条例》规定得很清楚,“属地管理”并不是“狗咬了你,再让你找狗”;后面还有一句话,叫“分级负责”,这是“狗咬了你,让你找狗的主人”。

    但包括山东省信访局在内的整个中国信访机关,却都硬把“属地管理”搞成了“狗咬了你,再让你找狗”,动机无非就是“让狗再咬你,直到咬得你愿意任权宰割、自愿沦为权力的奴隶为止”!

    这样的信访体制真是作孽多多!

    这样的信访体制真是毫无天理、泯灭人性!

    所以,再再次请求你们国家信访局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国家信访局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乱作为的权力,督促其依法办理信访事项,迅速启动本属于他法定职责的信访初次答复程序!

    只有这样,才可能发挥一点信访体制本来之功能,而不是现在“疯狗咬人”的作用,才能让全国的冤民看到一点正义的希望!

    信访人:邵明君

    2018年12月13日

    

第44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3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实际属于违反信访程序的“复查”工作,请督办山东省信访局重新开始初次信访答复,以免信访问题继续久拖不决,最终不了了之。

    近日才得知,单位早在去年7月就扣掉了1.8万元的警察执勤岗位补贴用于抵偿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启动的所谓“清退奖金”。这种不通知即扣抵的方式实质就是利用权力进行的“盗窃”、“抢劫”!但监狱长董兴义却振振有词,“这不是扣,是抵”。但关键在于,我们又没有自愿交纳,你不“扣”,哪来的“抵”?善于玩弄文字和程序,正是政治流氓和街头地痞流氓的本质区别!

    信访体制就是这样,整整一个《信访条例》生生被恶搞成了1条“属地管理”。这种逻辑暗含的前提是假定中国官员都是“圣人”,但实际上,拥有没有得到制约的权力的官员只能是混蛋、流氓!

    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本就是信访事项的被信访举报机关,他们再把信访事项的处理权转交给信访事项原生单位,结果只能是打击报复或者信访事项久拖不绝。毕竟,自己的剑刃是不能砍到自己的剑把的!

    你们国家信访局不能纵容山东省信访局在5年的时间里长期推诿自己的信访处理职责,那是你们的不作为!

    所以,你们国家信访局早就应该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考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乱作为的权力!

    信访人:邵明君

    2019年1月3日

    第45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4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实际属于违反信访程序的“复查”工作,请督办山东省信访局重新开始初次信访答复,以免信访问题继续久拖不决,最终不了了之。

    正如中国的宪法只实施了“党的领导”这一条一样,中国的《信访条例》也仅仅实施了“属地管理”这一条。而所谓的属地管理,实质只是把信访事项层层转送到被信访的领导干部或国家机关,纵容、默许甚至支持地方权力截访维稳、打击报复访民!

    信访5年来最大的体会,实际承担我信访事项属地管理职责的山东省运河监狱二监区,其实就是山东省运河监狱的“裤衩子”,而山东省运河监狱实际也是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裤衩子”。

    道理很简单。如果是二监区的监区长如满令军、赵磊出面打击报复,监狱长董兴义可以无赖般地辩解不是他的行为。但是,如果由单位政治处出面打击报复,监狱长董兴义就没有裤衩子充当遮羞布了!所以,提出待岗申请、每年的公务员年终考核定级为不称职或基本称职、除名我的党籍等等重大事项,必然是二监区出面,但真正的组织者应是政治处,应是政治处背后的监狱长——原来是牟彬善,现在是董兴义,以后是将要换届后的X。

    同样的道理,监狱长董兴义实际也是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裤衩子。官大一级压死人,同监狱长董兴义需要推诿打击报复责任到满令军、赵磊身上一样,两领导机关也需要推诿打击报复责任到作为下属官员的董兴义身上。

    那么,最小的责任领导满令军、赵磊又该如何推诿呢?他们无法推诿。虽然他们会找新考入的年青公务员赵钦、李东进、屈冲、屈向衡等人恧无赖、绞尽脑汁地折腾信访人,让官僚体制沦落成公务员整体道德堕落的温床,但很明显,他们不可能成为推诿责任的对象。

    但坏事都由他们出面,满令军、赵磊们也害怕被反报复,他们该怎么保护自己?只能充当会叫的疯狗!企图靠张牙舞爪的声势恐吓人,让人害怕他们。所以,听听满令军、赵磊的谈话录音,很多都是嗷嗷咆哮的。但是,众所周知的一个道理,“会叫的狗不咬人”,他们怎么可能是真正的打击报复元凶呢?

    表面看来,属地管理最下层的领导干部最凶恶、最无耻、最狡猾。满令军、赵磊们会找地痞流氓威胁,会动员全部基层公务员故意孤立、骚扰家人、尾随跟踪、包夹控制,甚至会买通黑保安、黑监狱维稳截访、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直搞得信访成为中国最无法无天、最暗无天日之地!

    但真正的责任人是谁?是各级国家信访机关,特别是你们国家信访局!

    舒晓琴整天忽悠、推诿、欺骗,要搞什么“信访法治化”,但《信访条例》本就是法,何需再法治化?这个老女人或者她代表的这股权力上的污流浊水本就不想实施这个法律,本就在阻挠依法治国建设,才会唱出这么“动听”的歌儿去招摇撞骗!

    她的内心不可能真地不知道中国信访制度的黑暗!因为,只有制造黑暗的人才最可能知道黑幕的真相,最明白黑暗形成的原因是《信访条例》这个法律在被她们故意束之高阁,不让法律发出光明,驱走黑暗。

    所以,你们国家信访局虽然帮我转送了4年,尤其在新春佳节期间还要这么辛苦地转送,但相信全国的信访人并不领情你们的无效与无能,都在期盼你们国家信访局依法行使中央赋于你们考核地方信访局不作为、乱作为的权力。所以,继续申请转送,并以此表达深陷信访陷阱中的访民们对你们节日和平时辛苦的“慰问”——信访官员大人们,新春快乐,祝今年更辛苦!

    信访人:邵明君

    2019年2月1日

    

第46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5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实际属于违反信访程序的“复查”工作。事实证明,自我监督模式的“属地管理”信访处理方式,不可能真正解决信访问题,只会带来打击报复。请督办山东省信访局重新开始初次信访答复,以免信访问题继续久拖不决,最终不了了之。

    2018年度,你们信访机关搞属地管理,把我信访材料层层转送到被信访机关的后果就是被扣罚收入的继续增加。这一年,我被扣罚精神文明奖19500元,十三月工资10000元,警察执勤岗位补贴20000元,工资、住房公积金等项目10000元,总额约60000元。2013年信访以来,总计扣罚数额高达16万余元!

    山东省信访局在作孽!你们国家信访局纵容、默许山东省信访局不作为、乱作为,也是在作孽!整个信访制度在空转,导致整个中国海量访民被打击报复,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更是在作孽!

    取消信访制度吧,停止这肮脏、血腥、愚昧的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吧!

    ——我们社会底层百姓在高声呐喊法治的尽快到来!

    信访人:邵明君

    2019年3月1日

    

第47个信访复查期限内仍然没有启动信访复查工作


国家信访局:

    你们好,在第46个信访复查期限内,山东省司法厅或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仍然没有启动实际属于违反信访程序的“复查”工作。事实证明,自我监督模式的“属地管理”信访处理方式,不可能真正解决信访问题,只会带来打击报复。请督办山东省信访局重新开始初次信访答复,以免信访问题继续久拖不决,最终不了了之。

    3月1日早,二监区监区长赵磊在监狱医院前的路口拐角处骂我“杂种”,他是专挑四面无人的时间与地点在发泄他的愤怒。反映到董兴义监狱长那里,他答复要调查,但拒绝给予赵磊与我一样的待岗或行政警告处分,也拒绝同我一样扣罚精神文明奖。

    用他的话说,那要符合一定的条件。什么条件呢?根本就没条件,全是他的大嘴说了算!我踢掉了一张他要求警察职工接受搜身的宣传纸,就要扣掉1.2万元,而赵磊等人即使骂人,即使闯到别人家里传达他的命令,也不是不文明,也够不上扣罚精神文明奖的条件。这就是他的“条件”!

    原因很简单,赵磊骂人就是董光义教的,起码是逼的,他会处分赵磊?赵磊的二监区就是董兴义领导的山东省运河监狱打击报复信访人的裤衩子!

    赵磊对我“义愤填膺”,他的下属自然也是“义正辞严”。屈冲之前就曾当众骂我是人人懒得理会的“臭狗屎”,李东进利用内勤工作的任何细节故意刁难。

    由此再推到几年前的满令军找人跑到家门前打骂,杨成骂人“说话这么骚”,孙东锋、赵海武、杨成、高鑫给董兴义围攻我办公室打前站骂人、踢门……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董兴义逼的或教的?

    当然,流氓就是流氓。人家会说“那时我还没来”,或者斥责,“怎么会是我教的?”

    最不文明、最该被扣罚精神文明奖的就是董兴义这帮子流氓组成的“组织”!

    他们骂的都是他们自己!

    这就是我国信访体制“属地管理”的现状——逼得董兴义们、这些权力掌握者极端仇视信访人,让他们满腔怒火、不择手段地打击报复、截访维稳!

    这种丑陋、野蛮甚至血腥的社会管理制度,实在是社会万恶之源,人性堕落之集中展现,早该废除!

    信访人:邵明君

    2019年4月1日

注:本文新浪博客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eaf61c60102z40t.html,欢迎访问、评论。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请司法部召开听证会的申请书

    请司法部召开听证会的申请书

    2019-04-15 13:31

  • 把我从上访人员通缉黑名单系统中移除申请书

    把我从上访人员通缉黑名单系统中移除申请书

    2019-04-14 23:39

  • 给最高检察院第二巡视组的‘强占动迁房屋一案复议申请书’

    给最高检察院第二巡视组的‘强占动迁房屋一案复议申请书’

    2019-04-14 12:03

  • 给检察院的“劳动争议案件复议申请书”

    给检察院的“劳动争议案件复议申请书”

    2019-04-13 19:38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