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恶贯满盈的贪官许洪振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5 23:34 我要评论( )

一个黑恶势力猖獗的地方 却成为打黑被遗忘的村落 河南省封丘县位于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的北岸,隶属于新乡市管辖。该县有一个清河集村,与黄河大堤毗邻,堤内堤外都有该村的数千亩耕地。清河集村是封丘县比较大的行政村,约有七、八千口人。近年来,该村大多

    一个黑恶势力猖獗的地方

    却成为打黑被遗忘的村落

    河南省封丘县位于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的北岸,隶属于新乡市管辖。该县有一个清河集村,与黄河大堤毗邻,堤内堤外都有该村的数千亩耕地。清河集村是封丘县比较大的行政村,约有七、八千口人。近年来,该村大多数村民围绕原任村支部书记许洪振贪污公款数千万元的丑闻,曾自发组织起一拨又一拨的上访举报队伍,多次到乡、县、市、省等地去反映许洪振的贪腐问题,许洪振面对村民反贪腐的烈焰,如坐针毡,极欲大打出手,将上访人整治下去。于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谋划后,便让他的大儿子许振伟牵头,纠集李克强、赵文杰、许振军等在封丘县组织领导起了一股黑恶势力,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他们多次使用大刀、木棍、动辄就对村民大打出手。清河集村先后有张好峰、徐景周、刘富振、张自会、许晓峰、许赵学、卢现章、刘万盛、许东亮、许赵亮等村民,遭到许振伟等人的白日毒打或夜晚入室打砸,甚至李庄派出所的所长也曾被他打伤。

    许洪振靠黑恶势力在清河集村施行了白色恐怖统治,村民们被压抑在了社会的最底层。

    二00九年七月十九日21时许,许洪振的二儿许振军伙同李克强、赵文杰等人,再次破门闯入村民张好峰家,欲行打砸时,混乱中被同伙赵文杰误伤致死。

    事情发生后,许洪振一家让赵文杰和李克强编造谎言,串供证明是张好锋和其子张海宾打死了许振军。

    新乡市公、检、法三部门在案件办理中,受法外势力影响,曲解法律,枉法裁判,于二0一0年六月二十五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好锋、张海宾死刑,续写了一部二十一世纪的新版“窦娥冤”。

    此案宣判后,在新乡市和封丘县广大民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人们纷纷质问:国家立法的宗旨,究竟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还是为了保护黑恶势力?

    封丘县清河集村所兴起的这支邪恶势力集团,具备了几大明显的特征

    其一

    贪得无厌的“书记”

    清河集村原任支部书记许洪振,在任职的十多年间利用手中的权利,贪污行贿,挪用公款,非法买卖土地。犯下累累罪行,今特录写几例:

    1、2000年前后,封丘县河务局为维护黄河大堤,与该村协议挖取耕地起土,根据有关规定,所挖耕地深度不超过1米,但许洪振别有用心地让挖至7—8米,好耕地变成了大坑,彻底无法耕种。此后上级对这类耕地补偿损失每亩达好几万元,清河集村600多亩耕地获得补助10000多万元,加上黄河南岸的1000余亩土地,许洪振私自租给了开封县刘店乡小过路村赵起等人耕种,巨额的承包款加100多万元的土地补偿款,村民们分文未见。

    2、一九九九年,河南省政府为减轻黄河对农民的影响,拨款180万元,组织涉迁农民迁至堤北,但这180万元拨款并未补偿到农民手中,而是由许洪振之子许振伟,妻侄张金波等人包工包料在堤北建房。房屋造价45000元,却以25000的低价卖给许洪振的亲戚和朋友。许洪振还和时任会计王振生从河务局提取卖地款10多万元,让王振生做假帐而私吞,王振生因未得分文而不满,许洪振便撤了王振生的会计职务和村理财小组长许运屋的职务,而让他的女婿张洪周担任了会计,随即黄河大堤北的300多亩耕地被卖后,600多万元的卖地款便不知去了去向。

    3、2002年国家号召实行农村新合作医疗,按政策规定每家每人补10元,省里补10元,个人缴10元,在许洪振的授意下,村会计张洪周与村医张明振,合谋给该村4700多人编造假病例,骗取合作医疗款10多万元私吞。

    4、2002年上级拨款240万元,此笔款项如何开支,村民一无所知。

    5、2003年,国家为照顾贫困县小学建设,拨款100多万元重建校舍,许洪振独自承包工程,以当充好,变相侵占建校专款。

    —2007年至2008年该村卖地120亩,每亩地价1.9万元,共得款228万元,河务局挖土300亩,每亩补助2800元,合计得款84万元,两款共计312万元,此款不知去向。

    6、2007年,许洪振以宅基地为名,卖地600亩,卖地款不知专向。

    7、2008年,许洪振将村中集体树木几十万棵全部卖掉,卖树款村民分文未见。

    8、2007年——2008年,许洪振卖地120亩,每亩19000元,合款2280000元,河务局挖地300多亩,每亩2800元,合款840000元,共合计3230000万元,款项村民不知所踪。

    9、村中一私人窑厂,占用集体土地几百亩,窑主张自军每年交付村里几十万元,钱款不知去向。

    10、许洪振还滥用职权,将村中的300亩土地,私自分给他的亲戚朋友,也不交承包费。

    11、许洪振把村民上千亩耕地和老林厂毁掉,架上电线,打了机井,盖上了别墅,栽上了杨树,送给新乡市政协副主席赵秀志,把公有地产变成了私有财产。

    12、2004年电改,许洪振把撤下来的旧线和新线及变压器全部卖掉,得款上百万元,全装入了个人腰包。

    13、许洪振在任期间,将村委大院,面粉厂、推土机全卖掉,钱款不知去向。

    14、村民张好群送给许洪振一个1.05米高的关云长铜像,为投桃报李,许洪振就让张好群卖掉村集体土地50亩,所得地款按一九分成,二人私分。

    15、黄河滩地,许洪振给群众分下去1000多亩,他自己就卖掉了1000多亩,钱款不知去向。

    许洪振在任职的十多年间,累计贪污公款达几千万元,他家现在拥有二层楼房一座,砖混平房二套,12处宅基地,新乡市内有别墅三套,新乡市青龙市政、新乡市青龙集团两个大公司,占地面积上百亩、豪华轿车多部(车牌号分别为凌志600予G00044,奥迪予G23333、大众予G07999)另有挖土机一台,发电机组一套。

    其二

    混迹于村民中的恶狼

    中国古人常说饱暖思淫欲,尤其对那些手中有权,袋中有钱的土豪来说,当他们的权势极度膨胀起来之后,他们往往会把普通的百姓,作为他们欺压的对象,尤其对于一些贫穷的弱女子来说,更成为他们猎艳和凌辱的对象。

    贪腐村官许洪振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代表,这个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败类,他和他的两个儿子,实际上已发展成为了混闯入清河集村广大村民中间的三只恶狼。

    许洪振在位十年间,曾强暴、霸占村里的妇女数十名。其中有一家母女、婆媳四人均被其长期霸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据反映有些女性是当做丈夫的面被许洪振侮辱的,但慑于许洪振的淫威和许氏家族在村中的势力,许多受害妇女和家庭也只能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许洪振只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胡作非为,一是仗着其家族势力庞大,二是与当地政府官员勾结颇深,后台很硬。为了寻求保护伞,他让儿子许振伟用其贪污所得的巨款行贿原封丘县委书记李阴奎(因贪腐已于2009年被判刑),许振伟与李阴奎称兄道弟,并把李阴奎的女儿认作了干女儿。二00九年,李阴奎案发牵涉到许振伟,被判刑三年,他本应在洛阳市新安县监狱服刑,但许洪振通过女婿卢国民(现任新乡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运作,花巨资将许振伟从洛阳市新安监狱买了个保外就医。本应服刑的许振伟至今仍逍遥法外,风光无限,反以“企业家”的身份成了河南省的政协委员,许洪振的二儿子许振军也被李阴奎安置到新乡市红旗区城管局上班。

    16、许洪振在村中是一手遮天,清河集村大小工程凡是能挣到钱的,都是由其大儿子许振伟承包,有一从河里吸过来的泥水灌大提工程,水量过大,把堤下边的庄稼淹死了很多,村民们找他要求赔偿,他不但不给,反而把人狠打了一顿,有的伤重还住了院。

    17、许洪振把村中土地承包给了许秀川栽杨树,08年杨树成才时,许洪振却把杨树卖掉约19万元,而他只给许秀川一万元,许秀川不满意而拒受,许洪振就纠集人把许秀川打了一顿,后来许洪振给了许秀川两万元,无奈许秀川只好接过,但又被毒打一顿。

    18、回民群众过路,许振伟不让过,在邵站火车道一条小路上,许振伟拦住就打,把一个约十几岁的小孩打伤扔到河边草窝里,后来聚集过来好多回民,才把小孩找出来。

    19、因黄河大堤铺路,许振伟想承包工程没得逞,南范庄村民小群承包住了,许振伟就领人把小群打了一顿,并砸了他的车。

    20、许振伟因赌博,把村民刘福振撵了几里地狠打了一顿。

    21、许振伟把村中耕地挖坑复大堤时,挖地100多亩地,包给了村民许赵亮等人,许赵亮在坑里养鱼,坑边栽树是许振洪的,许赵亮承包了两年,许洪振便不让许赵亮承包了,而是自己霸占了,后来鱼塘有人下了药,他便怀疑是许赵亮干的,许洪振就对许赵亮又打又骂。

    22、许振伟开着小车到村东小豁亮家推牌九,赌注很大,一赌好几万,因赌博下注,跟许晓峰打了一架,第二天早上,许振伟带了几十个人,闯到许晓峰家把他的家人也打了一顿。

    23、清河集村许坤亮侄子许会民开了一个饭店,村干部吃饭从来不付钱,让许会民到村委会取钱,后来许会民去向许洪振要钱,许振伟就到许会民家,把许会民毒打一顿,至今也没给钱。

    24、因为修复大堤,清河集村与李庄乡堤弯村交换挖土,互相给挖土费用,变相侵占公款,因怀疑徐景州告状,在7月2日深夜12:30分,许振伟带领黑社会几十人,闯入徐景州家,把徐景州毒打一顿。

    25、2008年村委换届选举时,许振伟从封丘县城领来了防暴队,恐吓村民。

    26、许振伟用汽车拉土挣钱,群众不能在路上挡他的道,如果有群众在路上干活或行走,他是非打即骂,尤其是不允许群众在路上拉水管浇地,第九村民组张文学正在抽水,他便大骂张文学,让张文学把管子收了起来,临村堤湾大队正在抽水,他认为挡了他的道,就把人家的抽水机带弄走了。

    27、许振伟前妻(心若家住常寨村)娘家贫穷,许振伟嫌贫爱富、借故找事、无事生非、对其打骂是家常便饭,曾用剪刀撑开往其头上乱扎:许振伟(找了好多女人,生了12个孩子)拿出二十万现金交给她,最终前妻心若将钱抛洒落地、服毒自尽。

    其三

    称霸涉黑,横行乡里罪恶累累

    封丘县清河集许多正义农民对许洪振的一愤恶行,早已深恶痛绝、反腐的浪潮日益增高,面对村民的反抗,许洪振如坐针毡,若鲠在喉,为了打击报复举报人,许洪振便指使儿子许振伟、许振军纠集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邵明闯、邵明恒,以及开封人老赵、许宗义等涉黑份子在封丘县地面上组织领导起了一股黑恶势力,形成了一支人数众多,较为稳定的黑社会犯罪组织。被打村民先后有徐景周、刘富振、张自会、许晓峰、卢现章、刘万盛、许赵学、许赵亮、张好峰、许东亮、常卫云等村民遭到许振伟等黑社会分子光天化日下毒打,或夜晚入室打、砸、抢,清河集村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

    28、2009年7月2日夜里十二点半,许洪振的三儿子许振军带领六个黑马仔,闯入本村村民许景州家中,不顾徐景州年迈的老母跪地求饶,仍一味追打徐景州,并将徐景州家中物品打砸一空。

    29、2009年7月2日夜凌晨1点半,许振伟、许振军领着赵文杰、李克强等人,携带凶器、大刀、棍棒,破门而入打入常卫云的家中,使用木棒和刀朝常卫云的身上乱打,常卫云的头上被打一个十五公分长的伤口,使其落下了脑震荡后遗症,常卫云一家四口都被打的全身是伤,常卫云家多次拨打110报警,警方赶到后,让120车把常卫云和其儿媳妇送进了医院。事情发生后,曹岗乡派出所竟然不调查也不给出具伤情委托书,后在常卫云近百次的索要下,派出所才于7月6日开具委托书(委托书上却把日期写成了6月23日)常卫云被法医鉴定为轻伤后,派出所仍然是不管也不问,没作任何处理。

    应该说,许家父子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打压村民的丑恶行径,公安机关是一清二楚的,但正是由于这些穿警服人的包庇和纵容,才使得许家父子有恃无恐,更加气焰嚣张,这就为本案的后续发展埋下了重重的一笔。

    许振军连连多次夜闯民宅,持木棍和大刀打砸多位村民,而没受任何追究,这就使其贼胆包天,更加胆大妄为。

    30、2009年7月19日夜里10点多钟,许振军又带了多人,拿着大砍刀和木棍又一次来到常卫云的家,当时常卫云尚在住院,儿媳也在医院里。家中只有丈夫张好锋,女儿张海静,儿子张海宾。许振军带人强行把张家大门撞开。许振军等人破门而入后,即发生激烈打斗。许振军便用一米多长的木棍朝张好锋的头上使劲地夯,将张好锋打晕倒地。张好锋之子张海宾被李克强用大砍刀朝其头上砍了一刀。张海宾冒死跑出家门去找村干部求救,结果被许振军、李克强、赵文杰等人追着一顿乱打,打得遍体鳞伤,全身是血。张海宾致死从歹徒倒下爬出来,躲到墙角里,避免已死,接着,许振军带人又返回常卫云家中,张好峰刚从昏迷中醒来,头脑尚未清醒,却又再次遭到他们殴打。张好峰从躺着的地方摸到一把镰刀,为了防卫自身而不被打死,就用手中的镰刀一边自卫一边跑回屋里,在跑回屋时听到许振军说:“是我啊。”原来在漆黑夜幕的笼罩下的混乱打斗中,许振军被同伙的赵文杰用刀扎死了。

    张好峰的女儿张海静吓得躲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她在屋里反复打110报警,但警察却姗姗来迟,来了之后就从张家把张好峰和张海宾被拉到村卫生所包扎伤口,后来又把张好峰、张海宾父子带走。此时,许洪振大儿子许振伟又从新乡率领十多辆车,百十余人将常卫云家周围几百米全部包围,并命令下去,见一个杀一个,大小活口,一个不留。许洪振在场指挥。许振伟带一帮黑社会,追杀到封丘县公安局刑警队院内。由于是在刑警队,张好峰、张海宾父子二人才幸免性命之灾,但家里已被他们破坏殆尽!

    二00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许洪振匆匆埋掉了许振军的尸体后,他已与事发当晚与赵文杰、李克强订立了攻守同盟:诬称许振军是被张好峰父子杀死的,并扬言要花180万买张好峰父子的人头。

    其四:

    黑恶势力更猖狂,司法腐败大表演

    二0一0年三月十二日,新乡市中院在封丘县法院开庭审理张好峰、张海宾父子涉嫌故意杀人一案时,接到通知的常卫云便早早赶到了法院,刚一走进法院,许洪振全家和其领来的邪恶势力人员三百多人,就疯狂追打常卫云,后来常卫云在主审法官王云的阻拦下,躲到法院办公室里才免遭不测。但这帮红了眼的歹徒们,在追打常卫云不成之下,就由许振伟率领几十人,前去围打刚刚走下刑车的张好峰、张海宾父子。开庭时,被告方律师高建涛为张好峰、张海宾父子做了无罪辩护后,在场的许洪振、许振伟许素芳就率领涉黑人员三十多人,踹开法庭上的审判隔离栏,冲上律师席,将律师高建涛一顿暴打,又用法庭上的铁牌子对法官也是一顿狂殴乱打……

    2011年6月30日,当常卫云再次到河南省高法信访时,得到消息的许洪振的两个女儿许素芳和许素娜即刻带领数名不明身份的人员,驱车赶到省高院门前,将常卫云打得奄奄一息,头发被撕掉了大半。

    2011年10月27日,常卫云在省人民会堂门口向参会的省党代表散发冤枉材料时,省高法陈东亚电话通知了许洪振。二十八日,许洪振指派两个女儿再次带着一车人,赶到大会堂门口,将常卫云打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

    还有,当常卫云无奈之下,前去北京上访时,许洪振和许振伟雇用200多名打手也一路跟踪到了北京,企图再次伤害常卫云。许振伟甚至还打电话威胁常卫云:“常卫云,你再到处告状,就把你的腿打断!”

    从2010年3月至今,围绕该案的审理,一边是许家黑恶势力的猖獗表演,另一边却是司法腐败集中表现,尤其本案在侦查起诉期间,新的刑侦负责人在侦察后,发现2009年7月19日夜,许振军等人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的犯罪事实。并将此案提交封丘县检察院提请批捕。然而封丘县检察院批捕科刘科长却以无逮捕必要,决定不予逮捕(并施令公安局放人。2010年3月,赵文杰、李克强被立案侦察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但由于检察院不予逮捕,加之许洪振的背后撑腰,现又公然翻供,拒不承认犯罪事实。)

    2010年5月20日,张好锋之妻常卫云给封丘县检察院起诉科王西庆打电话,了解案件进展。王西庆说:“他不接这个卷。什么时间公安局将人抓起来了,他再接此案”(王西庆心里很清楚,检察院批捕科根本就没批准逮捕赵文杰和李克强,公安局怎敢非法抓人呢。这是他在配合批捕科演的一出双簧戏!)常卫云又向公安局了解情况,公安局说他们去检察院送卷时,王西庆接都没接,将卷直接扔地上了。

    封丘县检察院一不批捕,二不接卷。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他们不是正沿着非要治张好锋父子死地的内定逻辑思维的轨迹,并干下去吗?!

    2010年3月12日第一次开庭时,张海宾的律师提出申请“调取张海宾当晚使用的刀。这把刀的外形和伤口形成不一致。能证明张海宾根本没有碰着许振军,没有杀人”这一关键证据时,公诉人袁小川则竭力反对。

    2010年5月11日,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王云给常卫云打电话说:由于新乡市检察院非要他们开庭,他们也没办法。因此通知她5月18日开庭审理此案。而在审之前,新乡市检察院公诉人袁小川早已将赵文杰、李克强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案卷从封丘复印调走。但此次向新乡市中院移送卷宗时,却故意隐瞒此宗卷材料,不知意欲何为?

    2010年6月13日 ,律师向新乡市中院主审法官王云送上一份申请书,让其去封丘县公安局调取重新调查的事实材料(因法院现使用的材料是经公安局胡振恒造假了的材料)但王云不去调取,仍以胡振恒的材料作为判案的依据,以后又连送多次申请,仍然没有调取。

    奇怪的是新乡市公安局把记录李克强、赵文杰夜入民宅犯罪事实的案卷调走了几个月,虽经多次催要,仍不返还封丘县公安局。已经影响到了案件的正常审理,不知为了何故?

    许振军的死亡,即非是张好锋所杀,也非是张海宾所杀,那他死于谁手?结论很清楚,那就是他被同伙误杀致死!

    然而新乡市中院的判决,却给人们开了个大玩笑,判决书载明:

    一、被告人张好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张海宾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原来庭审后,为了对此案如何判决,新乡市中院大多数法官,对此议论较大。很多有良心有正义感的法官们都认为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张家父子是不妥当的。谁知,中院院长王伯勋(音)仍固执的一锤定音:一死一缓,他的表态把张家父子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张好锋之妻常卫云猛一听到此判决,如闻惊天巨雷,当即昏了过去,清醒过来后,她振作起精神,强忍悲愤,四下奔走,请教法律界的专家名人后,她说:新乡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他的丈夫和儿子,这本身就是没吃透案情、不顾主客观事实,而人为的作出的结论,而不是依法理而定的。试问,一个漆黑的夜晚,许振军远在新乡市上班,他带上打手,手持木棒和大刀破门而入他室,其意图究竟何为?如果不是许振军多次于深夜时分多次闯入民宅进行打砸,清河集村的民众也不会对之而闻讯提防,如果不是许振军早在半月前就已经于半夜时分闯入张家,将其一家四口打伤住院的话,张好锋父子也绝不会而闻信便持械而准备自卫?按张家和许家的矛盾而言,若张家父子有故意杀害许振军之动机的话,他父子二人为何不另择时间、地点、另持利器,而将许振军明明白白的杀死呢?面对许振军等人的无情棍棒和刀砍,张好锋父子二人在满身伤痕、满身血污的情况下,出手自卫是情理之中的事。就是这些被买卖的执法者,当他们面对这一切时,他们也不会甘愿忍心被打死吧?!中国人常说:要想公道,打个颠倒。让公诉人和法官们站在另一角度反思一下,也不会昧心而枉法裁决!

    尤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二0一二年的新年伊始,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1)刑一复第15250254裁定书,以“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不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张好峰死刑,撤销河南省高院(2011)豫法刑三终字第00008号的死刑裁定,特此案发回河南省高级法院重新审判。”

    河南省高法重组合议庭,重审此案,于二0一二年四月九日作出终审裁定,以“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撤销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新刑二初字第1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应该说:国家高法和河南省高法的这两份裁定,昭示了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是值得庆贺的喜讯。尤其当常卫云在拜祖大典上上演勇闯会场,跪抱省委书记卢展工连连呼冤的那一幕,随着中外媒体记者的广泛传播,目前此案已蜚声国内外,许多国际友人和国际组织纷纷向常卫云伸出友情之手,表示愿助常卫云最终打赢这场官司。中国国内著名的公益维权律师协会已为常卫云免费提供法律援助,具有正义感的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刑辨部主任,济南市优秀律师刘卫国也向她伸出了援手……

    这一切,似乎都在说明,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将再现。

    但,人们不能忘记,有的时候,当正义注定战胜邪恶之时,邪恶势力是会进行反扑的!尤其是本案在新乡市中院的重审,在贪腐院长王伯勋主政下的新乡市中院,能否进行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审判,这无疑将会再次面临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一度嚣张扬言要不惜用重金购买张好峰、张海宾父子人头的许洪振,最后似乎换了另一种说法:杀不了他,想要出来万万难!

    许洪振的这番言论,果然又给新乡市中院的重审定了调子。此案被发回新乡市中院重新审判以后,新乡市中院对此案重审作出了张好峰、张海滨父子双双均为死缓的判决,这个枉法判决又得到了河南省高法的维护。

    本文披露至此,案情真像已大白于天下,这桩发生在二十一世纪之初黑恶势力欺民害民之案,正是由于封丘县打黑除恶只停留在喊口号和走过场上面,而鼓励和滋生了许洪振之流黑恶势力的活跃和猖獗,更加司法腐败又为黑恶势力提供了黑保护伞,因而造成封丘县清河集村由一个黑恶势力猖獗的地方,而变成了打黑除恶被遗忘的村落。黑恶势力在活跃,受害百姓仍在水深火热之中,这种极不正常的社会现象,不应该及早予以根除吗?

    举报人:常卫云

    电话:15639907185

    2019年4


月10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贪官许洪振何时被抓?

    贪官许洪振何时被抓?

    2019-04-15 23:23

  • 匡振忠贪官村霸

    匡振忠贪官村霸

    2019-04-13 09:08

  • 湖北省第一大贪官沈方龙他有十一大政绩

    湖北省第一大贪官沈方龙他有十一大政绩

    2019-04-12 21:01

  • 为什么对贪官这么放纵,法律的公平何在?

    为什么对贪官这么放纵,法律的公平何在?

    2019-04-11 17:01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