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对事实不予审理,即驳回上诉。请看本溪中院褚铁莉荒唐、奇葩判决。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3 21:05 我要评论( )

行政诉讼案对事实不予审理,即驳回上诉。请看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褚铁莉荒唐、奇葩判决。 事件经过:当事人王国平,1981年4月17日经合法招工手续,分配到本溪彩屯矿工作,是全民固定职工。从开始参加工作到离开单位,一直工作在生产第一线。从事井下高强度高

  行政诉讼案对事实不予审理,即驳回上诉。请看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褚铁莉荒唐、奇葩判决。
  事件经过:当事人王国平,1981年4月17日经合法招工手续,分配到本溪彩屯矿工作,是全民固定职工。从开始参加工作到离开单位,一直工作在生产第一线。从事井下高强度高体力高危险工作。把自己的青春无私奉献给祖国的采煤事业。
  1996年,企业生产不景气,基本工资经常拖发、欠发,导致生活困难,迫于无奈离开单位,自谋职业。现企业已经破产。
  当事人在2013年申请补交社保时,彩屯矿善后办向本溪市人社局提交申请书提到“王国平因旷工在1996年3月被单位除名”,王国平申请书也承认“因旷工自动离职"。本溪市人社局单方面出具一份证明材料内容:“其工龄从1992年7月重新开始计算”。当时,王国平对此证明材料一无所知。
  2018年6月,当事人届满55周岁,从事井下工作达15年(1981.4-1996.3),符合国家关于特岗职工提前退休政策规定,申请办理退休。本溪市人社局认定企业于1996年3月依据《企业职工奖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对当事人“除名”,再依据《劳办发(1995)104号》(以下简称104号文)第三条,将当事人十一年零三个月“视同缴费年限”工龄全部罚没归零,不批准退休。当事人认为本溪市人社局的认定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行政行为非法,严重侵害了当事人“社会养老保险权益”。因而提起行政诉讼,原审本溪市平山区法院判决王国平败诉,当事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主要上诉理由:首先,《条例》第十八条及第二十条对企业除名职工作出了条件和程序的法规限制。虽然本溪市人社局提供了企业2013年后补的证据提及王国平“除名”“自动离职”,但当事人因特定原因离职,并不存在恶意旷工行为,不符合“无正当理由经常旷工”。人社局的证据不能证明企业曾经遵循对职工负责的原则,对当事人进行过批评教育且无效,不能证明企业履行法定行政程序通知当事人已“除名”并送达。当事人档案中也没有“除名决定书”最为重要的原始记载。本溪市人社局提供的证据证明力有限,不能证明企业符合《条例》规定的法定“除名”条件及程序对当事人除名,只能证明企业与王国平解除劳动关系。解除用工名额。本溪市人社局认定企业依据《条例》对当事人“除名”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以下简称劳动法)于1995年1月1日实施,当事人1996年3月与单位解除劳动关系,虽然《条例》还没有被宣布失效,但据“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适用原则,当事人与企业解除劳动关系应优先适用《劳动法》。
  综上,当事人“除名”实质:应视为企业依据《劳动法》与当事人解除劳动关系,解除了用工名额。《104号文》提及的“除名职工”是指《劳动法》实施前,企业依据《条例》,并且符合法定条件及程序,且有原始档案记载的除名职工。申请人的情形完全不符合《104号文》规定的“除名职工”情形。本溪市人社局依据《104号文》将当事人“视同缴费年限”罚没归零是法律适用错误。然而,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法官褚铁莉、蒋天飞、张树海组成合议庭对“除名”不进行审理就于2018年12月12日做出了荒唐、奇葩“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违法判决。整个二审审理判决过程,不论从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还是诉讼程序,法官都涉嫌违背法律规定,丧失法庭职责,违背法定程序,执法不严,司法不公,错审错判,枉法裁决,具体如下:
  1,本案是一起行政诉讼案,当事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款“社会保险待遇”争议,提起行政诉讼,已经立案受理,显然是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必须以行政诉讼案的标准来审理。《行政诉讼法》第五条明确:“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正是因为本溪市人社局先认定企业依据《条例》对当事人“除名”,再依据《104号文》规范性文件将当事人“视同缴费年限”全部罚没归零,才有了“社会保险待遇权益”争议。因此,对“除名”这个事实审理是本案的基础及前置条件。是法官必须履行的法定职责。不进行审理,何来判决?但二审法官却有违常理,对“除名”不予审理,以不审理的事实来认定事实,驳回当事人上诉请求,做出了荒唐,奇葩的违法判决。
  2,二审法院认为不予审理的理由是“除名是民事范畴”。但即便如此,也应遵照相关规定进行审理。法释(2018)1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其中第十项“相关民事争议的一并审理”中,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行政案件中发现民事争议为解决行政争议的基础,当事人没有请求人民法院一并审理相关民事争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依法申请一并解决民事争议”。 第一百四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机关对民事争议所作裁决的案件,一并审理民事争议的,不另行立案”。以上解释明确了法官在行政诉讼案中如何解决民事争议的规定。然而,二审法官完全违背上述规定,在庭审时,既没有告诉当事人“除名”不予审理,也没有告知当事人通过其他渠道主张权利。以不审理的事实来认定事实,径直驳回上诉。足见二审法官玩弄伎俩,规避法定职责,丧失法官良知。如此审理还让当事人到哪儿说理去,如何实现法律救济?
  3,姑且不论对错,原审法院对于“除名”进行了审理。显然与二审法院观点相悖,二审法院本应否决原审法院的审理判决,恰恰相反,二审法院完全予以认可。实属“官官相护”。足见二审法院出尔反尔反复无常,违背逻辑前后矛盾,视审理为儿戏,没有一定之规,即可以认定审理结果,又可以找出不予审理的理由。审理与不审理,随需要而选择,随意判案,严重丧失法院公信力。
  4,证据材料需要通过法庭质证程序后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原审法院在“关于除名与自动离职”审理中,对于本溪市人社局举证提供的证据,完全没有进行质证认证。即采信其主张。已严重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五条:“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已构成重大程序违法。原审法院认为“依据《条例》除名不与依据《劳动法》解除劳动关系相抵触”,颠覆性的完全否认“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法律适用原则。而对于原审法院的错误,二审法院不但不纠偏纠错,且完全予以认可,可见,二审法院不仅与原审法院同样违背“证据原则”、“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法律适用原则,而且二审法院完全违背了《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七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应当对原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进行全面审查”的规定。
  5,《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明确规定:行政行为有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人民法院判决行政行为无效。法释〔2018〕1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九条“(二)减损权利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规范依据”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重大且明显违法”。由以上规定得出结论:不依据法律而只依据规范性文件减损权利
  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无效。
  本案中,本溪市人社局依据《104号文》这一并不是国家法律的红头文件,减损当事人本应享有的“视同缴费年限”权利,侵害当事人“社会养老保险权益”显然属于“重大且明显违法”,行政行为本应确认无效,但二审法院却公然认定行政行为合法,可见二审法院完全违背《行政诉讼法》第六条 “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的法定职责。肆无忌惮践踏法律尊然。
  6,二审法院审理过程,缺失必要审理程序。以当事人“上诉状篇幅过长”为由,根本没有允许当事人宣读行政上述书,没有允许当事人完全表达自己的主张。剥夺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权。人社局也没有针对当事人上诉状提及的“除名实质”主张进行答辩。二审法院更没有对上诉状提及的“除名实质”进行审理,避重就轻,转移焦点,这不仅严重限制了当事人的诉权行使,更直接影响了实体问题的澄清。也属重大程序违法。
  7,当事人于2018年8月6日向原审法院提交行政诉讼状,8月30日被告知诉讼状副本已交予本溪市人社局等待答辩。后经多次追问才于2018年10月16日收到答辩状。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规定15日的答辩时限。应视为没有相应证据。承担不利后果。但原审、二审法官对此不理不问,不予追究。将法律的尊严,法庭的权威统统抛于脑后,何来依法审案?违法必究?这是不是典型的执法不严?可见两审法官对“官权利”的露骨纵容和对法律规则的不削一顾。试问如果当事人提交上诉状超过一个月,法官还会审理吗?
  8,《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条规定:“当事人在行政诉讼中的法律地位平等”。然而二审法院不经证据的质证,不对“除名”进行审理,即认可本溪市人社局的主张,,而对王国平提出的主张,不予审理即予以否定。对当事双方采取截然相反的做法,极力偏袒本溪市人社局,对人社局答辩内容,不进行分析判断审核,就予以认可,人社局怎么说,法官就怎么判。不仅严重损害了司法最重要的精神--“公平公正”,完全否认了当今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时代共识,更显露出“媚官欺民”的丑恶嘴脸,实属司法不公。
  9,本行政诉讼案中当事双方对“除名实质”的认定严重分歧,针锋相对。既然二审法院对“除名”不予审理,分歧是客观存在的。属于“事实不清”。判决本应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但恰恰相反,二审以不审理的事实认定为事实,依据第一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实属法条适用错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错审错判。
  10,二审法院明确认定:“上诉人参加工作的时间应为1981年4月。”企业也证明当事人1996年3月解除劳动关系。由此可知,这个时间段当事人一直从事井下作业,这是曾经发生的客观事实。然而,二审法院对“除名”不进行审理,就把这段工龄判没了,把当事人对国家、企业的贡献一笔勾销。判决结果完全违背客观事实,否定历史,违背公序良俗,此判决的公信力何在?
  11,辽宁省于2001年7月1日实施新政策,即辽政发(2001)24号。是省地方行政法规,法律效力高于《104号》规范性文件。其第十四条第二款明确规定:曾经服刑、劳动教养的职工“视同缴费年限”予以承认。既然如此,像当事人这种“除名”存在争议,连行政处分都不是的职工“视同缴费年限”就不可以承认吗?请问二审法官:申请人犯有多大罪过,就把11年零3个月“视同缴费年限”工龄全部罚没归零,不能享受国家特殊工种提前退休待遇,并侵害至终身,“罪与罚”相等吗?大连市正是依据辽宁省政策制定(大劳发(2007)138号)规定:被开除,被除名,自动离职职工“视同缴费年限”予以认定。二审法院又如何解释?
  当事人2018年6月提出退休申请才进行“视同缴费年限”认定,并不是1996年,按照“没有处理的按对应时期的政策处理。”也应该将申请人“视同缴费年限”按照辽政发(2001)24号新政策予以认定。否则,强调“按过去国家、省有关政策规定处理的,不再重新处理。”还有何意义?
  对于以上二审法院在审理判决中出现的问题,当事人曾多次写信向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部门及监察部门反应情况,但相关部门懒政怠政,不作为不担当。每次都告诉当事人“走正常法律程序,可以申请再审”。当事人正是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上诉,然而对于法官违背法律规定,缺乏司法良知和责任担当,荒唐审理,奇葩判决,却无人追究,无人问责!不但影响当事人对司法机关的信任,
  也影响当事人对司法公正的信心。
  当事人是单亲家庭,上有九十岁老母亲需要赡养,下有每月需透析三次患有尿毒症的孩子,生活压力很大,为打官司已经心力交瘁,担心再审如果遇到同样法官,维权之路该如何走下去,在此,当事人恳请心怀“正义感”各界有识之士,献计献策,给予帮助。
  当事人:王国平 电话:15641411963 2019年4月13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求助黑龙江省省长

    求助黑龙江省省长

    2019-04-13 19:01

  • 苏解放案判决、裁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苏解放案判决、裁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2019-04-12 11:45

  • 兰宏良从09年就强奸法律政策和事实至今竟能升官至省政协副  ?荒唐!

    兰宏良从09年就强奸法律政策和事实至今竟能升官至省政协副 ?荒唐!

    2019-04-11 16:37

  • 让人说话!

    让人说话!

    2019-04-11 10:38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