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浙江绍兴越城区冒出羊羔敲诈老虎奇葩敲诈案?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2 23:30 我要评论( )

浙江绍兴越城区冒出羊羔敲诈老虎奇葩敲诈案? 常识告诉我们:刑法中的敲诈勒索罪,须有敲诈者和被敲诈者,且敲诈行为只能是强者对弱者而言,当敲诈的双方力量相差悬殊——敲诈者弱,被敲诈者强时,弱者根本不可能构成对强者的威胁,而恰恰强者对弱者构成随意

浙江绍兴越城区冒出羊羔敲诈老虎奇葩敲诈案?

    常识告诉我们:刑法中的敲诈勒索罪,须有敲诈者和被敲诈者,且敲诈行为只能是强者对弱者而言,当敲诈的双方力量相差悬殊——敲诈者弱,被敲诈者强时,弱者根本不可能构成对强者的威胁,而恰恰强者对弱者构成随意生杀予夺的威胁。弱者对强者的“威胁”,就好比一个三尺孩提扬起小手对着大人“威胁”说:“快给1万元钱给我,不给我就打死你!”难道大人会害怕幼童的这种“威胁” 么?羊羔和老虎相比,羊羔是绝对的弱者,老虎是绝对的强者,羊羔似的弱势人物能对老虎般的强势人物实施敲诈吗?否!然而,浙江绍兴越城区就冒出了一起类似羊羔敲诈老虎的敲诈案:7年前,农妇金文花在上级领导的督促下,从村书记娄炳炎手中领取了一笔因自家的房屋拆迁安置过程中遭遇不公的补偿款,7年之后的2018年,金文花被以“敲诈勒索”的罪名遭到逮捕并被移交法院接受审判。

    有法律专家称,如寻衅滋事罪一样,敲诈勒索也是一个典型的口袋罪。近年来,一些地方以“维稳”的名义往这两个“口袋”里装进了若干奇葩案,如“农民敲诈政府”就是属于此类。但我可以断定,随着依法治国的推进,这种案子日后将成为法律界的笑柄和耻辱,成为大学法律系教材中的反面案例。好在“敲诈勒索政府罪”发明出来后,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属于机械套用法律关于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政府并不能成为敲诈勒索的对象,且江苏高院于2014年9月改判访民李某“敲诈勒索政府”无罪一案,更是在判决中明确指出,公民通过上访寻求救济并不构成刑法意义上向他人非法索取财物的方法:威胁、要挟、强拿索要。政府的给付行为也均经集体研究,不具有造成“精神恐惧,不得已而交出财物”的被敲诈勒索性质。这种法律人的醒悟,将会让“农民敲诈政府”、“弱女子敲诈强书记”罪名逐渐被扫进垃圾堆!

    农民敲诈政府、弱女敲诈村书记,听起来真荒谬,难道一级政府一个村书记还真会被满腹冤屈而求告无门、求助无门的上访者敲诈?

    在金文花案中,金文花为自己所受到的不公上访,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事实上,当她获得相应的补偿之后,便自动息访了,而她后来的举报已经与原信访事项无关——前者是为了实现公平补偿的个人诉求,后者是为了举报小高层建设过程中的违纪违法、涉贪涉腐问题,她丝毫就没有“敲诈”政府、“敲诈”村书记娄炳炎的主观恶性。

    从双方的力量对比来看,金文花和娄炳炎,一个力弱如青草,一个势强如山岳。前者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唯有上访、举报一途,而当地政府和村书记娄炳炎要解决金文花的问题,却可以在掌握主动权的前提下有多种选择,毕竟政府和娄炳炎拥有金文花所不能比的话语权和社会资源,这个世界还会没有给你政府给你村书记讲公道的地方吗?!譬如,政府和村书记可以认认真真和金文花协商解决问题的方案和说出不解决的理由;可以通过调解、仲裁、起诉到法院等方式解决金文花的诉求或劝止、阻断金文花的诉求;可以请出金文花信赖的人说服金文花不再上访,也可用不作为的方式拒绝给金文花解决问题,唯独不该恃强凌弱地以敲诈罪之罪名为金文花定罪。政府或娄炳炎若说自己“迫于无奈”,那只会让人听起来觉得是马季在说相声!

    敲诈勒索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行为。本罪少不了“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威胁,是指以恶害相通告迫使被害人处分财产,即如果不按照行为人的要求处分财产,就会在将来的某个时间遭受恶害。关于“威胁”,按照新华字典解释是“用武力、权势胁迫”;关于“要挟”的解释,一是“扬言要惩罚、报复或危害某人而强迫他答应自己的要求”,如“他要挟要揍我”;二是“利用对方的弱点、借力量、威胁或其他压力以强迫对方去做某事或去选择”,如“大国要挟小国”。

    我以为,是否构成真正意义上的“威胁”和“要挟”,得看敲诈者的自身条件。先说“威胁”吧,既然“威胁”是用“武力、权势胁迫”,那么金文花作为有冤无处申的上访者;作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介村妇,“武力”何在?“权势”何在?一无武力二无权势三无社会资源的金文花,又怎能胁迫声壮势盛、八面威风、“权大能压人,势大能欺人”的政府和村书记呢?!再说“要挟”,势单力薄的金文花也没有能力借力量“强迫”政府或村书记给她多少钱,反过来政府和村书记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搬动”公安、检察部门将金文花予以逮捕。对此,越城区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不是已经做到了吗?

    掌握公权力的政府、司法部门和包括村书记在内的党政干部,不该既是敲诈的受害者,又是定案审案者。强势的政府、司法部门和党政干部,都不会在精神上被强制从而产生恐惧感和压迫感,因此也不可能成为敲诈勒索的对象——有违纪违法或涉贪涉腐问题遭举报而产生恐惧感、压迫感不在此列,也不构成以“敲诈勒索”罪名抓捕举报人的理由。古语云:水能载舟,水能覆舟。我们的政府岂能做“水能覆舟”的蠢事?老百姓怕的是政府和政府官员仗权仗势欺负和敲诈他们,因为老百姓被权力敲诈,纵是遍体鳞伤也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至于反向的“上访者敲诈政府”、“上访者敲诈村书记”的罪名,只能是强加于人的莫须有罪名,从今以后可以休矣!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附浙江绍兴徐云海投诉帖:我妻子7年前获得补偿款如今被安个敲诈罪名!

    说来难以置信:我妻子金文花7年前从村书记手中领取了一笔45万元的拆迁安置补偿款,7年之后竟然被指“敲诈勒索”,惹上了牢狱之灾!

    我是浙江绍兴越城区稽山街道涂山社区的居民徐云海,一个年复一年地在平静平淡中不慌不忙地过着日子的普通男人,当日历翻至2018年8月22日时再也无法平静了:就在这天,我妻子金文花在绍兴市越城区信访局依法上访时,数名警察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就给我妻子戴上手铐,将我妻子带至越城区公安分局稽山派出所,第二天上午即对金文花以涉嫌敲诈勒索罪为由实施刑事拘留,不日由越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了金文花,现该案已经审查起诉移送至越城区法院。比窦娥还冤的金文花天天以泪洗面、求助无门,只能对天口喊冤枉:我问天道,天道何存?若有天道,我何至此?

    我妻子被抓的真实原因,是她对稽山街道涂山村小高层(即涂山工业配套设施中心)非法变更土地性质、加层违建、非法占地、官商勾结的腐败进行有理有据的实名举报,让利益链上的官员感到恐慌,于是,个别涉腐官员指令司法机关不解决问题而解决反映问题的人!

    先说说7年前的那笔补偿款吧——

    2003年,我家在涂山村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过程中遭受了不公对待而迟迟未能得到解决,金文花遂不得不投书上访。2011年9月9日,在上级领导的关注和督办下,我妻子获得了“拆迁安置补偿余款”中的45万元“信访维稳基金”,我妻子当场出具了一份“今收到拆迁安置补偿余款45万元”的收款凭据,交给了村书记娄炳炎,并有第三方在场。娄炳炎接到金文花交给她的收款凭据后,他本人和第三人均告诉金文花此款为“信访维稳基金”。自此金文花按照政府的要求再没有为上述房屋拆迁问题进行信访。

    时过境迁,7年多后的2018年8月,当地公安机关却以该笔“拆迁安置补偿余款”是金文花敲诈勒索原涂山村村支书娄炳炎所得,遂无辜将其羁押至看守所,这真是岂有此理!事实胜于雄辩,金文花一名势单力薄、弱不禁风的农村民妇,怎能敲诈得了当年权倾一时、一手遮天、人见人怕的村支书娄炳炎?!

    更可疑的是,作为该案2013年间由于娄炳炎报案,当年绍兴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现已撤并)已将金文花、娄炳炎及证人叫到“高新”分局内作了调查询问笔录,最终认为金文花敲诈勒索罪名不成立而不予立案,孰料事隔5年多后的今天,当地公安却莫名其妙地以敲诈勒索将金文花定罪羁押,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中央和中纪委一再强调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然而,我妻子金文花实名举报村书记娄炳炎的违纪违法和涉贪涉腐问题,网上也有题为《举报违法违章建设、侵占国有资产特大案》的举报帖,但绍兴越城区的司法机关不去查处被群众举报的娄炳炎,却倚仗公权力抓捕举报娄炳炎的金文花,这究竟是反腐还是通过打击报复阻碍反腐?究竟该抓捕涂山村群众公认涉嫌贪腐的娄炳炎还是该抓捕举报人金文花?越城区不解决金文花反映的问题却“解决”反映问题的金文花;不抓贪腐干部却抓举报贪腐干部的人,这究竟是真反腐还是假反腐?究竟是响应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还是阳奉阴违地顶风违纪阻碍反腐斗争?公权力的作为如果不能惩恶扬善、激浊扬清,还谈得上公信力吗?人民群众还有对公平正义的向往吗?

    我妻子被抓之后,政府和司法部门咬定45万元补偿款是村书记娄炳炎私人支付的,还振振有词地说:我妻子的信访事项已经“三级终结”了,既然“终结”了,政府就不能再给补偿了。这个说法谬矣!第一,我家的房屋在拆迁安置过程中一直没有得到合理补偿,那笔45万的款项理所当然地被金文花认为是她多年上访的最终结果,所以她领到这笔钱之后就息访了,否则,她仍然会将上访维权继续下去;第二,没有人口头向金文花解释过“信访三级终结”的意思,一纸“信访三级终结”的通知,连小学仅读了一半的金文花压根儿就不明其意;第三,金文花认定的一个死理,不是所谓信访终结,而是问题是否获得解决。法院有初审判决和终审判决,即便是终审判决,也不一定就是一个铁板一块的死结论了,如果有新证据还可以申请再审,不是有许多案子通过再审否定了终审判决吗?更需要指出的是,金文花在村书记娄炳炎手中领取45万元补偿款的过程中,娄炳炎和第三者都告诉她这笔钱是“拆迁安置补偿余款”中的“信访维稳基金”,请问金文花有什么理由认为这是娄炳炎私人的钱?假如真的是娄炳炎私人的钱,那么他为何要拿出一笔巨款送给金文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问题而花钱“封口”吗?强势无比的村书记娄炳炎如果真是花钱“封口”,那不是正好说明娄炳炎有害怕查处的大问题吗?那么政府和司法部门为何不查不抓有问题的娄炳炎呢?如果金文花真是敲诈了娄炳炎,为何娄炳炎当时不报警?为何7年之后才报警才搞“秋后算账”?7年之后金文花因敲诈45万元“信访维稳基金”被抓,真实原因究竟是由于娄炳炎迟来的举报,还是有人担心金文花的举报给自己惹麻烦将其抓捕?

    人民法院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我妻子的案子已经到了越城区法院,我强烈要求越城区法院法官会坚守底线,真正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以体现公平公正和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经得起事实和法律的检验、经得起公众舆论的检验的判决,还我妻子一个公道、还举报人一个清白!对法官而言,作出一个公正的判决,法官良心能够安放,晚上能睡得安稳,不必担心因“错案追究制”的启动而哪天被上“清单”!我坚信主审法官的理性、明知和执业智慧;坚信主审法官对法律、法治的信仰和对底线的坚守;坚信主审法官对职业道德、职业良知和做人良知的坚守!

    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稽山街道涂山社区居民:徐云海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浙江达威电子公司冷血对待员工,老员工患癌无人理

    浙江达威电子公司冷血对待员工,老员工患癌无人理

    2019-04-12 11:54

  • 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刘秋添第四次实名举报

    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刘秋添第四次实名举报

    2019-04-12 11:42

  • 浙江义乌何泮山村民维护集体土地权益遭起诉

    浙江义乌何泮山村民维护集体土地权益遭起诉

    2019-04-11 13:36

  • 我们的村妇女主任无法无天

    我们的村妇女主任无法无天

    2019-04-11 12:12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