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桂阳县法官冤案错判害人一生,试问郴州市人民法院法律的公平公正何在?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12 11:54 我要评论( )

尊敬的上级领导及天涯的网民朋友们您好: 我叫李高星,57岁,男,现住地:桂阳县培才路培才村,居民身份证号码432822196201084871。 请您关注《桂阳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1刑初21号》一案,一审判决认定强奸既遂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一审所依

  尊敬的上级领导及天涯的网民朋友们您好:

  我叫李高星,57岁,男,现住地:桂阳县培才路培才村,居民身份证号码432822196201084871。

  请您关注《桂阳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1刑初21号》一案,一审判决认定强奸既遂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一审所依据的人证、物证及作案时间都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一审所做出的判决是故意忽略申诉人的陈述事实,而完全做出有利于被害人一方的错误判决。

  申诉人李杰(我儿子)被人故意布局“仙人跳”陷害,在无强奸事实的情况下,被对方一伙10人多次敲诈勒索、殴打恐吓、威胁生命安全,并强行由桂阳县丹阳酒店绑架至桂阳县青鸟健身房并非法拘禁达数小时。本案是被害人曹某其朋友等人手持凶器、非法拘禁申诉人李杰(有完整的证据链)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申诉人李杰的财产5万元。申诉人李杰被迫维权打电话报警,却反被判“强奸罪”蹲冤狱3年3个月。设局仙人跳”和敲诈勒索的人成了“受害人”,是非颠倒,荒唐至极。此案案情清晰,司法鉴定明确显示受害人曹某阴道未发现有申诉人李杰基因,司法鉴定结果有力证明申诉人李杰阴茎未插入对方一说的前提下,此案一审法官审判不重证据和事实,而是偏听偏信具有重大布局“仙人跳”和“伙同敲诈勒索”嫌疑的第三方证人邓美艳的证词。此案很明显强奸事实不能成立,且申诉人李杰被陷害、被敲诈勒索、被非法拘禁、被殴打恐吓的案情很明显的前提下,可基层公检法充当对方的“保护伞”,故意回避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犯罪行为,恶意包庇受害人曹某一方,导致冤案错判。

  申诉人李杰定“强奸罪”是典型的刑事虚假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本案申诉人李杰至始至终对被害人曹某并未采取任何暴力、胁迫或者其它手段,且司法鉴定结果确定“申诉人李杰阴茎未插入过被害人曹某的私处”的基本事实下,故何来的强奸?是当地公、检、法枉法故意包庇,是公检法“人围”办的权力案、关系案。

  一、司法鉴定结果及门诊病历,不仅不能证明强奸事实,相反证明了“申诉人李杰的阴茎并未插入受害人曹某的阴道”这一基本事实。所以,自始至终都不存在“插入一说”,又何来的强奸既遂?

  申诉人事实依据:
  1、本案办案人员得知鉴定结果后,告知家属李杰没有插入进去。2、本案原司法鉴定结果明确证明“申诉人李杰的阴茎并未插入受害人曹某的阴道”这一基本事实。3、一审法官对司法鉴定解读有误,故意忽略司法鉴定“申诉人李杰的阴茎并未插入受害人曹某的阴道”的基本事实,而牵强依据的仅仅只是基因检测,而基因检测只要是正常的皮肤接触,都会出现混合基因。故本案最重要的证据存在不足。

  2、对方外阴正常,未见明显伤痕,处女膜陈旧破裂等情况。(门诊病历可证明)

  3、女方属于月经期,被子上有血迹属于正常。(邓美艳证词可证明)

  申诉人法律依据:
  既遂与未遂我国司法实践中是以“插入”为认定标准的,即男子的生殖器插入到女子的体内为犯罪既遂。至于是否射精与既遂未遂无关。但有一个特例,如果强奸的是幼女,则以“接触”为认定标准,即男子的生殖器与幼女的生殖器接触就算犯罪既遂。(未满14岁才属于幼女,但曹某已经16岁)

  二、申诉人李杰的陈述事实,以及邓美艳的证词可以证明李杰的行动中止,并无再继续,直到申诉人李杰主动报案,故申诉人李杰的情况符合犯罪中止的范畴,是犯罪中止。

  申诉人事实依据:
  (1)邓美艳开灯后,并未阻止申诉人李杰,而是又关了灯继续睡。而申诉人李杰因酒醒后,意识到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故没有再继续,而是在玩手机。直到唐鑫等人的到来。(证明材料:一审判决书邓美艳证词)


  申诉人法律依据:
  第二十四条 【犯罪中止】,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
  对于中止犯罪,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

  三、邓美艳的证词证据不足,且存在不良动机,且涉嫌伙同敲诈勒索犯罪事件,不足以采信。警方应尽职责追究其刑事责任,法院有义务配合公检法打击社会黑势力。

  (1)证人邓美艳和被害人曹某有亲密关系(同学和闺蜜双重关系),证言的效力较低。证人邓美艳与申诉人李杰有利害关系(证人和被害人曹某主动提出要申诉人李杰请客去v8酒店喝酒,以及后来的一旦设局仙人跳和敲诈申诉人李杰成功,邓美艳有利益关系),是否存在虚假作证的问题。
  (2)证人邓美艳并不确定看到李杰强奸了曹某,看到只是被子在动、床在摇晃、以及听到声音,只是一种推测不能等同于看见李杰插入了曹某和强奸。(因为当时灯是关的,正常人是看不见的,更何况被子底下的事情)(邓美艳的证词可证明)
  (3)邓美艳伙同了敲诈勒索,属于同犯嫌疑,故邓美艳作为第三方证人的证词内容以及动机存在相应的疑点没有得到合理的排除。(邓美艳的证词可证明:唐鑫是邓美艳叫来的人。唐鑫等人实施敲诈勒索时,邓美艳参与了经过并默认其行为。)邓美艳通知唐鑫等人的方式以及来人的数量和进入酒店的方式和时间存在重大质疑和不能自圆其说。

  1)邓美艳通知唐鑫是以微信通知的。这种情况下,一个正常的人凌晨已经是夜半三更了,应该处于睡眠状态,只有一种情况才能收到并第一时间看到微信信息,就是根本没有睡觉而是在等待邓美艳的通知伺机而动。
  2)邓美艳微信叫人来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而且是7-8个人同时来到丹阳酒店501房间。故其涉嫌故意布局仙人跳和敲诈勒索申诉人李杰的嫌疑无法排除。(法院判决文件证明:3时42分邓美艳发的信息,3时43分唐鑫等人就赶到了501房间)

  四、自首情节,李杰主动报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对被害人曹某的行为。符合刑法自首规定。

  申诉人事实依据:
  (1)中国教育并未普及强奸教育,被告人很可能不知道什么算是强奸,故可能认为自己没有插入进去,不知道也不认为这是强奸行为,所以没有“自首强奸”(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没有强奸对方,又为什么要主动承认自己强奸呢!这符合正常的逻辑),但即使如此,被告人一开始就有如实向警方交代自己的犯罪行为和经过,并没有拒不承认自己的对女方做过的行为。
  (2)被告人主动报警,但被原告一方抢夺手机,不仅涉嫌抢劫罪,更重要的是剥脱了被告人报警的权利以及影响了报警的内容。而此案涉及到警方参与协调赔偿金的情况,最后因申诉人李杰一再否认自己强奸这一事实后,受害人曹某等人见敲诈失败而恼羞成怒,在“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强奸还是被猥亵”的前提下,指控申诉人李杰强奸了她?(女方的动机很明显,金钱大于自己的清白,而此案涉及的女方人员敲诈、勒索、威胁、恐吓、殴打、甚至说要用刀捅被告人都有证人证言可以印证,为何警方和法院只字不提,难道被告人不属于中国的公民,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吗?法律的公正和权威何在)

  邓美艳的证词可证明:存在敲诈勒索殴打的犯罪行为:唐鑫是谁?与曹某非亲非故,也不是曹某的监护人,并涉嫌敲诈勒索未遂,金额巨大50000元,请问法院管不管?(美艳的证词:可证明有敲诈勒索殴打李杰的事情)
  (3)故被告人具有主动报警和主动投案的主观意愿,只是被迫中止。而被告被警方带到了派出所后,请问还存在再报一次警的说法吗?而法院不应该不考虑虑这一特殊的具体情况。(被害人曹某证词和邓美艳证词均可证明:李杰第一时间报的警)
  (4)法院多次以被告人几次询问的主要犯罪事实不同为理由,认定被告人不属于如实供述,这点的做法有失公正性和人性的。试想一个正常人,酒后,被人殴打,且连续间隔较长时间段的四次问询,无论是精神上,肉体上,还是时间上对被告都是一种考验,特别是人的记忆力存在减弱的可能性,不一定能记得如此清楚和准确。

  此外,最重要的是几次问询中,被告人对于自己的主要犯罪经过,都有如实交代,并一直在强调自己没有强奸曹某。这跟一开始被告人陈述自己没有强奸曹某的供述是符合的。难道法院的逻辑是,一定要被告人承认自己是强奸,才能算如实供述吗?被告人的权利是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至于算不算构成强奸应该由法律和法院的最终审判来判决。

  申诉人法律依据:
  根据我国现有的《刑法》里面的第67条法律法规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在犯罪了自己主动进行投案,并且依照事实说出了自己的一个犯罪行为的,是属于一个自首的行为的。对于主动自首的犯罪嫌疑人在法律上面是允许从轻发落或者是减轻相关的处罚。在这个其中,犯罪行为较轻的,可以免除这个犯罪嫌疑人的相应的处罚。

  被警方采取强制的手段带回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是在正在服刑的一个罪犯,只要他依照事实讲出来了现在相关的司法机关还没有掌握的关于这个当事人的其他的罪行的,也可以当作自首。同时自我国现有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里面对于自首又做出了具体解释。

  五、量刑周期有违刑法规定,量刑不应该从重考虑和从重处罚,而应从轻考虑。

  申诉人事实依据:
  1、对方已经年满16周岁,属于未成年人。但不是幼女,已经超过14岁。
  2、女方身体未受到明显伤痕和任何暴力的痕迹,故不存在暴利、威胁和其它任何手段一说。(门诊病历可以证明)
  3、申诉人李杰没有主观犯罪的意识,而是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在照顾被害人曹某的过程中因饮酒发生的不道德行为。(基本事实可以证明:被害人曹某自己主动醉的酒,申诉人李杰是出于好意开的房间,并且得到了曹琼表哥和唐鑫等人的允许后,照顾被害人曹某。被害人曹某有主动抱申诉人李杰的动作,期间并没有任何的反抗,也从未发生过阴茎插入这一行为,更何况还有第三人在场这特殊情况。)

  以上三点因素,再加之根本不存在“插入一说”和不存在的强奸事实,以及申诉人李杰对被害人曹某的损害极其轻微,被害人曹某主动的身体反应和以及被害人曹某主动要求申诉人李杰请客喝酒导致申诉人李杰饮酒以及开房,直接和间接诱导了申诉人李杰的错误行为这一基本事实。故,从重处罚申诉人李杰既不符合法律法规,也不合情合理,完全忽略了申诉人李杰出于好意照顾被害人曹某的这一基本事实。若法官仅仅以对方是未成年人,而忽略被害人曹某从与申诉人李杰见面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今晚不回家了,没地方睡,主动要求开房,以及主动要求申诉人李杰请客去V8酒吧喝酒,以及被害人曹某不顾申诉人李杰多次劝阻拼命饮酒这些基本情况。难道一审法官从不认为,被害人曹某作为未成年人的这些行为是不道德的吗?在一审法官的判决中,我们看到的不是法律的公平公正和讲究事实和证据,看到的仅仅是一个法官因为自己的偏见和完全偏袒于被害人曹某一方的非理性判断逻辑。如此的断案风格和错误逻辑,不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圣神,恰恰相反是在亵渎我们这个伟大国家法律的公平和公正。

  申诉人法律依据: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是对强奸罪的规定,内容如下: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 【强奸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桂阳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忽略重点,夸大证人供词,在物证严重不足、人证不足以采用、作案时间与强奸既遂和未遂无关的情况下,故意忽略申诉人李杰陈述的事实,而做出完全有利于被害人曹某一方的推断性判决。这有违国家刑法法规,没有做到中立公平公正执法办事,没有做到从全方位考虑案情,就草草结案,判定结果为强奸既遂。

  申诉人事实依据:
  (1)对于李杰涉嫌强奸罪一案下达的判决书最为重要的检测结果被放弃(未采用精液检测结果判案,而是采用皮肤接触的基因检测判定为强奸既遂);
  (2)判决书中长达10条与实际事实不符(发生时间,证人的证词,重要过程及重要证据);
  (3)法庭美化原告供词,夸大供词;(一审法庭判决书中,将敲诈勒索犯罪活动美化成友好协商,将非法拘禁美化成带到酒店外一笔带过)
  (4)法庭将虚假信息强加到被告人李杰名下,加重对被告人李杰的处罚;(判决书中忽略申诉人李杰手机被抢的环节和细节,将对方犯罪团伙刘某的报案信息“丹阳酒店有未成年人入住”强加为申诉人李杰的报案信息)
  (5)对被告人李杰所供述实事与证据提供未重视;
  (6)被害人曹某事情发生经过不清楚就对被告人索赔大额赔偿。

  申诉人法律依据:
  一审法官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擅自运用《刑诉法》242条,故意包庇枉法裁判,根据该条法律的每一款都应进入再审程序。

  综上所述,原审桂阳县人民法院的对李杰涉嫌强奸一案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错误,且对于具有重大嫌疑的巨额敲诈犯罪事件置之不理和包庇掩护(被告人李杰被挟持绑架至丹阳酒店外长达两个小时的、离案发现场距离两公里之外的敲诈勒索殴打恶性犯罪事件,并将其美化成协商二字一笔带过)

  此举严重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尊严,违背了一个法官最起码的原则和职业精神,违背了申诉人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应享受法律保护的最基本权益。

  尊敬的上级领导,天涯的网民朋友们,请为我儿主持公道,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撤销原判,改判对申诉人减轻处罚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宣告缓刑。希望上级部门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还申诉人李杰清白,不让法律蒙尘,还和谐社会下一个普通老百姓要求的最起码的公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泉州第一冤案康嘉福实名举报信

    泉州第一冤案康嘉福实名举报信

    2019-04-11 19:37

  • 举报北京石景山法院法官孟哲操纵银行纵容女方转移财产 离婚案(求转发)

    举报北京石景山法院法官孟哲操纵银行纵容女方转移财产 离婚案(求转

    2019-04-11 17:45

  • 株州中院个别法官死不认错是否可认定为“老赖”?

    株州中院个别法官死不认错是否可认定为“老赖”?

    2019-04-11 16:38

  • 顾雏军案应该再审并让原审法官出来公诉

    顾雏军案应该再审并让原审法官出来公诉

    2019-04-11 16:35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