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交费记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04 19:37 我要评论( )

村上、镇上、水务都不收我的水费,我地种不上。我是农民,以地为生,我得想为法,今天是4月3日,现在浇不上,节气不等人,就只能荒弃。各级领导想来是很不上心,我打了一通电话,从上到下,听起来都在调查研究解决问题,实质上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还是不收

村上、镇上、水务都不收我的水费,我地种不上。我是农民,以地为生,我得想为法,今天是4月3日,现在浇不上,节气不等人,就只能荒弃。各级领导想来是很不上心,我打了一通电话,从上到下,听起来都在调查研究解决问题,实质上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还是不收我的水费。
我们村和罗城村共用一条渠,我们在下,罗城在上。两村交界的拐弯闸虽沟满水溢,但向下的大闸缝塞的点水不漏,两边斗沟却满满下泄,就是不让我一点水。罗城村浇水松散,虽是计方收费,但晚上基本没人浇。上面一、二、三闸浇水,下面四、五、六闸全部闲趟。然水是国家的,地是我的,水宁可放在湖里,也不肯放到我地里。明塘湖里一闸水已经趟了一晚上了,白天还在继续趟。
2019年4月3日早上,我只能坐车到县政府交水费,政府领导叫我在一楼一个会议室里等着,有水务局的领导要和我谈,收我的水费。但我们谈了半天没谈成,原因是任我怎么说,他只是一句话:我们这不收,你找下庄子村水协会交去。但谁都知道,村水协会要是收,早就收了,何必我现在到县政府来交。
我交不了水费、村上收不了水费的唯一原因是双方水费参照系不一样。我要照答复交费,而村上要照批文收费。但信访答复和水费批文又都是县上发的,那又谁重谁轻?我想份量应该是一样的。错就错在政府做了两面人。
出了县政府,一看时间还有,就到对面甘肃省第九巡检组设在高台县市场监管局大楼内的信访接待处交去,不料又没有人。
下午,再到省第九巡检组的第二个信访接待处——锦霖花庭宾馆,—打听,还是没人,说只是订了房间,听说可能住在宇阳宾馆了。到宇阳宾馆,也是没人,电话一问,才知巡检组还在民乐,4月9日来高台。
这一趟不能白来,继续找县政府。县政府612办公室里,三位领导见待了我,我给他们说了原由,摆了材料,商量之后,他们还是叫我找水务局,他们电话通知,要我直接去。
到了水务局二楼办公室,里面领导们都在办公,他们知道我要来,所以我一敲门,就让进来了。一阵寒喧,一杯浓茶,就进入了话题。
我说:6项收费是你们认定了的,骨干渠费是政府不让收了的,接下来定证的是6份答复中都出现过的这段表述:“虽然2015年水价定了0.152元/方,2017年调整为0.218元/方,但是在实际收费过程中,水价并没有调整,水费也没有提高。”这也就是说,2015年到2018年,水费并没有增加。那么,15年的水费是多少?要是15年的水费是每亩87元,18年的也只能是87元,而不是现在的200多元。87元减掉骨干渠费,这应该就是我现在应交的亩费数。
最后,双方在15年究竟亩交了多少费这个数字上说不拢,也就说不下去了。
我看费是交不成了,地也种不上了,只能等4月9日省巡检组了,那时地黄花都凉了。还好,开始不一会,水管所所长等四人也参加进来了。现在,领导让我搭他们的顺便车,问我愿意不愿意,我当然非常愿意。
一路喧谈就回家了。
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罗城镇下庄子村:王登龙。
2019年4月4日晨。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元宵节将至 扬州乡村上演“背媳妇”大赛秀恩爱

    元宵节将至 扬州乡村上演“背媳妇”大赛秀恩爱

    2019-02-19 05:45

  • 村上春树访谈录8月来袭!上海译文2019的这些新书不容错过

    村上春树访谈录8月来袭!上海译文2019的这些新书不容错过

    2019-01-19 04:51

  • 村支书三本“账” 许子兵带领仙居县白塔镇上横街村创富蝶变

    村支书三本“账” 许子兵带领仙居县白塔镇上横街村创富蝶变

    2018-09-25 00:05

  • “书香上海”系列直播预告 | 19日上午9时30分 听林少华讲述“我见到和我翻译的村上春树”

    “书香上海”系列直播预告 | 19日上午9时30分 听林少华讲述“我见到

    2018-08-19 21:14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