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的公开信受到中央政法委关注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31 07:20 我要评论( )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的“公开信”受到中央政法委关注 “罗修云博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央政法委的一位领导看见了你3月初写的《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张旭升有话对本届全国人大代表说》一文,表示会关注和重视张旭升反映的情况,并表示政法机关会认真核查张旭升的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的“公开信”受到中央政法委关注

    “罗修云博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央政法委的一位领导看见了你3月初写的《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张旭升有话对本届全国人大代表说》一文,表示会关注和重视张旭升反映的情况,并表示政法机关会认真核查张旭升的案情!”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高管黎先生在微信语音里兴奋地告诉本博主。中央政法委对张旭升案情的重视,无疑为正在推进的张旭升案的平反昭雪添了一把柴、加了一瓢油。据悉,张旭升已多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请求纠正自己的冤案,还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一个公道!

    冤案,是人生中的黑夜。熬过人生中最黑暗时刻的经历,是冤者成为强者的必然选择。我相信只要坚定不移地呼唤正义,冤案昭雪的曙光早晚会出现在前方!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附: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张旭升有话对本届全国人大代表说

    我叫张旭升,江苏省劳动模范、全国商业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是江苏淮安民营企业一剪梅集团的董事长。2004年9月,我因拒绝将一剪梅下属的淮阴罐头饮料厂给当时淮安市主要领导指定的一位港商,被淮安纪委“双规”;2007年元月,我被淮安法院以“职务侵占11.35万元、挪用417.8万元”判决有期徒刑9年。我想对两会代表、委员说的话是:我张旭升是被冤枉的——而且是覆盆之冤、活天冤枉!故而我多年来一直在申诉!藉此一笺,我呼吁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我的冤案并助力我冤案的平反昭雪!

    我不是享受“公权力”的党员干部,根据中纪委的规定,不属于淮安纪委实施“双规”的对象。我被淮安纪委“双规”的原因是我不同意将企业价值过亿元的工厂以400万元超低价处置给原淮安市委主要领导介绍的“香港客商”。正是从这点说来,我的案子是一起失控的公权力实施的恶意报复案!报复中透着恶意,由此决定了我在接受调查和讯问中必不可免地遭受无法忍受的残酷刑讯逼供!

    这不?我被“双规”时间长达近100天,在这个炼狱般地100天里,我遭受了办案人员使出的“十八般武艺”的刑讯逼供——包括长时间不让我睡觉、用巴掌和塑料鞋使劲抽打我的嘴巴;用脚和皮鞋狠狠踢我;被勒令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尤其残酷的是我还被要求脸贴在墙上,手举过头顶,双脚卡在两条倒过来的凳子里,办案人员不时地用脚踢凳子;命令我面朝墙跪下,用椅子顶在我的后背,几个人一起踹椅子将我往墙上撞,然后长时间顶在墙上,造成我膝盖皮开肉绽而流血不止,更为恶劣的是办案人员尽然用塑料凉鞋拍打我的下身,导致我下身肿痛,小便困难......无所不用的残酷刑讯逼供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的所谓供述,都是在这种残酷刑讯逼供的情况下形成的。办案人员将所谓我供述的材料编好,然后逼我签字、摁手印。在被送入看守所之前办案人员还威胁我不得翻供,否则还要拉我回去继续接受“双规”。因为我在“双规”期间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加上律师也强调我到法庭上再翻供,所以在法院开庭前形成了所谓的“长期稳定的供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依据。然而,法院在审理判决时,没有排除非法证据,我在被刑讯逼供条件下所做的供述,都被检察机关作为起诉意见和起诉决定、被法院作为判决依据,这样的判决岂有不冤之理?更能说明问题是,淮安中院在审理我上诉判决时,主审法官吴刚根据原淮安市委主要领导和淮安中院院长的授意,三番五次要求我把企业交给“政府”处理,并对处理结果完全服从,就可以放我回家,否则就要加刑至15年。因我对其不合法的要求没有同意,因而被淮安中院加刑。

    2007年2月我被判刑入狱后,原淮安市委主要领导安排成立“淮安市政府工作组”进驻一剪梅集团,强行介入民营企业内部事务,“政府工作组”安排既不是一剪梅集团和万得宝集团职工,更不是企业股东的朱建波成为企业负责人。

    在淮安市政府工作组组长王志山授意下,朱建波利用掌控万得宝集团公章等便利条件,于2008年9月22日向淮安市人民政府作出《江苏万得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放弃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报告》。淮安市人民政府签署“同意接收”字样并加盖公章。该报告显示,万得宝公司因经营不善,放弃位于经济开发区深圳路南侧、翔宇大道东侧1号地两宗计65.607亩国有土地使用权,不要求任何赔偿、补偿和职工安置。

    除此以外,还有深圳路1号原一剪梅集团总部43亩商业用地、淮阴百货大楼、东仓库、西仓库门面房等都被非法处置。2010年元月一剪梅集团被非法进入破产程序。

    我的两家企业一剪梅集团、万得宝集团财产遭到非法处分,一剪梅集团被非法进入破产程序,印证了我刑案是为非法处分民企财产而人为制造的冤案。

    2017年12月5日,中国政法大学冤假错案研究中心组织有关刑法学、刑事诉讼法学专家学者对张旭升被判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一案所涉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部分进行专门研讨。

    论证结论:判定张旭升构成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罪事实有误,证据不足。

    建议最高法、最高检依法启动再审程序,通过法律程序维护法律尊严。

    在法院审理期间,以及判刑入狱,到获得自由至今,我始终坚持自己无罪,并且坚信在举国上下致力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我的冤案一定能获得平反昭雪;我也坚信,正义只会迟到,但不会永远缺席。

    末了,我再次呼请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我的冤案,监督最高法、最高检纠正我这起闻名江苏的特大冤案!

    全国劳动模范、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民营企业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

    2019年3月5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村委扬言强拆,民营企业利益谁来保护?

    村委扬言强拆,民营企业利益谁来保护?

    2019-03-15 19:43

  • 投诉反映地方政府强占民营企业财产谁来管?

    投诉反映地方政府强占民营企业财产谁来管?

    2019-03-12 20:31

  • 沈阳民营企业遭遇非法侵占,营商环境何谈未来。

    沈阳民营企业遭遇非法侵占,营商环境何谈未来。

    2019-03-09 01:26

  • 沈阳民营企业遭遇非法侵占,营商环境何谈未来。

    沈阳民营企业遭遇非法侵占,营商环境何谈未来。

    2019-03-09 00:0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