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反腐扫黑打伞》决非口号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31 07:16 我要评论( )

关于再次对浙江省公安厅 丽水市公安局 为帮助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追究的实情举报 尊敬的浙江省委车俊书记:你好! 浙江省公安厅与丽水市公安局为帮助制造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惨案的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避法律追究,竟敢无视事实证据,无视党纪国法,

    关于再次对浙江省公安厅 丽水市公安局

    为帮助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追究的实情举报

    尊敬的浙江省委车俊书记:你好!

    浙江省公安厅与丽水市公安局为帮助制造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惨案的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避法律追究,竟敢无视事实证据,无视党纪国法,玩弄法律游戏,欺骗上级,蒙骗党中央,以此拖延对冤案的复查与彻查。由于被害人父母的多次上访和强烈要求立案彻查的诉求引起了浙江省两任省委书记的关注与重视,并多次批转省公安厅办理。省公安厅已四次启动“复查程序都已经结束”,但至今仍未给予诉求者任何调查结果的书面告知书。一位曾经是优秀人民警察、优秀公务员的被害人胡翼飞五年来陈尸冰棺,冤案难以洗雪。导致如此悲惨的结局,其罪魁祸首就是省市公安渎职包庇所致。

    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惨案,已成为震惊全国的典型冤案。依据涉案多方事实证据证实,制造该起惨案是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涉嫌擅自驾驶公安套牌专车违规变道肇事,且身在事故现场始终放任不救,致使被害人胡翼飞困在起火燃烧的车内无力自救而中毒窒息。车祸发生29分钟后,交警将处于昏迷状态的胡翼飞抱出车外时仍有呼吸心跳,经龙泉市人民医院近4小时抢救无效死亡。对案情缘由与因果关系,有权处置的机关拒绝告知调查结论而搁置至今;对涉嫌侵犯了被害人生命权的诸葛俭刑事犯罪一案,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主要领导与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人员,竟无视事实证据,蔑视党纪国法,以张冠李戴的手段让司机陈宝明顶包替罪结案了事,从而为帮助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避法律追究而网开一面。

    为了给被害儿子胡翼飞洗雪冤情,讨回公道,被害人父母从2014年12月10日致丽水市公安局党委、公安局长卫中强的诉求信开始,继而向各级党委政府写过近700封实情举报和昭雪冤案诉求信,并寄出了百余个道路监控视频证据(U盘),虽然在两任省委书记的关注与重视下,省公安厅也曾多次起动复查程序,但每次都是半途而废,不敢作出复查结论,致使冤案石沉大海。在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今天,在当今的浙江省丽水市有法无人依,有冤无处申,有案无人立,有错无人纠,犹如压在被害人父母心中挥之不去的巨石。对此,我们心急如焚,度日如年,不知余生能否看到儿子蒙冤致死得以昭雪。

    在漫长而艰难的五年诉求历程中,被害人父母受尽种种折磨,尝尽辛酸苦辣。现就省市公安对我们要求立案彻查诉求的答复意见和态度实情,略举一二,供浙江省委省政府给予研判。

    一、丽水市公安局对诉求者的答复

    1.2015年1月1日下午,丽水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封宗祥在其办公室当面对我们被害者家属说:“交通事故天天都有发生,死一二个人算不了什么,无非多赔点钱就是了”;还说:“副局长诸葛俭人虽在现场,但他救不救人都没有任何责任,一不违纪,二不违法。”这就是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封宗祥代表局党委作出对本案的答复与处置态度。这样的答复,充分反映出丽水市公安局领导草菅人命的生命价值观,真可谓称得上是当今丽水市公安局领导的经典铭言。

    2. 2016年3月11日,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凭借有执法权力,蔑视党纪国法,无视事实证据,竟敢任意凭空捏造诸葛俭所谓的伤情,并通过《省长问政信箱》对被害者父母的诉求作出了违背事实的答复意见:“在该起交通事故中,浙K09086号别克商务车乘员诸葛俭的身体受到碰撞、冲击,当时即感头昏伴呕吐,后感胸闷,当日因身体严重不适被送往丽水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脑震荡、两侧筛窦炎症和心脏扩大。自身受伤的乘员诸葛俭亦无法目测和判断百米开外事故车内是否存在险情。综上所述,认为不存在诸葛俭蓄意不救致人死亡的情节事实,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根据行车记录仪视频显示诸葛俭是站在右护栏外观望的事实,在车祸发生6小时后诸葛俭从龙泉返回丽水住进市中心医院的病历记载,以及云和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对诸葛俭自述内容的认定,上述答复意见均与诸葛俭病历记载及与法院认定的内容背道而驰。此后,丽水市公安局又十余次作出“诸葛俭在该起事故中的行为责任问题,我局已在2016年3月11日的答复意见中给出了明确答复,不再重复”的答复意见。由此可知,丽水市公安局的执法违法、无视法纪的行为已昭然若揭。

    2018年8月3日,我们给丽水市委书记胡海峰同志寄去了《关于要求市委市政府督促有关部门对制造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惨案涉嫌人诸葛俭予以立案调查的请示报告》,同月15日收到【浙江政务投诉举报】告知:查询码88051669207984026393 您所反映的问题已由浙江省丽水市信访局转送给丽水市公安局。其回复内容是:“来信反映:2014年11月13日,浙江省丽水市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惨案,其儿子是丽水市环保局公务员胡翼飞,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有交通肇事嫌疑,蓄意制造死无对证的事故现场,身在事故现场29分钟放任不救,要求立案调查。”这是五年来,首位市委书记把我们的诉求信由市信访局转到丽水市公安局,但遗憾的是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依旧照收存档了事。

    由此可见,伪造事实,无中生有,颠倒是非,恐吓欺骗,惟我独尊,无视法纪,是丽水市公安局对待寻常百姓的惯用伎俩,也可算得上是全国典型的公安执法乱作为的“楷模”!

    二、浙江省公安厅对诉求者的多次答复

    1.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是市管领导干部,2016年底前我们已数十次向丽水市委纪委领导反映诸葛俭身在事故现场29分钟无视不救致人死亡的涉嫌犯罪事实,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恳请市纪委对诸葛俭在该起事故中有无违纪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直到2016年11月8日,当我们再次到丽水市委纪委上访时,一位纪委领导明确告诉我们说:“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于2015年5月13日已作出了‘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的调查结论,因此,我们已无法介入调查处理,要么你们到省公安厅去反映!”当我们第一次听说省公安厅对本案已有调查结论,感到十分惊讶。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竟然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我们还被蒙在鼓里。2017年2月4日,我们向省公安厅递交了《关于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报告》,要求省公安厅公开调查组所作出“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调查结论内容及依据。2017年2月24日,省公安厅作出“本机关不予公开”的答复意见。

    2.2017年3月3日,我们致中共浙江省委夏宝龙书记的一封诉求信,浙江省委省政府信访局于同月6日在该信件上作出答复意见(查询码:88141471835189774797):“一信多投,其他单位正在办理当中。”该答复已二年多了,然而至今还没有任何办理结果。

    3.2017年8月14日,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原告胡寿奎、胡嘉珈诉被告浙江省公安厅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一案。2017年8月29日,省公安厅在行政诉讼答辩状中称:“2015年4月份以来,原告胡寿奎多次向我厅邮寄信访件,反映其子胡翼飞于2014年11月13日在丽龙高速公路遇车祸,肇事的丽水市公安局专车负事故全责,该车中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未在现场组织施救,致胡翼飞窒息中毒死亡,要求处理诸葛俭。同年4月,我厅领导责成厅纪委会同督察、法制、高速总队对诸葛俭见死不救情况进行调查。”省公安厅领导责成四个部门组成专案调查组,是应我们反映诸葛俭见死不救情况进行调查的。然而在调查过程中,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既没有询问过我们对该案件所掌握的证据内容及诉求,也没有把调查结论告知我们,而是单方听取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所捏造事实的汇报后,就偏袒一方,将涉嫌肇事人诸葛俭制造的人命关天惨案作出“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的调查结论,更难以容忍的是,该见不得人的结论至今仍被隐瞒不予公开。2017年11月16日,在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庭审中,被告省公安厅代理人明确答复原告:“在2015年5月13日该时间节点并无形成相应的书面结论内容(法院裁定书)。”

    4.随后,我们又向省公安厅多次递交了要求对诸葛俭立案彻查的冤案诉求,而省公安厅在网络上多次作出答复意见均是:“……诸葛俭作为浙K09086号车上乘员,对交通事故不承担责任,在事故处理中未发现存在违法违纪行为。请你们尊重事实、尊重法律。” 省公安厅对“事故处理中未发现存在违法违纪行为”一言,不仅没有提供事实证据,反而对我们提供的事实证据置之不理。

    5. 2017年12月16日,被害人胡翼飞父母胡寿奎、陈梅英向浙江省公安厅实名举报《控告诸葛俭涉嫌刑事犯罪状》,2018年2月5日省公安厅已复函同意对该惨案复查,但没想到的是时过八个多月我们不但没有收到复查结果告知书,反而于同年11月2日收到[浙江政务投诉举报]答复意见:“陈梅英您好,您反映的问题,编号:2018102406302,已由浙江省公安厅出具答复,回复内容如下:你好:你反映的事项已经法院判决,按照涉法涉诉改革要求,不属信访受理范围,不存在信访复查。针对你反应的问题丽水公安局、省公安厅已分别给予回复,望你尊重法律、尊重事实。”省公安厅无视案情的因果关系,不尊重他人提供的新证据,却顽固坚持以“尊重法律、尊重事实”为条文反复来应对冤案诉求者。请问:是谁应该“尊重法律、尊重事实”?

    6.2018年2月25日,我们向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同志寄出《关于要求监督复查刑事犯罪涉嫌人诸葛俭违规肇事导致胡翼飞死亡的请示报告》,同年3月28日省委书记车俊同志将我们的监督复查请示报告转送省公安厅办理,同时我们收到【浙江政务投诉举报】的答复意见(查询码:88654881760006565493):“陈梅英您好,您所反映的问题已由浙江省信访局转送给浙江省公安厅办理”。其内容:“反映2014年11月13日,丽水市环保局公务员胡翼飞因公出差龙泉途中,突遭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的套牌专车违规变道肇事不救而死亡,事发至今已经三年,胡翼飞仍陈尸冰棺无法入土为安,肇事方仍逍遥法外,提出三个疑点,请求彻查。此次来信反映其向浙江省公安厅提请复查申请”

    7. 2018年8月18日,我们给省委书记车俊同志寄去了《省市有权处置部门对待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冤案的态度》实名举报,同年11月6日,我们收到【浙江政务投诉举报】告知(查询码88967282644764187444):胡寿奎您好,您所反映的问题已由浙江省信访局转送给浙江省公安厅,内容是“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北郭桥社区陈梅英投诉内容:反映2014年11月13日,丽水市环保局公务员胡翼飞因公出差龙泉途中,突遭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的套牌专车违规变道肇事不救而死亡,事发至今已经三年,胡翼飞仍陈尸冰棺无法入土为安,肇事方仍逍遥法外,提出几个疑点,请求彻查。”对省委书记车俊同志转送的控告信,省公安厅仍置若罔闻,未作任何答复就存档了事。

    8. 2018年11月8日,我们再次给省委书记车俊同志寄去了《关于冤案诉求者对省公安厅、丽水市公安局为帮助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追究的实情举报》,省委书记车俊同志再次将我们的实情举报转送省公安厅办理。(查询码:88337748402180448676):“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北郭桥社区陈梅英投诉内容:反映2014年11月13日,丽水市环保局公务员胡翼飞因公出差龙泉途中,突遭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的套牌专车违规变道肇事不救而死亡,事发至今已经三年,胡翼飞仍陈尸冰棺无法入土为安,肇事方仍逍遥法外,提出几个疑点,请求彻查。”2018年11月16日,省公安厅再次作出答复意见:“一信多投,其他单位正在办理当中”。

    9. 为了解浙江省公安厅对“2014·11·13”重大交通冤案的复查情况,2019年1月28日我(陈梅英)到省公安厅上访,李铁强警官接访时说:“胡翼飞案件已由省公安厅牵头,丽水市公安局、高速云和二大队组员对案件已开始复查,省公安厅人员从2018年11月开始已三次到达丽水,你相信我们调查吗?”我回答说:“相信,我们要求查清案件三大疑点,还原惨案真相,尽快协商被害人胡翼飞的后事处理事宜。”李铁强警官说:“会给你们调查结果,丽水市公安局也会找你们协商解决”。

    10. 2019年3月7日,我(陈梅英)再次到省公安厅上访,省厅严处长接访时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你是否认可?”我回答说:“道路责任认定丽水市公安局车负全责,被害人胡翼飞无责,我认可,但驾驶肇事人我不认可,原因是我有新证据证实诸葛俭是涉嫌驾驶肇事者,却让司机陈宝明顶包替罪,这对陈宝明也是不公正。”为查清案件真相,我再次要求查清三个涉案疑点(另一位警官记录了这三个疑点)。最后严处长说:“高速云和二大队已经复查好了,我们还要研究,胡翼飞因公牺牲证书给你们,过几天结论也会给你们的”。

    11. 2019年3月9日,我把这两次上访省公安厅所了解到有关本案的复查情况,写成书面诉求信,通过《省长问政信箱》和邮寄两种方式向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同志作了汇报,并要求关注与督办。同月12日,我收到省公安厅的答复意见(查询码:88847880732106760263):“陈梅英:您于2019年1月28日到省政府信访局上访,由厅信访办李警官接访,对于您反映的问题,省公安厅曾多次派员核查,由于您的诉求无新的事实证据支撑,且该案2016年6月由云和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故请你尊重事实,服判息诉。”

    车俊书记,省公安厅若执意为帮助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追究,而认为我方的诉求无新的事实证据支撑的话,那么请省公安厅必须拿出能够否定我们提出的三个涉案疑点”的事实证据,同时依法作出不是诸葛俭涉嫌驾驶肇事的三个涉案疑点的复查结果,以及正式复查结论书面告知书,并要求召开听证会。这不是他们有权就可乱作为,而让我们“服判息诉”!省公安厅不能代替法纪,恐吓也不是他们能够征服百姓的手段!

    五年来,浙江省公安厅已四次启动复查程序,均未作出复查结果告知书。这种自欺欺人,玩弄法律游戏,明目张胆地充当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追究的保护伞,简直是无法无天,令人发指!

    三、专案调查组有权执法乱作为

    2015年4月浙江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是偏听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捏造的所谓“诸葛俭当场昏迷”的虚假事实,并于2015年5月13日作出“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的不实结论。由于这个结论违背事实,无视事实证据,因而一直不敢公开。这就是省公安厅千方百计拒绝公开与反对复查的根本缘由。

    诸葛俭当场昏迷而不能救人是否属实?如下证据可以佐证:

    1.诸葛俭的病历记载

    丽水市中心医院对诸葛俭的病历记载:入院时间:2014年11月13日16时27分;记录时间:17时13分;医生依据诸葛俭口述现病史的记录是:“患者6小时前因外出办公乘车时发生车祸,当时无头晕头痛,无恶心呕吐,无胸闷气急,无腹痛,无肢体疼痛等明显不适,遂继续工作。直至5小时前进食后感眩晕明显,视物旋转,闭眼休息稍缓解,无头痛,无视物模糊,无黑曚,无意识障碍、伴恶心,无呕吐……”。

    丽水市中心医院对诸葛俭检查的结果记录:“神志清,精神可,生命体征平稳,全身皮肤巩膜无黄染,无软组织挫伤,无出血,无淤青,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应灵敏,浅表淋巴结未及肿大,甲状腺未及肿大,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明显干湿性啰音,心律齐,心尖区可闻及Ⅱ-Ⅲ级舒张期杂音,余瓣膜区未闻及明显病理性杂音,腹软无压痛及反跳痛,肝脾肋下未及,肠鸣音活跃,约5-7次/分,双侧髋部局部无明显肿胀,无出血,无活动障碍,双下肢不肿。”

    由此可见,在事故发生时诸葛俭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损伤。

    2.法院对自述书认定

    云和县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诸葛俭的自述书:(1)陈宝明驾驶别克商务车到丽水市中心医院来接他,赶赴龙泉陪同省消防检査组检查消防工作;(2)车祸如何发生因睡觉没看见;(3)事故后人处于惊魂状态,脑子一片空白,加上头晕,对周围的情况没怎么注意;(4)听到警笛声他才看到现场有三辆车,一辆是其乘坐的商务车,另一辆小车停在他车子左边附近,还有一辆小车停在很远的地方,远远看去没什么异常;(5)交警到场处理后他去龙泉继续工作,午饭食用后感觉身体不适随即去医院住院10天。云和县人民法院对诸葛俭的自述书依法作岀认定:“2014年11月13日早上陈宝明驾车到丽水市中心医院来接他,赶赴龙泉陪同省消防检査组检查消防工作,诸葛俭因在车上睡觉没看见事故经过,听到警笛声后他才看到现场有三辆车,一辆是其乘坐的商务车,另一辆小车停在他车子左边附近,还有一辆小车停在很远的地方。”

    由此可知诸葛俭当场没有昏迷,而且对于事故发生是由于听到警笛声才醒来并看清现场情景,显然是说了假话,真实意图是为了掩盖29分钟放任不救的违法犯罪事实。

    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人员对于人命关天的交通惨案,竟敢胆大包天,抱团抗法,弄虚作假,草菅人命,足见有权执法人员徇私枉法的腐败行为已经到了极致。而省公安厅对此已百口难辨,既无事实为证据,又无法律为依据,只能挥舞公安执法大棒对冤案诉求者予以无情镇压,这是对人民公安的一种无耻亵渎。

    四、法院未断涉及本案三大疑点

    为了查清被害人胡翼飞的死因,2014年11月27日,浙江省公安厅高速总队丽水支队二大队委托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专家对胡翼飞进行了尸体解剖及死因分析。经司法鉴定:“被害人胡翼飞为生前吸入热空气引起窒息以及吸入毒气(一氧化碳等)引起窒息及中毒而致死”;2014年12月31日,浙江省高速总队丽水支队二大队认定:“陈宝明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胡翼飞、徐达贵无事故责任”(这是依据该肇事车辆司机是陈宝明而作出的责任认定)。那么究竟是司机陈宝明肇事还是涉嫌驾驶人诸葛俭?高速丽水支队二大队没有深挖其中案情。

    浙江丽水“2014·11·13”重大交通惨案,实质是涉及“一案两凶”的案情。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是应被害者家属诉求对诸葛俭见死不救情况开展调查的,并于2015年5月13日对本案涉嫌驾驶肇事人作出“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的调查结论,从此诸葛俭就逃避了法律制裁。同月5月19日,省高速总队丽水支队二大队才对本案办理终结并移送云和县人民检察院;同月5月20日,云和县人民检察院受理审查起诉司机陈宝明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并于同年10月14日向云和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1月5日,云和县人民法院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公诉人在庭审中认定:“陈宝明在诸多事实证据面前仍然否认自己是肇事者……,因此就不构成自首”;因陈宝明矢口否认自己是肇事者,反而一口咬定是“胡翼飞先撞了公安车,后撞死了自己”,因而法庭无法继续审理继而两次作出延期审理决定。在此期间,丽水市公安局以事后优待为诱饵做陈宝明思想工作,让其甘愿顶包替罪。五个月后于同年6月2日第二次开庭审理。公诉人再次认定:“(1)肇事人认为自己是如实供述,但该案与其它案件不一样的是不直接承认自己肇事;(2)对陈宝明来说已将自己感知的情况是如实供述,但他在供述当中并没有直接承认到犯罪事实,并没有表明他是肇事者”。同年6月13日,云和县人民法院依然判处司机陈宝明一年四个月缓刑两年执行,但对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诸葛俭的涉案问题却没有作出任何说明。究其原因是有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与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作后台。为了包庇袒护诸葛俭逃避法律追究,挽回省市公安参与制造冤案人员的面子,省市公安竟冒执法违法之大不韪,以此欺骗了市委、市政府,蒙骗了省委、省政府。他们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担心副局长诸葛俭一人犯罪被揪,将导致省市公安某些领导被追责。由于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的调查结论一直在发酵作梗,导致丽水市纪委无法介入立案调查,从而为涉嫌擅自驾驶套牌专车违规变道肇事的真凶诸葛俭开脱了罪责。省市公安却成了当今为帮助刑事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脱法律制裁的真正保护伞。

    从陈宝明交通肇事罪一案的审理过程与法院判决书的叙述内容研判,有如下问题值得质疑与深思:

    1.在审理陈宝明交通肇事罪一案的庭审过程中,依据陈宝明的答辩言行变化可以看出,开始他从强硬栽赃陷害被害人胡翼飞再到模棱两可的无奈辩解过程,反映了陈宝明内心是不甘愿为犯罪嫌疑人诸葛俭代替顶罪的,而且自始至终也没有表明他是肇事者。“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已证实事故经过,其对起诉书中查明的事实表示真诚悔罪、认罪、歉意和愿意赔偿。”这一句话已充分反映了陈宝明对公诉机关的质证与认可是迫于无奈的表白。难道人们就看不出法院在庭审过程中存在法理上的瑕疵吗?

    在本案的庭审过程中,肇事方单位聘请了丽水有名律师李光耀作为辩护人。李光耀在辩护过程中积极配合陈宝明的辩解,为其说词东拼西凑组合了所谓的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显而易见,多次动用律师,是明为陈宝明辩护,实为竭力继续隐瞒事实真相,为诸葛俭逃避法律制裁制造安全屏障。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为了包庇袒护诸葛俭刑事犯罪不被揪,不惜采用丢卒保车的手段,尽快结案了事,以求万事大吉,可谓说是制造冤案策划者的英明之处。这种无视法纪之举,却人为制造了一桩骇人听闻的惊天冤案。

    2.本案的起诉、公诉与审理均是由县级公检法人员对市级公安机关人员的审查,尤其是本案如何排除涉及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诸葛俭的相关问题,成为县级公检法人员办案审理的最高准则。我们从公诉检察官和法院法官的言行变化过程中可以清晰地看出庭审氛围和场景:背负压力,言行谨慎,适可而止,目的达到。这种受制于人的办案难道能够确保法律的公平公正吗?

    3.从法院判决书叙述的案件审理内容进行概括,云和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依然未作出明确决断的“三大涉案疑点”:一是本案驾驶肇事人究竟是有27年驾龄司机陈宝明还是副局长诸葛俭没有作出实质性举证;二是被害人副驾驶座怎样起火、何时起火、火源来自何处没有作出技术鉴定结论;三是副局长诸葛俭是否当场受过伤,事故后又来到龙泉陪同省消防检查人员共享午餐,并当获悉胡翼飞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后为何要立即返回丽水住院的意图均没有作出事实举证和原因解说。法院对该决断的却回避决断,难道说这也是正常的审判原则吗?

    判决书中对“三大涉案疑点”不作决断的原因:一是完成审案程序,因人成事,平息事态的扩大,执行上级领导下达的旨意;二是做到心知肚明,适可而止,不深究案件的敏感且关键问题,以防露陷,反而挖出另有其人的幕后隐藏者。

    本案事关因果关系的若干关键性情节尚未作出明确决断,也没有提供任何结论性法律依据。由此可见,所谓“你反映的事项已经法院判决”的答复,根本不能作为阻止冤案诉求者继续控诉的理由。其次是依据本案的定性,应该属于“一案两凶”。对陈宝明交通肇事罪一案,所谓的“已经法院判决”,这是高速交警移送以陈宝明为交通肇事罪并由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作出判决的结果。当我们在相关事实证据中发现了诸葛俭是涉嫌擅自驾驶套牌专车违规变道的真正肇事者,而陈宝明是顶包替罪者时,2017年12月16日,我们即向浙江省公安厅实名举报递交了《控告诸葛俭涉嫌刑事犯罪状》,并一同寄上道路监控视频材料(U盘)。这是我们在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的基础上提出控告诉求,是国家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五、遵守涉法涉诉改革意见

    中央制定《关于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实施方案的意见》的总体精神,是为了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把解决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纳入法制轨道,更好地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在改革措施中的强化执法监督的明确规定:要强化复议程序、上诉程序、申诉程序的纠错功能,确保在法律程序内纠正错误,弥补瑕疵。政法各部门要把接受群众监督作为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重要内容,推进执法公开,凡法律规定应当公开的要全部公开,以公开保公正。

    在改革措施中的严格责任追究的明确规定:在推进涉法涉诉信访改革过程中,对以下几种情形要严格责任追究。对于推诿搪塞上访群众,不及时受理、不按期办结,造成案件积压,形成新的重复访、越级访、非正常访的;对于不依法公正处理,导致矛盾激化升级,造成严重后果的;对于错误裁判,拒不依法纠正的,依纪依法追究办案人员和相关领导的责任。对于涉法涉诉信访问题,不依法及时处理,造成严重积压的,政法委要倒查相关政法单位领导班子在队伍建设、执法管理等方面的失职渎职行为。

    在改革措施中的畅通信访渠道的明确规定:政法各部门要建立健全“信、访、网、电”一体化的接访网络,为涉法涉诉信访群众反映问题提供畅通便捷的渠道。坚决杜绝一切形式“拦卡堵截”正常上访人员的错误做法;杜绝限制或变相限制上访人员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通过畅通信访渠道,要让群众冤有处申、理有处讲、问题有人管,保障群众的申诉控告权力充分行使。

    鉴于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惨案,是由于有权处置部门执法错误而造成案件起诉主体移位。因此,我们被害人父母强烈要求有权处置部门依法对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诸葛俭,提出刑事立案彻查的诉求,这完全是在尊重法律、尊重事实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合理诉求。

    浙江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是制造丽水市“2014·11·13”重大交通冤案的始作俑者。希望他们认真贯彻执行《关于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实施方案的意见》,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查清案件,严格责任追究,杜绝“拦卡堵截”,推进执法公开,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彰显党纪国法的尊严。

    恳请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斟酌案情并予以督办与落实为盼!

    此致

    敬礼!

    举报人被害者父母:胡寿奎  陈梅英

    手机号:18857813353

    2019年3月23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转帖]扶贫不能当着嘴上的口号

    [转帖]扶贫不能当着嘴上的口号

    2019-03-07 18:31

  • 两江新区全域旅游宣传口号出炉:听两江新潮 观一城山水

    两江新区全域旅游宣传口号出炉:听两江新潮 观一城山水

    2018-12-29 19:11

  • 浙江第16届运动会百日倒计时 口号吉祥物等发布

    浙江第16届运动会百日倒计时 口号吉祥物等发布

    2018-06-09 02:22

  • “在岗一分钟,负责六十秒”口号发起地:安全生产11267天

    “在岗一分钟,负责六十秒”口号发起地:安全生产11267天

    2018-05-03 00:26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