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对内乡县公安局伪造公安户口包庇犯罪的血泪控告信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29 18:35 我要评论( )

对河南省内乡县公安局户籍民警曹晓燕 伪造举报人户籍造成举报人倾家荡产、内乡县公安局、纪委却对其包庇、重罪轻罚的 紧急情况举报 举报人:谢彦伟,男,汉族,1968年11月7日出生,住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湍东镇罗岗村谢洼84号,户籍号411325503015260,身份证

    对河南省内乡县公安局户籍民警曹晓燕

    伪造举报人户籍造成举报人倾家荡产、内乡县公安局、纪委却对其包庇、重罪轻罚的

    紧急情况举报

    举报人:谢彦伟,男,汉族,1968年11月7日出生,住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湍东镇罗岗村谢洼84号,户籍号411325503015260,身份证号412926196811071530。电话:13525163158。

    被举报人:曹晓燕,中共党员,系内乡县公安局湍东派出所户籍民警,现任内乡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科员。

    被举报人:内乡县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崔红伟,任该局局长。

    被举报人:内乡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任永亮,任纪委书记。

    举报事项:

    1、依法从重追究被举报人曹晓燕伪造国家证件的刑事责任;

    2、依法追究被举报人内乡县公安局、内乡县纪委包庇罪的刑事责任;

    3、依法补偿举报人的损失。

    事实与理由:

    谢彦伟出生于1968年11月7日,身份证号码是412926196811071530。1982年户籍档案中谢彦伟的名字是“谢延伟”,身份是“学生”,户主是父亲。1987年内乡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87)内法刑判字第040号,谢彦伟的名字是“谢彦伟”(没有曾用名,未婚)。1988年12月31日谢彦伟的《常住人口登记表》确定谢彦伟的户口名字是“谢彦伟”,没有曾用名。2001年3月26日谢彦伟出狱后补录户口(户籍号411325503015260,姓名谢彦伟,没有曾用名,人号355146),河南省内乡县湍东镇罗岗村谢洼84号,编号342。

    1991年6月15日谢彦伟与原配妻子吴群英结婚,1993年吴群英生育一子谢迪,1993年4月25日经内乡县湍东镇人民政府批准,谢彦伟在谢洼组建设占地面积101.4平方米的房屋5间自住,1995年元月妻子和儿子意外身亡。

    2002年8月谢彦伟因犯罪被逮捕,2002年11月被西峡县人民法院判刑13年,谢彦伟服刑期间,减刑两次,实际执行刑期10年9个月,于2013年4月29日刑满释放。

    但自2002年8月至2013年4月29日举报人服刑这段时间,其户籍发生了如下变更:

    1、2005年12月20日凌晨3时20分,举报人将谢彦伟户籍号411325503015260篡改为806057,人号355146改为8659526,户主是谢延召,人号:8659521,母亲陈玉兰,人号8659525,住址改为河南省内乡县湍东镇罗岗村谢洼7号/湍东镇罗岗村委会,将谢彦伟的姓名改为“谢延伟”户主与户主关系改为“兄”,婚姻关系改为“丧偶”,申报人是谢延伟。

    2、2009年5月7日内乡县湍东镇人民政府上报的《关于农村村民宅基地用地的请示》及《农村居民宅基地用地申批表》等材料上随附的由内乡县公安局出具的户籍证明显示:2009年4月29日谢彦伟户籍号411325503015260,户主谢彦伟,没有曾用名,内乡县湍东镇罗岗村谢洼84号;而另一份《常住人口登记卡》显示,户号411325503010940,姓名改为“谢延伟”,户主与户主关系改为“兄”,婚姻状况为“丧偶”。

    综上所述,被举报人曹晓燕在谢彦伟本人服刑不能前往申请变更的情况下,两次为谢彦伟变更了户籍,也正是她的两次篡改、变更、伪造,使得举报人的弟媳李雪如拿着变更后的“谢延伟”身份将谢彦伟的房产(证号0101503)于2011年5月18日过户到了自己的名下(证号0119486),霸占了谢彦伟的房产,也使得谢彦伟2013年4月份出狱后回到家一无所有,见到是由李雪如在其宅地上开发的六层高楼。

    俗话说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谢彦伟的其他身份信息可以更改和编造,但谢彦伟的个人身份证号码无法变更,谢彦伟和谢延伟就是同一个人。举报人为证实自己的身份和追回自己的合法财产,就开始走上了塑根求源的道路。首先,举报人就从变更身份的内乡县公安局湍东派出所查起,然后再查组里、村里上报的建房材料一直到最后的县土地局、房管局过户房产的存档材料,发现这一切缘由都是因为被举报人曹晓燕在户籍上做的变更、伪造手脚,最终导致房产被侵吞、个人身份信息失真。

    鉴于被举报人曹晓燕的伪造国家证件的违法行为,举报人将被举报人曹晓燕进行了控告,但被举报人内乡县公安局在处理该案时直接将曹晓燕伪造的证据之一“10940”号常住人口登记卡抽掉,作出举报人控告事实不构成刑事案件不予立案的决定、认定举报人反映的事项系房产纠纷,直接误导举报人要通过诉讼渠道解决。由于内乡县公安局的误导,使得举报人多方累诉未果,不得已又经过各种渠道和程序反映,最终内乡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介入调查,于2018年7月23日作出了内纪(2018)54号文件,认定了曹晓燕的伪造造假户籍过程及行为,也对被举报人曹晓燕作出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处罚决定。

    被举报人曹晓燕作为一名公安户籍人员,未经举报人授权、委托而擅自制造国家证件,其行为属于典型的伪造、变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应当以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另外由于她的犯罪行为,给举报人造成了倾家荡产、无家可归的严重后果,属于情节严重,对其应当从重处罚。我国刑法第280条对此种“情节严重“的犯罪行为进行了规定“……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另外,根据《河南省公安厅违法违规办理户口责任追究五项规定》第一条“利用职务之便办理虚假户口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一律予以开除;涉嫌犯罪的一律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被举报人曹晓燕的行为显然是触犯刑法构成伪造国家证件罪,应当开除公职追究其伪造证件罪。但被举报人内乡县纪委在处理中该案中,却是以曹晓燕违反规定办理户口致使举报人上访告状、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属滥用职权行为为由作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明显是违背“罚当其罪”原则,不正确认定犯罪事实和犯罪结果的犯罪构成要件,不正确适用刑罚,故意错误定性被举报人曹晓燕的罪名,目的就是为国家工作人员开脱罪责,进行偏袒和包庇。同理,内乡县公安局的处理手段、结果和目的也是同出一辄,两者都存在着严重的保护同僚的私心。我国刑法对包庇罪的定性是这样的:“包庇罪是明知是犯罪分子,而向司法机关作虚假证明,为其掩盖罪行,或者帮助其隐匿、毁灭罪证、湮灭罪迹,使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为。”根据包庇罪的构成要件,被举报人内乡县公安局、内乡县纪委的上述行为非常符合该条罪名,依法应当追究其包庇罪。

    在习主席英明领导下,相信英明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机关明察秋毫,政治站位准确,和中央保持一致,主持公平正义,打击犯罪和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还举报人一个公道,特提出以上紧急举报,请尽快查处追究。

    此    致

    举报人:谢彦伟

    2019年3月29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成都铁路公安局草海站派出所副所长颜家富违纪举报

    成都铁路公安局草海站派出所副所长颜家富违纪举报

    2019-03-28 21:08

  • 关于甘肃省景泰公安局不履行职能的情况反映

    关于甘肃省景泰公安局不履行职能的情况反映

    2019-03-28 19:02

  • 假想与依法

    假想与依法

    2019-03-26 22:01

  • 控告全椒县公安局新华派出所,对上访人打击报复,迫害身体健康!

    控告全椒县公安局新华派出所,对上访人打击报复,迫害身体健康!

    2019-03-26 20:32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