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七十年代割小麦有多苦?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28 22:30 我要评论( )

七十年代割小麦有多苦? 一 一根根金茎, 利箭似地射在地上; 一双双大手, 搏斗着鱼刺般的锋芒。 炙热的熏风翻滚着麦浪, 垂死的秋虫, 却狂暴地歌唱着太阳——呵, 快飞来一片云吧, 好挡一挡那焦渴的毒焰 呵,快撒下一场雨吧, 好洗一洗我这灼痛的脊梁!

    七十年代割小麦有多苦?

    一      

    一根根金茎,

    利箭似地射在地上;

    一双双大手,

    搏斗着鱼刺般的锋芒。

    炙热的熏风翻滚着麦浪,

    垂死的秋虫,

    却狂暴地歌唱着太阳——呵,

    快飞来一片云吧,

    好挡一挡那焦渴的毒焰

    呵,快撒下一场雨吧,

    好洗一洗我这灼痛的脊梁!

    然而没有云,也没有雨。

    有的只是流不尽的汗水哟,

    还有那一片片烫眼的枯黄!

    村里的老年人说,割小麦是庄稼人的一道“鬼门关”,过去给地主扛大活,只有挺过这一关,才算是个好“劳金”,到时候自有东家上门请你,工钱给的高不说,还顿顿吃粘豆包猪肉炖粉条子。

    割麦子最难搪的是热。俗话说:“小麦不受三伏气”。割小麦,头伏开镰,不到三伏割完。此时正是一年最热的季节。而且,割小麦不能起早,也不能贪黑。因为早晨有露水,麦杆儿受潮滞刀;贪黑眼神不济,镰刀容易伤人。

    可以想象:头上被火辣辣的太阳暴晒,地下有热烘烘的麦杆儿炙烤。娇气一点儿的,不要说干活儿,就是在那儿站上一会儿,也会头晕眼花。

    其次是酸。老年人说:“不怕慢,就怕站”。割小麦讲究干净利索快,出刀、打绕儿、捆捆儿都不能拖泥带水,但最重要的还是比耐力。一个割麦高手,一旦弯下腰去,可以不喝水,不擦汗,一鼓作气干到收工。可是时间一长,腰眼儿酸得要命,脊梁就跟折了一样。所以耐力差点儿的就会时不时地直直腰儿,站一站。结果是越站越酸,越酸越站,渐渐地就被落在了后边——我们村里那些老扛活儿的,有好几个不到五十就成了罗锅,他们就是割小麦累的。

    再次是汗。割小麦会大量出汗,衣服裤子就像水洗的一样,粘在身上又潮又痒,可是脱了衣服光膀子,麦芒子扎人不说,男女混杂也观之不雅。 无计奈何,只得咬牙挺着,直到歇气儿把衣服拧干了再穿——上边那首小诗,是我四十年后的回忆之作,如今,每当想起当年的况味,还觉得浑身发麻。

    好在老队长体谅大伙的辛苦,顶着犯错误的风险,偷偷给每人发了十斤白面,叫大伙能在中午吃上一顿混合面的馒头。不想这一小小的物质刺激,竟然一下激起了广大社员们的劳动热情,连上学的淑英和云霞都来了。她们不是为了挣工分,就是想吃白面馒头!

    二

    开镰的第一天,临近歇气儿的时候,孙打头突然嗳了一声,接着就蹲下身子,慢慢地躺在了地上。人们一看,急忙围了过去,只见他翻着白眼儿直喘粗气,十分痛苦的样子。

    老队长跑来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他这是干火龙了,赶紧给他喝水!”

    二狗应声跑过去舀了一瓢凉水,孙打头仰脖咕咚咕咚一气儿灌下,呆了一会儿好像好了一点儿,回首又摸起了镰刀。老队长急忙拦住道:“哎哎不行,你赶紧回家歇着,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朱翔你上!”

    我哥虽然年龄不大,也是割麦高手,听了老队长的命令,答应一声,马上接过孙打头的垄头,一气儿干到东南晌。

    所谓的“火龙”,我以为就是医学上说的“脱水”,因为孙打头当时只顾干活儿忘了喝水,可是出了那么多的汗却滴水未进,什么人能受得了?所以,那时割小麦都用牛车拉着大缸运水。

    歇气儿了,知青小富筋疲力尽地躺在麦垛的背阴里,赖洋洋地嘟哝:“妈的,这是人干的活儿吗?简直就是他妈的劳改犯——哎,你说,咱中国连原子弹都造出来了,咋就不造康拜呢!”

    小富今天割四条垄,和我一样是个大半拉子。李正阳正在低头磨刀,把大背头一甩:“嘁,这你就不懂了。要是造康拜,还用让咱们下乡吗?”小富眨了眨眼,把镰刀使劲往地上一刨:“我操,要照你这么说,为了让咱们下乡就不造康拜了呗?这叫什么狗屁逻辑?”

    李正阳朝磨石上吐了一口吐沫:“哎,你还别说,在咱中国,这就是逻辑——你想啊, 七亿人口六亿农民,如果实现了机械化,那多余的劳力干啥?成天坐在树根底下打扑克?那不就变修了吗?你等着吧,这小镰刀啊,在咱这代恐怕是扔不了咯!”

    “荒谬,十足地荒谬!”

    一只蝈蝈从麦垛里爬出来,我一伸手将它逮住。这小东西火红火红,漂亮得就像一件精心雕琢的工艺品。每当小麦成熟,它们就站在麦尖上狂叫。其实,它们并非歌唱什么,而是呼唤情侣,准备交配。待到小麦割完,便默默地死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汇智权天骗局曝光,吃播届有多少人假吃骗粉》

    《汇智权天骗局曝光,吃播届有多少人假吃骗粉》

    2019-03-27 14:52

  • 一场官司中律师的作用有多大

    一场官司中律师的作用有多大

    2019-03-10 12:49

  • 140年后的地球将有多热?科学家:北极都能长棕榈树了

    140年后的地球将有多热?科学家:北极都能长棕榈树了

    2019-03-03 04:13

  • 河北举办首届强筋小麦产业发展研讨会

    河北举办首届强筋小麦产业发展研讨会

    2019-02-27 19:2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