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西安女工被杀案重审 “凶手”获判无罪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28 03:21 我要评论( )

3月22日,王华州(中)在律师陪同下从西安中院领取重审无罪判决书。受访者供图 西安中院重审判决书判决王华州无罪。受访者供图 29年前的一起命案,让王华州经历了近20年的“牢狱之灾”。 1990年5月,西安电力电容器厂一女工遇害,同住该楼、时年30岁的王华州

3月22日,王华州(中)在律师陪同下从西安中院领取重审无罪判决书。受访者供图

 


西安中院重审判决书判决王华州无罪。受访者供图

29年前的一起命案,让王华州经历了近20年的“牢狱之灾”。

1990年5月,西安电力电容器厂一女工遇害,同住该楼、时年30岁的王华州被锁定为嫌疑人。1990年5月,王华州因故意杀人罪被刑拘,同年7月被逮捕。1994年8月,西安市中院一审判处王华州死缓。随后的二审维持这一判决。

2010年王华州刑满释放后开始申诉。2017年,最高法书面回复王华州,“陕西省高院已对此案立案审查”。2018年6月12日,陕西省高院撤销了对于王华州有罪的终审裁定,以及此前西安市中院的一审判决,责成西安市中院重审此案。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王华州代理律师许小平及西安中院处获悉,西安中院已于日前对“王华州故意杀人案”下达重审判决书:王华州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在案证据尚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判决王华州无罪。

王华州表示,已和代理律师计划,待重审判决10天上诉期过后,将向相关部门申请国家赔偿。

女工遇害 同楼男子成“凶手”

1990年5月5日约21时,西安电力电容器厂女工宿舍,女工史小萌(化名)被人杀害。与妻女同住该楼的西安铁路分局机务段运转车间见习司机王华州,随后被认定为“凶手”。

西安中院重审判决书,还原了检方指控王华州的“作案经过”:王华州见史小萌独自在室内看书,与其闲谈中起邪念,强奸时遭到反抗,即从室内电炉下拿起砖块,在史头部猛击数下,后恐其不死,又用电炉电线,紧勒史颈部,致其死亡。

1990年5月15日,王华州因故意杀人罪被刑拘,7月20日被逮捕。但由于证据缺乏,案件一直没有判决。直至1994年8月17日,西安市中院判处王华州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院同时判处王华州赔偿死者父亲经济损失3000元。王华州不服提起上诉。1994年10月7日,陕西省高院驳回王华州的上诉,维持原判。随后王华州进入监狱服刑。2010年6月5日,王华州获释后开始申诉。

案件转机出现在2017年。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刑事通知书显示,2017年6月最高法通知王华州,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对该案立案审查。2018年6月12日,陕西省高院撤销了对于王华州有罪的终审裁定,以及此前西安市中院的一审判决,发回西安市中院重新审理此案。

改判无罪 准备申请国家赔偿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王华州代理律师许小平及西安中院处获悉,西安中院已于3月22日对“王华州故意杀人案”下达重审判决书,判决王华州无罪。

西安中院判决认为,经对在案全部证据进行审查,本案证据之间尚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且缺乏明确指向王华州作案的客观证据,本案证据未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不能据此得出王华州作案的唯一性证据。

法院就此列出了三点具体评判:首先,案件认定王华州故意杀人的直接证据,仅有其在侦查阶段的三次有罪供述,但该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其次,在案证据无法将王华州锁定于案发现场,在案发现场没有查到王华州的任何生物信息,从王华州身上也没有查到被害人的生物信息,案件的客观证据没法证明王华州曾经到过案发现场,更无法证明王华州实施了杀人行为。最后,案件无法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

法院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华州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在案证据尚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对王华州所提起并未作案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目前正在准备申请国家赔偿”。昨日,王华州代理律师许小平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案重审宣判后,需要过10天的上诉期后,才能依据相关法律向相关部门申请国家赔偿。

对话

王华州:熬着盼着,快麻木了

“现在身体不行了,啥都干不成。”昨日王华州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此前长时间的煎熬已让自己“快麻木了”,以致对于无罪判决结果都不悲不喜。而为了让自己生活有所保障,当前正准备申请国家赔偿,此外,更希望能回到原单位工作,同时补上服刑期内断掉的社保、医保和工龄。

新京报:何时拿到重审判决书的?

王华州:3月22日下午3点,我和许小平律师去西安中院拿到的重审判决书。在此前几天,西安中院给我打的电话,

新京报:面对这个判决结果,你和家人的心情是怎样的?

王华州: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我真的是不悲不喜。都被关押20多年了,天天都是这样,熬着,盼着,说真的,精神上都快麻木了。我母亲对这个结果悲喜交加,因为我今年快60岁了,她担心我以后的生活无人照顾。

新京报:你是哪年出狱的,后来在做什么?

王华州:2010年6月出狱的,当时是妹妹、妹夫去接我的。回家第三天,我就跑去省高院递交了我的申诉状,这以后,每过十天半个月,我都会去一趟,问问情况。

新京报:出狱后的生活状况是什么样的?

王华州:工作主要是打临时工,有时也摆个地摊,挣点钱然后就接着申诉。2017年我父亲尿毒症严重后,去年10月份不在了,母亲现在85岁,我就在家里照顾他们。我现在一贫如洗,每个月就600元的低保,之前父亲生病把钱都耗光了。妻子也在我入狱时离婚改嫁了。

新京报:让你坚持申诉的动力是什么?

王华州:坚持动力,主要是想为自己讨个公道,因为这个事情(杀人),真不是我干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有我一点过错,导致了这个案子,判了也就认了。

新京报:案发至今已近30年了,目前还期待真凶归案吗?

王华州:那我肯定想呀,我从入狱第二天起,就盼着这个案子破了,把我放出来。我一直都是这个想法,一直期望,一直破灭。当时被判死缓,看到我老母,自己真的不想活了。

新京报:目前你最关心的是什么?

王华州:我这个岁数身体也不行,现在社会节奏又这么快,我什么也不懂也不会,比较迷茫。国家赔偿肯定会申请,那是今后的生活依靠,没有经济基础怎么过活?不过我更担心的是服刑期内断掉的社保、医保和工龄该如何补上。我之前工作单位也算是国企,现在轮到这一步,希望相关部门能帮忙协调解决这些问题,能让我回到原来的单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西安市未央区郭家村村民致新闻媒体的公开信

    西安市未央区郭家村村民致新闻媒体的公开信

    2019-03-25 11:01

  • 举报西安中院法官胆大包天篡改申诉状

    举报西安中院法官胆大包天篡改申诉状

    2019-03-10 12:44

  • 西安市未央区郭家村村民实名举报黑恶势力

    西安市未央区郭家村村民实名举报黑恶势力

    2019-03-09 01:22

  • 西安市未央区郭家村村民实名举报黑恶势力

    西安市未央区郭家村村民实名举报黑恶势力

    2019-03-08 18:3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