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黄道良 第【191】天追问1500万元岩渣销售款去向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27 15:00 我要评论( )

黄道良 第【191】天追问“奚俊德岩仓案”1500万元岩渣销售款去向 举报人黄道良实名举报原村支书奚俊德,于2018年9月17日在台州市监察委网络举报平台上递交了第一份《举报书》(以下简称“奚俊德岩仓案”),直到今天【2019年3月27日】为止,已过去【191】天。

    黄道良 第【191】天追问“奚俊德岩仓案”1500万元岩渣销售款去向

    举报人黄道良实名举报原村支书奚俊德,于2018年9月17日在台州市监察委网络举报平台上递交了第一份《举报书》(以下简称“奚俊德岩仓案”),直到今天【2019年3月27日】为止,已过去【191】天。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追问:“奚俊德岩仓案”中1500万元的岩渣销售款去哪儿了?——追问人:黄道良(139 5766 6105)、贺澄君(139 1084 4848)。

    ———————————————

    抄送:@浙江省台州市委书记陈奕君女士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

    参见:1. “奚俊德岩仓案”中村集体岩仓位置卫星照片。下图为村集体岩仓位置的卫星照片。表明村集体岩仓规模大小(红虚线框内)的卫星图全景、位置及开采后的状况。


    2.关于岩渣销售款的公开信,详见《第20封公开信》、《第21封公开信》;

    3.黄道良在台州市监察委网络举报平台上递交的两份《举报书》(2018年9月17日递交,办件编号TZJW-JB20180902649;2018年9月27日递交,办件编号TZJW-JB20180902747)已被“丢失”,详见《第12封公开信》、《第13封公开信》和《第14封公开信》;

    4.在《第6封公开信》、《第12封公开信》等中,黄道良已要求黄岩区监察委、江口街道纪工委对“奚俊德岩仓案”回避。

    附件一:《公开信》内容详见“凯迪网络”-“凯迪社区”-“以案说法”-“我的家乡贪腐多多”用户发表的原创博文——黄道良给台州市委书记陈奕君女士的第2封至第22封《公开信》

    附件二:黄道良实名举报奚俊德的《举报信》

    关于要求浙江省监察委员会

    立案侦查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办事处.太阳新村

    党支部书记奚俊德涉嫌贪污罪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

    举 报 书

    举报人:黄道良,男,1965年3月1日生;汉族;职业:农民;身份证号码:332603196503012394;住址: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办事处.太阳新村72-1号,邮政编码:318020;电话:139 5766 6105。

    犯罪嫌疑人: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办事处.太阳新村党支部书记奚俊德。

    涉嫌罪名: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贪污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

    举报请求

    1.对犯罪嫌疑人立案侦查,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依法采取监察留置措施,进一步侦查犯罪嫌疑人的其他犯罪事实;根据对犯罪嫌疑人初查结果已经构成犯罪的事实,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在前述立案侦查的基础上,进一步侦查其背后涉嫌权钱交易的“黑保护伞”,依法对其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追究刑事责任。

    一、基本情况

    从2002年至今,特别是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担任太阳新村党支部书记期间(2002年至2005年担任村民委员会主任,2005年至今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据说他还是黄岩区政协委员),他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自己的亲族、氏族和亲信极力塞进村党支部,致使党支部20多名党员中“他的人”就超过2/3;他全面掌控村务中的决策权和管理权,侵吞巨额村集体的财产;他长期培植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利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监视、恐吓、跟踪、刁难、迫害、殴打反对和举报他的村民。在这期间,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开采村东边前门山集体土地岩仓40亩,将约1,500万元岩仓经营收益占为已有,并指使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成员,深夜私闯民宅殴打举报他的村民,等等。为了掩人耳目,防止其犯罪事实败露,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不但对外谎称,其儿子在俄罗斯边留学边做生意(约2010年至2016年),从义乌倒卖凉衣架、拖鞋等日用品至俄罗斯赚了好多钱;而且还经常威胁村民说,黄岩区、江口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公安局,都有他的人,谁告他都不会有好下场,炫耀他有“保护伞”,甚至对反对他、举报他的村民进行打击报复、监视、跟踪、恐吓、殴打。不难看到,在过去十五年里,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在太阳新村说一不二,无疑已成了村里的“土皇帝”、“村霸”,使太阳新村笼罩着一种恐怖的气氛之中,太阳新村村民敢怒而不敢言。其实,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劣迹斑斑已昭然若揭,为广大村民所痛恨,早在几年前,举报人黄道良等村民就已经向有关部门多次举报过他,但最后都没有结果。

    顺便说一句,年纪稍长一些的太阳新村村民都知道,太阳新村党支部书记、犯罪嫌疑人奚俊德身上遗传着他爷爷的基因,他狠像他爷爷。他爷爷是旧政府时期村里的“保长”,因命案在身,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镇压。

    二、事实与理由

    (一)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开采村东边前门山集体土地岩仓40亩,侵吞集体收益约1500万元

    2003年至2015年,在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担任太阳新村党支部书记期间,他伙同张发军(村委委员)、贺宝富(岳父)等人为前门山岩仓合伙人,采取恐吓、打砸等手法逼迫土地使用权人转让承保地(证据三),非法占用村集体前门山土地约40亩(至今未向土地使用权人支付分文补偿款),用于开设岩仓。在未经村民大会同意的情况下(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犯罪嫌疑人奚俊德经营岩仓,私自开采岩石,回填渣土,出租场地。该岩仓位于太阳新村村东边前门山,据实际测量,面积约40亩,地上开采部分平均高度约20米,其中被深挖开采的有8亩,平均深度约20米。岩仓合计开采岩石总土方量约为64万立方米,每方售价按最低市场价20元计,则岩石开采收益约有1,281万元;地面深挖部分渣土回填约10万立方米,每方回填价按20元计,则渣土回填收益约为192万元;另外,岩仓地面所设铁皮房的场地租金收入约有几十万元。前述三者收益合计约为1,500万元,且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将其占为已有。(证据一、证据二)

    事实上,自从2003年以来,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从未将这笔收益打入太阳新村村集体帐户,也没有向太阳新村全体村民依法公布过这笔收益的帐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条)。甚至,犯罪嫌疑人奚俊德还派人深夜私闯民宅,殴打举报他的村民黄正顺(证据三)。直至最近,当微博、博客公布其大量涉嫌犯罪的证据时,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于2018年8月14日、16日,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才象征性地拿出10万元(其中5,000元为利息),分发给相关村民。

    综上,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未经村民大会同意(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利用村集体土地,私自开设岩仓,非法侵占村民承保地,非法改变土地用途,侵吞经营岩仓的各种收益,挪用公款,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第三百四十二条(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第三百八十二条(贪污罪)、第三百八十四条(挪用公款罪)的规定;此外,注意到村干部属于监察法规定的“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法第三条、第十五条),实践中对于土地相关案件,村干部被认定为刑法上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刑法第九十三条);因此,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涉嫌滥用职权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犯罪。

    (二)犯罪嫌疑人奚俊德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深夜私闯民宅殴打举报人

    自从2003年以来,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为了其开采岩仓而侵吞约1,500万元的村集体收益的行为不被检举、揭发,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大肆培植自己的亲信,网罗社会人员,指派黑社会性质组织人员,对反对和举报他的村民进行监视、跟踪、恐吓、打击报复、私闯民宅、殴打等(证据三),如:

    2003年农历8月23日,因村民黄道青不同意将位于前门山岩仓位置的承保地转让给犯罪嫌疑人奚俊德用于开采岩石(后被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强行占用,土地补偿款至今分文未付),犯罪嫌疑人奚俊德趁黄道青夫妇及家人走访丈母娘家,家中无人之机,指使奚俊郎(现已死亡)和社会人员6人,扛着大砍刀、石头,对着黄道青家的门窗就是一阵猛砸,透过窗户的石块飞进房间后,还砸坏屋内的一台电冰箱。这些人作案后,扬长而去。当目击村民告知黄道青夫妇这一消息时,吓得他们不敢回家。该案至今仍未处理。

    2007年8月28日,举报人黄道良在村小卖部说,犯罪嫌疑人奚俊德非法开采石方出卖。这被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听到后,他恼羞成怒,遂指使其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啊郎”(外号“狼狗”)的一名流氓,诬称举报人黄道良偷了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挖土机上的电脑芯片,讹诈举报人黄道良赔偿犯罪嫌疑人奚俊德6万元钱。并且,“啊郎”还恶狠狠地对举报人黄道良说:“不给,对你不利!”但是,举报人黄道良不吃这一套,对这种无理、讹诈的要求,就是不给。后来听村民说,“啊郎”开车带来6个黑社会性质的人员要找举报人黄道良麻烦。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如此赤裸裸地对举报人黄道良进行恐吓、威胁,故意制造恐怖气氛,在村里造成极坏的影响。

    2017年7月14日,犯罪嫌疑人奚俊德在村部说,村民黄正顺在村小卖部说他非法开采岩石是不对的。于是,犯罪嫌疑人奚俊德非常愤怒,就指使自己的小舅子贺国法、村委委员岩仓合伙人张发军等多人,于当晚夜里11时许围攻村民黄正顺家。与此同时,贺国法独自一人闯入黄正顺家将正在睡觉的黄正顺打伤。打人后,这帮歹徒得意嚣张而去。当时,黄正顺打了110报警,但警察一直没有出警。第二天,黄正顺夫妇来到江口派出所再次报案,但同样没有及时处理。过了十多天,黄正顺夫妇被通知到江口派出所调解处理......但是该案至今仍未公正处理。

    多年来,举报人黄道良一直多次举报犯罪嫌疑人奚俊德私开岩仓侵吞村集体巨额经营收益的违法犯罪行为,每次当他一抵达黄岩区国土分局或江口街道办事处举报时,就有这些国家机关的某些工作人员为犯罪嫌疑人奚俊德通风报信。于是,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亲自或指派人打电话威胁举报人黄道良,声称不要举报了,否则弄死你。

    ……

    截止2018年8月,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不断地将自己的亲戚、氏族和亲信塞进村党支部。目前村党支部20多名党员中,就有超过2/3是他的人。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以此来全面掌控村务的决策权和管理权,长期大肆侵吞村集体财产,刁难、欺压、殴打反对和举报他的村民,利用黄岩区、江口街道办事处、江口派出所等某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屡次逃避法律制裁,称霸一方。

    根据2011年5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对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的修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该具备以下特征:(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因此,以犯罪嫌疑人奚俊德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与刑法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大特征完全相吻合。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奚俊德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

    综上所述,举报人认为,犯罪嫌疑人身为村党支部书记(法律上认为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职权,非法占用农用地,私自开设岩仓,侵吞巨额集体收益,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恐吓村民,殴打举报人,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三百四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四十五条的规定,涉嫌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贪污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根据监察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请求贵委立即受理举报,迅速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保全和调取相关证据,核实证人证言,并对此案立案侦查,立即对相关涉案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留置措施。查清全案,根据对相关犯罪嫌疑人侦查结果已经构成犯罪的事实,依法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追究相关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

    此致

    浙江省监察委员会

    举报人:黄道良

    2018年 9月23日

    抄报:国家监察委员会

    附件一:举报人身份证复印件(正反面,1页)

    附件二:证据目录(1页)

    附件三:证据一、证据二和证据三(共8页)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新版燃放烟花爆竹管理条例昨实施 191个检查站防止非法流入禁放区

    新版燃放烟花爆竹管理条例昨实施 191个检查站防止非法流入禁放区

    2019-02-03 03:06

  • 老挝向中方移交191名电信网络诈骗嫌犯

    老挝向中方移交191名电信网络诈骗嫌犯

    2019-01-13 02:09

  • 自贡富顺突出产业招商获“丰收” 签约重大项目49个,总投资191亿

    自贡富顺突出产业招商获“丰收” 签约重大项目49个,总投资191亿

    2018-12-27 19:31

  • 学术造假背后有多大利益?梁莹“抄袭门”的深层追问

    学术造假背后有多大利益?梁莹“抄袭门”的深层追问

    2018-12-18 23:02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