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申诉书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26 19:36 我要评论( )

冤民杨友培,实名举报全椒县腐败官员打击报复,造假陷害我七个冤案,求助网友关注,转发,在此感谢好心网友关注,如能转发,我全家表示感谢不尽! 申诉书 申诉人:杨友培(原告)1957年8月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安徽省全椒县,电话15695503696。 被申诉

  冤民杨友培,实名举报全椒县腐败官员打击报复,造假陷害我七个冤案,求助网友关注,转发,在此感谢好心网友关注,如能转发,我全家表示感谢不尽!
  申诉书
  申诉人:杨友培(原告)1957年8月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安徽省全椒县,电话15695503696。  
  被申诉人:安徽省全椒县原公安局长郑传新,新任局长王志军,现任局长。  
  案由:申诉人对全椒县公安局长侵权一事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证据一、全椒县人民法院(2003)《行政判决书》,证据二、(2005)《行政赔偿受理通知书》,证据三、全椒县公安局作出的第11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第114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第307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
  全椒县原公安局长郑传新,滥用职权,伪造证据,对申诉人违法拘留,申诉人不服,依法提起行政诉讼,全椒县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全椒县公安局违法鉴定书,撤销全椒县公安局违法拘留。
  全椒县公安局长败诉服判,据此生效《行政判决书》,申诉人依法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全椒县新任局长王志军,依然滥用职权,伪造证据,勾结法院法官枉法判决,不予行政赔偿。并且此案发生后申诉人遭受全椒县公安局,全椒县法院,打击报复,造成多个串连冤案。
  申诉人铁证如山,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希望尊敬的中央上级领导,在百忙之中,关心百姓疾苦,为百姓伸张正义,依法维护申诉人合法权利,申诉人提供的证据,如有不实承担法律责任!
  处理情况:
  2008年全椒县县政府渠书记调解,保证书以全椒县公安局,法院四个案件办案有错,困难救助申诉人,申诉人未同意!(保证书有渠书记亲笔修改的笔迹),申诉人要求,申诉人没有错应当依法赔偿由此造成申诉人的损失,而不是困难救助。
  2015年,全椒县副县长王炳江带领驻京办等人,把申诉人从北京上访,抢回去,王炳江说回去处理,申诉人的事情,回全椒县县长王炳江和申诉人谈,说我在北京最高检察院工作,外调到你们全椒县的,我一个人在全椒县不好处理你家事情,你在家等通知,等北京下来人处理,至今一直无人过问!
  2017年全椒县副县长鲁晓峰,在申诉人在北京上访的时候,电话提出回全椒县处理申诉人事情,提出申诉人家的部分事情安排好,回全椒县申诉人家人和鲁县长谈,将几个案件和鲁县长说,鲁县长说知道了,至今没有处理,答应安排的事情没有去做,当官的不为民做主,说出的陈诺一直不闻不问。
  申诉请求: 
  1、请求追究全椒县原公安局长郑传新,新任局长王志军,徇私舞弊,伪造证据,指使公安局法医陈玉金,徐健,郑先付多次伪造伤情鉴定书,对申诉人捏造事实,诬陷陷害,违法拘留的法律责任,并对申诉人伤情依法重新伤情鉴定。 
  2、请求追究全椒县人民法院审判长朱晓清,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姬效军等,徇私舞弊,隐瞒证据,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 
  3、全椒县公安局长,伪造证据,对申诉人违法拘留,败诉服判,生效判决,要求依法对申诉人行政赔偿,并赔偿造成申诉人十几年来上访,误工,车费,精神名誉,等一切损失。
  事实与理由:
  一、2003年6月8日上午,申诉人在当地经营水产品,生意红火,引起同行市霸第三人夫妻嫉妒,在全椒县襄镇粮站院内,第三人看见申诉人,对申诉人拳打脚踢,打一次,看申诉还能动,又打一次直到把申诉人打昏迷不醒了才离开!
  第三人依仗与全椒县公安局新华派出所关系(所长汪正武是其拜把兄弟),事后感事态严重,逃逸找其同学新华派出所民警韦某,带领干警万捍东,两人到案发现场,韦某当着围观众人说:“杨友培你睡地下干什么,他说没有打你”随即离开现场,对受害人不理不问,后经围观人通知家人送医抢救。  
  经全椒县人民医院病历,出院记录等主要诊断为“脑震荡,脑节律紊乱,左眼球挫伤,头面部,唇脸部多处软组织受伤,伤及内俯,左眼球充血肿胀,昏死达数小时,短暂意识不清,感头痛头昏,呕心呕吐,视觉模糊,额顶部多处头皮血肿,左眼眶青紫肿胀,结膜充血,左眼球视网膜受损等”
  因巨额的住院医疗费无钱支付,于6月14日被迫家人签字担保出院(在家养伤)随诊治疗。根据2003年《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已构成轻伤,构成刑事责任。
  2003年6月16日,在申诉人重伤未愈的情况下,全椒县公安局打电话,以处理事情为名,将申诉人骗到新华派出所,副所长汪正武讲“杨友培你别走了,中心派出所葛所长批准的拘留证下来了”汪正武将申诉人推倒在地,干警万捍东跪在申诉人身上,汪正武问所长霍东“怎搞”,所长霍东说“搞走”,共6名干警把申诉人从二楼拖到一楼,衣服脱套在头上,当着外面围观的人,将申诉人光着上身抢上车强行拘留。
  此案新华派出所汪正武所长以及参与民警知法犯法,侮辱申诉人格尊严,侵害申诉人人身权利,非法拘留,行为恶劣,这样披着警服的地痞恶霸,腐败官员,到处勾结拉关系,以权欺压百姓,不严查严肃处理,不足以平民愤,还申诉人一个清白公道,还中国一个法制和谐社会!
  当天申诉人家人问“你们把我家人弄哪去了。”,派出所人不说,第二天派出所张朝龙拿出一份,第114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和第408号《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申诉人儿子看后,当场问:“鉴定书没有鉴定结论,没有公章,没有证据你把我妈放了”干警张朝龙说“我们抓来就不放。”后来申诉人遇见张朝龙干警问“张朝龙啊,造假个快活”,张朝龙干警说“造假是我一个人造的啊”
  二、全椒县公安局长利用职权,伪造证据!
  1、第三人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贿赂全椒县公安局长,买通医生王宗鉴为其伪造病历,病历没有日期,没有医疗发票,没有医生签名。
  医生当庭质证左右不分,其公安机关询问笔录回答“病历左手写成右手是笔误”,伪造病历没有医院公章,盖全椒县公安局新华派出所公章,以全椒县公安局权利,造假成真。
  2、全椒县公安局长滥用职权,在申诉人不知情下,多次指使公安局法医伪造伤情鉴定书。
  (1)2003年6月11日,法医吴德尧,郑先付伪造申诉人,第11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隐瞒申诉人病历注明的主要伤情,以皮外伤,鉴定为轻微伤,为第三人开脱罪责,此行为犯有包庇罪。
  (2)2003年6月11日,法医陈玉金,徐健帮助第三人,伪造第114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无鉴定结论,以此无结论鉴定书,对申诉人违法拘留,违反了《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违法事实不清的,行政机关不得给予行政处罚。”此行为犯有知法犯法。
  (3)03年10月18日,法医陈玉金,徐健帮助第三人伪造第307号《重新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与原第114号鉴定书同一鉴定人,同一鉴定机构,同一伤情,不同鉴定结论。
  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修第八十三条“重新鉴定公安机关应当另行指派,或者聘请鉴定人”故上述责任人违反了法律,私自伪造证据。
  全椒县公安局长05年,造出03年第307号重新鉴定书,证据有,第三人在民庭(2003)全民一初字第385号《民事判决书》, (2004)全民一初字第178号《民事判决书》, (2004)滁民一终字第404号《民事判决书》中,向法院提交的都是,被法院撤销的第114号违法无效鉴定书作为证据,而判决书中并没有第三人第307号重新鉴定书。  
  以上三份鉴定书没有当事人签名,没有鉴定人签名(姓名是打字的),没有鉴定发票,未注明鉴定职称,没有刑事技术专用章。
  三、行政判决
  全椒县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朱晓清,作出(2003)全行初字第18号《行政判决书》。
  (1)判决“合议庭认为另被告对李大才的调查笔录与李大才给第三人出的证词所述内容不一致,由此原告的质异理由成立,应予采信。合议庭认为第三人提供的证人李大才、彭满义的证词因二人的证词前后叙述,语气基本一致,故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不予认定。”
  (2)判决“本院认为,即使有伤也不能证明是原告造成的,而被告提供的法医鉴定,没有鉴定结论,显然不具备证据的效力,被告以此对原告予以治安拘留处罚是缺乏主要事实依据,证据不充分。”
  (3)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目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全椒县公安局对原告杨友培作出的(2003)第408号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二、限被告全椒县公安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对原告杨友培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全椒县公安局长败诉服判,生效判决,2004年找全椒县公安局长郑传新要求赔偿,郑传新对申诉人丈夫说“我就算赔偿,你家杨友培也保不住!”全椒县公安局法制科科长范圣贵,手掐申诉人丈夫脖子说“我就关你家杨友培,你能怎样!”
  2005年申诉人找全椒县新任局长王志军,要求赔偿,王志军说:“你告我赔偿,不然不知道赔多少”。全椒县公安局长作出2005年4月4号(全)公赔受字(2005)第01号《行政赔偿受理通知书》给申诉人,内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现决定予以受理。”让申诉人告他赔偿。
  四、申诉人告公安局长行政赔偿
  1、全椒县人民法院同一判长朱晓清,作出的(2005)全行赔初字第1号《行政赔偿判决书》。
  判决“原告提供全椒县公安局全公赔决字(2005)第一号行政赔偿决定书一份。被告作出的(2003)第547号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作为本案的主要事实依据,具有法律效力。被告对原告的拘留符合法律规定。故原告要求行政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杨友培行政赔偿诉讼请求”
  (1)原告提供的是生效《行政判决书》,《行政赔偿受理通知书》内容“符合国家赔偿法”,《行政赔偿决定书》“不符合国家赔偿法,决定不予赔偿”申诉人并不知情,根本没有提供,至今未见过。
  全椒县公安局长,先是作出“符合国家赔偿法”的通知书,让申诉人告其赔偿。申诉人告其赔偿,又作出“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的决定书,串通法官,利用职权出尔反尔,玩弄国法。
  (2)全椒县公安局原第408号裁决书,和重新作出的547号裁决书,两份裁决书送达回证,证明人都是刘宝柱,显然是伪造证据,并且刘宝柱捏造事实,做三份笔录,证言相互矛盾。根据《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送达应有送达回证和附卷联签名,不能通过证人证言证明送达。” 
  全椒县公安局第547号重新裁决之前,未告知申诉人事实理由,陈述申辩权,未依法送达裁决书,并且547号裁决书没有复议期限,547号裁决书是申诉人找县政府要求行政赔偿,县政府王书记说“全椒县公安局有第547号裁决书”,并给了申诉人复印件。
  2、滁州市中级法人民院审判长姬效军,作出(2005)滁行赔终第03号《行政赔偿判决书》。
  判决“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相同行为,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被告作出的重新行政行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的结果相同,但主要事实或者主要理由有改变的,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情形。维持原判。”
  判决中全椒县公安局作出的第547号裁决书,主要事实或者主要理由并未改变,单独依据条文判决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情形,此行为,知法犯法,枉法判决。
  3、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行赔立字第0001号《不予立案通知书》。
  4、最高人民法院蔡晓雪,作出(2014)刑监字第58号《通知书》。
  内容“经审查认为,安徽省全椒县公安局对你作出的(2003)第408号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被人民法院撤消后,该局重新收集证据,作出的(2003)第547号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仍给予你行政拘留七天。①因该裁决补充了新的证据,故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全椒县公安局向你送达(2003)第547号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时,因你拒绝接受,②当时有你居住地新华居委会主任刘宝柱到场,由其见证、签名,把该裁决书留在你的住所。全椒县公安局的送达程序符合《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有关送达的规定。在该裁决书送达之后,你在法定期限内未申请行政复议,该裁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据此,全椒县公安局对你行政拘留七天不属于违法拘留,你请求全椒县公安局行政赔偿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①最高法院蔡晓雪经审理查明,全椒县公安局没有新的证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但最高法院蔡晓雪为了隐瞒全椒县公安局长的犯罪事实,以全椒县公安局“因该”有新的证据,故不违法,以“通知书”剥夺申诉人的诉讼权利,更是知法犯法,枉法裁判。  
  ②作为最高法院法官蔡晓雪作出的《通知书》,捏造事实,把该裁决书留在你的“住所”。证据如下:
  <1>刘宝柱公安机关询问笔录证明“在新华派出所”,宣读治安管理处罚裁决定书,并送达。  
  <2>刘宝柱法院法官询问笔录证明“在新华派出所”,没有宣读,没有送达,他是后到的,不知情。  
  <3>刘宝柱的公安机关询问笔录,证明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刘宝柱的“宝”和刘宝柱的“保”是同一个人。
  五、询问笔录
  全椒县公安局的证人李大才,彭满意其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因作伪证被法院判决书撤销,孟世贵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作伪证法院也未采信,并有其自己的证言,证明其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作证不事实,是全椒县公安局让他作伪证的。
  六、本案全椒县人民法院作出(2003)全行初字第18号《行政判决书》,既然国家判决书判决全椒县公安局长违法拘留,全椒县公安局长败诉服判,至今生效判决书。
  申诉人,依据生效《行政判决》,《行政赔偿受理通知书》内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提起行政赔偿诉讼,人民法院应当执行生效判决书,应当对申诉人提供,全椒县公安局伪造的证据,依法审查,发现伪造或是证据违法的,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并以国家赔偿法作出行政赔偿判决书,但由于全椒县公安局长勾结人民法院法官,官官相护,隐瞒全椒县伪造的证据不作为,枉法裁判,并利用职权打击报复,未作出任何赔偿。
  综上所述:是申诉人的事实真相,其直接影响司法公正,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是,本案主审法官本应秉公断案,执法为民,然而却恰恰相反,官官相护,反过来利用职权之便,隐瞒证据,隐盖事实,枉法判决。
  地方告状无门、申诉无路,无奈之下千里进京,恳请尊敬的中央领导,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充分行使监督职能,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错必纠的原则,准民所请,为申诉人主持公道,还出清白,批示下函督办,催办此案限期处理,赔偿因打击报复,造成串联冤案,由此而给申诉人造成十几年上访,造成的一切经济和精神损失,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敬礼
  申诉人:杨友培
  2018年6月3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广东粤鑫(珠海)律师所陈潮辉申诉案件再次败诉

    广东粤鑫(珠海)律师所陈潮辉申诉案件再次败诉

    2019-03-22 18:35

  • 十年申诉十年泪,官官相护诉无门

    十年申诉十年泪,官官相护诉无门

    2019-03-12 11:19

  •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很黑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很黑

    2019-03-11 15:06

  • 举报西安中院法官胆大包天篡改申诉状

    举报西安中院法官胆大包天篡改申诉状

    2019-03-10 12:44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