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新飞集团副总超期羁押6年不认罪自述因打假被诬陷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3-25 19:32 我要评论( )

新飞集团副总超期羁押6年拒不认罪,自述因参与打假被诬陷 津云客户端3月25日消息,对于很多人来说,新飞现在只是记忆中一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品牌,但对于河南新乡的李家人来说,新飞这个品牌改变了他们一家姐弟3人的人生轨迹。2013年2月11日,刚下飞机的李家二

新飞集团副总超期羁押6年拒不认罪,自述因参与打假被诬陷


    津云客户端3月25日消息,对于很多人来说,新飞现在只是记忆中一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品牌,但对于河南新乡的李家人来说,新飞这个品牌改变了他们一家姐弟3人的人生轨迹。2013年2月11日,刚下飞机的李家二弟李天祯从北京首都机场被河南警方带走,他曾任新飞集团副总经理。李天祯一审被判无期徒刑,二审发回重审后改判有期徒刑20年,从侦查到审理,李天祯的罪名几度变换,不变的是他始终拒绝认罪的态度。

    在李天祯被捕后,他的妻儿、姐夫、妹妹等多位亲属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其妹李玉桢2019年年初刚刚刑满出狱,目前也在申诉,姐夫则已于2018年2月去世,至于李天祯的妻子,事发后她带着儿女躲到了国外,家人告诉她,永远不要回来,李天祯的儿子被诊断患有焦虑症,医生认为不排除他因父亲被捕精神受到刺激。

    

    李天祯在看守所里写的部分材料

    李天祯在自述材料中写道,他所有祸事都起始于手中曾经掌握的新飞集团的商标号,是他为了保护新飞品牌大力打假的举动挡了他人财路,才招来牢狱之灾。2018年3月17日,李天祯以贪污罪、行贿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此前他曾被判决无期徒刑,上诉后河南省高院裁定撤销该判决。面对有期徒刑20年的判决,李天祯继续选择上诉,他将自己比作基督山伯爵,并表示期待一场公开公正的审判。

    未听劝告坚持回国

    大年初二机场被捕

    

    李天祯和家人2005年前后的合影

    2013年2月11日,李天祯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从温哥华返回国内,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因为儿子呕吐,李天祯一家是最后下飞机的乘客。在向海关通道走的过程中,有两名工作人员过来问了李天祯一些问题。“问我们是不是姓李,是不是全家都来了。”李天祯的妻子赵慧洁说。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工作人员领着李天祯一家向海关通道走去,并快速地为他们办理了通关手续,出海关后,他们被带入了一间小屋子。

    赵慧洁此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先生问他们是哪儿的人,有什么事可以初六初七上班以后谈,现场没人回答。后来因为孩子要上洗手间,我就带着他们出去了,再回去时,他们就不让我进屋子了。门外的人口头告诉我,李天祯涉嫌刑事犯罪已被拘留,他们没说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也没有任何文字性的证明,我当时脑子全乱了,忘了问。”

    工作人员还现场打开了李天祯和家人的所有行李,带走了全部与李天祯有关的物品,而后将赵慧洁和两个孩子送上了飞往广州的飞机。李天祯一家原计划是从北京转机飞往广州,与家人汇合,在广州过年,在国内待3周后,再返回加拿大。

    在广州,李天祯的姐姐李金桢和妹妹李玉桢一直在拨打李天祯的电话,但始终无法接通,她们心里略有不详的预感,在此之前,已有异常出现。

    2012年下半年,李天祯去了加拿大,委托妹妹李玉桢帮他照看他担任法人的新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单位会计告诉我,有一天新乡市地税局突然来人,说有人举报新飞数码漏税,要查新飞数码的账,他们把所有的账册都拿走了,查了7个月,没有发现问题,又把东西都退了回来。我们后来打听到,举报人就是新飞集团的人。”李玉桢说。

    2013年春节大年初一,新飞数码的马会计告诉李玉桢,有人跟踪她。

    当李金桢和李玉桢在机场接到惊恐的赵慧洁和孩子们时,她们才确定李天祯真的出事了。冷静下来的赵慧洁想起丈夫当年回国前,很多在加拿大认识的朋友和河南老乡都劝他不要回来,“但是我先生认为自己没问题,他觉得能把事情说清楚,虽然他工作上的事从来不跟我说,但是我在他和朋友们的交谈中以及他打电话时听到过他说,新乡市的领导邀请他回来,有什么事都可以当面谈,间接传递过来的信息很友好,所以我们回来了。”赵慧洁说。

    进入新飞

    当上名义副总

    李天祯1967年生于河南新乡,在姐姐李金桢的眼中,她的弟弟从小就是个优秀的孩子,本科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1991年至1996年,先后在清华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和在职博,毕业后李天祯投身商海,他有文化,脑子活络,生意顺风顺水。

    大约2000年前后,李天祯开始接触税控机项目,他借用北京黑眼睛数据设备有限公司的资质到河南省进行税控机项目投标,并且中标,河南省当时打算大力发展税控机项目,所以给了中标方很多优惠政策,李天祯和北京黑眼睛的法人曹某以及另一位投资人胡某在郑州高新区成立了郑州新易公司,主做税控机,他们还有一家合作单位叫金雀公司,负责提供税控机的生产基地。

    李天祯的表姑父李某林当时在新飞集团工作,曾任新飞太阳能公司的法人、董事长,李某林和时任新飞集团总经理的徐晓东(已另案处理)是同学,徐晓东当时正在为新飞集团找新项目,两人一起找到了李天祯,李天祯当时和胡某的经营理念也出现了分歧,于是他和黑眼睛公司的曹某一起离开了郑州新易,加入了新飞集团。

    为了申报税控机资质,黑眼睛公司、金雀公司和新飞投资公司三方一起成立了河南新飞科技有限公司,2004年8月,新飞投资公司委派徐晓东做新飞科技的法人,李天祯经股东大会选举成为新飞科技的总经理,后新飞科技进行扩股,新飞集团注资4000万,获得80%股份,成为新飞科技的最大股东,新飞集团是国有控股公司,新飞科技由此成为国有控股公司,新飞集团委派徐晓东任新飞科技的法人、董事长。

    2004年,李天祯也有了新的任职,他成为了新飞集团的副总,但他没有和新飞集团签订过劳动合同,不享受任何福利待遇,也没有从新飞集团拿过工资、奖金。“我弟弟当时每个月只有两千来块钱的工资,与新飞集团正式的高管工资水平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我去查过新飞集团员工的保险名录,确实没有李天祯。”李金桢说。

    据李天祯自述,给他一个新飞集团副总的职务只是为了推广税控机项目便利,他没有接到过组织的任命文件。新乡市曾成立过一个推广使用网络税控收款机领导小组,由常务副市长带队,小组成员中有时任新飞集团董事长李根,李天祯任该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2009年,国有税控机项目结束,新飞集团与新飞科技均撤出,由深圳嘉兴科汽车电子有限公司买入上述两公司持有股份,新飞科技由此从国有控股公司转为民营企业,李天祯接替徐晓东成为法人。

    因新飞科技的注册地在驻马店市,且注销手续繁杂,于是新飞集团和深圳嘉兴科子公司深圳嘉铭仁2010年共同出资在新乡注册了河南新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李天祯任法人。

    李天祯所说的商标之争,正是从这家公司开始的。

    商标无偿转让

    祸事的伏笔

    

    涉案商标转让情况的说明,签字的是时任新飞集团董事长李根和时任集团办公室主任石五学。

    据李家人回忆,2009年时新飞集团的效益已很不好,与国内生产导航仪名列前茅的企业深圳嘉兴科的合作,新飞显得更主动一些。据徐晓东供述,新飞集团2009年2月经与新飞电器谈判拥有了部分小家电“新飞”字号的商标,后经新飞集团董事会决议,并在新乡市政府见证下与深圳嘉铭仁签署合资合作协议,合作内容之一是双方均不以各自品牌作价入股,但可共享双方的品牌拥有权和使用权。根据这份协议,新飞集团所有的商标注册号为“1266856”和“4448724”的小家电商标被无偿转入河南新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李天祯在讯问中也多次强调,商标无偿转入新飞数码是经过了新飞集团高层商议并有正规流程的。

    但这次无偿转让还是为日后的祸事埋下了伏笔。

    新飞集团虽然效益下滑,但新飞的品牌仍有一定知名度,2009年时,新飞商标滥用的情况已十分严重,为了治理品牌乱象,新乡市政府决定打假,2012年,新乡市政府委托李天祯代表民企任法人总经理的河南新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配合工商、公安打击新飞商标侵权犯罪。“新飞品牌之所以使用这么混乱,和新飞集团内部一些老员工、高层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有人给一家企业授权贴牌一年就能获得几十万元的收入,简直是无本万利的买卖。李天祯打假断了他们的财路,所以他们决定把李天祯送进去。”李金桢说,“李天祯的那个表姑父就干对外商标授权的买卖,我从亲戚那听说,他早就说过要把李天祯送进去,但那会谁也没当真。”

    李家人不知道,2012年9月1日,新乡市人民检察院已根据新乡市委市政府的安排部署和市监察局案件交办函,由市检察院反渎局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调查的正是成立新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时,新飞商标无偿转入该公司的相关问题,调查组将这一行为定性为“国有资产流失”。2012年11月1日,新乡市检察院对李天祯下达了拘留决定书,从那一刻起,李天祯成为了批拘在逃人员。

    在看守所里,李天祯不停地写材料,他在自述材料中多次提到,自己是被诬陷的。

    在新乡市人民检察院2013年2月12日的询问笔录中,李天祯在询问补充环节向检察人员反映了新飞集团高层李某的侄子李某强私刻新飞集团及下属几个子公司的公章,对外卖新飞商标获取不法利益的情况,同时提到新乡县公安局2012年立案的广东江门黄某涉嫌侵犯商标的案件正是新飞数码举报的,并表示新飞数码掌握他的表姑父李某林参与其中的证据。

    6年换3个看守所

    罪名不停在变

    李天祯被从机场带走后,首先被送入原阳县看守所,罪名是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2013年2月27日,李天祯被新乡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监视居住,罪名是涉嫌抽逃出资犯罪,监视居住地点为新乡市温泉会议中心。“李天祯被捕后,我们只能在法庭上见到他,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时,律师问他监视居住的情况,李天祯说2月26日他从原阳县看守所出来,新乡市检察院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他们说带他去一个舒服的地方,然后就把他带到了温泉会议中心二楼的一个小屋里,小屋的窗子都是钉死的,里面24小时开着灯,轮班有人盯着他,他在里面一直待到4月26日。”李金桢告诉记者。

    2013年4月,李天祯的案件由新乡市人民检察院移交到延津县人民检察院,罪名改为涉嫌职务侵占、虚假出资犯罪。

    4月15日,延津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李天祯立案,罪名为涉嫌职务侵占。

    4月27日,李天祯转入卫辉市看守所,在卫辉市看守所没待多久,他又被转入延津县看守所。

    延津县人民检察院在对李天祯涉嫌职务侵占案的调查中又陆续发现李天祯另犯有贪污罪、虚开增值税发票罪、行贿罪,故数次延长羁押期限、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2013年11月22日,延津县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完成起诉意见书,对李天祯以涉嫌职务侵占犯罪、贪污犯罪和行贿犯罪提起公诉。

    2013年12月20日,延津县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决定于12月24日上午8点公开审理被告人李天祯贪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假出资一案。

    但这一次的审判并没有下判决书,案子就直接被转到了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这个情况是属实的,一审没有下判决或裁定,就又在市级法院起诉了,这一点我在辩护意见中提到了。”李天祯的辩护律师之一王文立说。

    2014年,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延津县人民法院法庭开庭审理李天祯贪污、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贿一案,这一次的罪名和延津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的罪名又不一样,李天祯已记不清自己的罪名是第几次变化了,但他的姐姐记得他每一次罪名的变更,“这一次开庭的贪污罪还增加了新的内容,之前只有一笔800多万的款项,这一次又增加了一笔和深圳嘉兴科公司法人蒋曰法(已另案处理)共同贪污的60万元款项。”李金桢说。

    2014年12月11日,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天祯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继续追缴李天祯违法所得,予以没收。李天祯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15年12月11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部分事实不清,撤销判决,发回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16年,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在延津县人民法院法庭开庭,2018年3月17日,以贪污罪、行贿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职务侵占罪判决李天祯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70万元。

    李天祯再次上诉,转眼又过去了一年。

    多处程序违法?

    省检核查认为“没问题”

    李天祯至今已被羁押6年有余,王文立律师在二审辩护意见中明确指出这已是典型的、罕见的超期羁押。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殷清利律师也认为此案涉嫌超期羁押,可能构成典型违法行为。

    对于李天祯案件的侦查审理过程,殷清利律师认为存在诸多明显的程序错误。

    如李天祯被捕后对其实施监视居住的方式,根据法律规定,李天祯在新乡有固定居所,监视居住一般应掌握在其固定居所内的原则进行,而不应该带去别处。如李天祯在法庭上所说的在监视居住房间内的经历属实,则办案人员的行为有刑讯逼供的嫌疑。

    在李天祯被捕初期,延津县人民检察院侦查过程中不断发现李天祯可能涉嫌新的罪名,所以数次决定延长侦查羁押期,在此期间不允许李天祯取保候审的原因是“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对此,殷清利律师表示,“具有社会危险性不予以取保候审通常用于暴力犯罪,李天祯所涉罪名都是典型的不具有社会危险性的罪名,完全具备取保候审的前提。”

    在侦查过程中,一位名叫李春霞的办案人员频繁出现,她一会是延津县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一会是新乡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从法理上来说,两级检察院如果都是一个办案人员,那被告人的上诉权利该如何保证?”殷清利律师说。

    除以上提及,辩护律师表示,该案还存在立案程序违法、异地羁押程序违法、拘留通知书送达家属程序违法等多个程序问题,至于一案同时在两级检察机关和两级法院之间进行诉讼审判,更是严重诉讼程序违法行为。

    律师所提及的这些程序违法问题是否属实?津云记者拨打了主要负责该案的新乡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李新强的电话。“李天祯很早以前就向省检察院反映过该案的程序违法问题,省检察院核查后认为没有任何程序违法问题。”李新强检察官说。

    行贿采用银行转账

    4个罪名都难成立?

    对于案件事实部分,河南联盟律师事务所王文立律师、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杨光律师,河南咸祐律师事务所赵永海律师在不同时期出具的辩护意见中均一致认为,李天祯的四项罪名都不能成立。

    根据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下达的刑事判决书,公诉方认定李天祯犯有贪污罪的依据是2013年12月,新飞科技以购税控机名义给黑眼睛公司打了2430万元,此后新飞科技的时任总经理李天祯通过在多个公司内倒账,将1000万元倒入北京瑞海新晨科技有限公司,而后又将其中的820余万通过多次倒账倒入其个人和亲属账户予以侵吞。在倒入个人账户前,李天祯还曾指使将这1000万进行出借,获得的60万利息与蒋曰法(已另案处理)共同贪污。

    对于公诉方的起诉意见,辩护律师认为,2000多万的税控机交易不是虚构的,是真实存在的,有购销合同、税控机和税控器的入库账、入库单等诸多凭证可以证实交易的真实性,而且新飞科技还从这笔业务中赚了1000多万元。黑眼睛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当新飞科技的钱基于真实交易打入了黑眼睛的账户后,这笔钱就不再是公款,而是黑眼睛公司的私人财产,私人财产如何分配是公司自由,非公款出借后生出的利息自然也不是公款,不是公款就构不成贪污罪。况且另案处理的蒋曰法的判决书中明确认定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后来出借的1000万是新飞科技的公款,也无证据证明那60万利息被李天祯或蒋曰法控制,按照法律规定,已生效判决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对李天祯贪污罪所涉两笔款项的性质不该再有争议。

    2016年判决书中,公诉方认定李天祯犯有行贿罪的依据是2008年李天祯曾借给时任新飞集团总经理徐晓东(已另案处理)用于在新乡专汽改制时购买股份,作为回报,徐晓东在新飞科技改制后,于2010年擅自同意将新飞集团的两个小家电商标号无偿转入新飞数码,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为李天祯谋取了不正当利益。2010年7月,徐晓东在新飞集团、新飞投资和新飞科技就债权债务存在审计争议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之便为李天祯控制的新飞科技汇入1198万,为李天祯谋取不正当利益。

    对于这一指控,辩护律师认为,首先李天祯行贿的犯罪动机很可疑,他如何能够预料到1年后新飞集团要改制,且要转让商标。至于新飞集团转让商标的过程,李天祯和徐晓东接受询问时多次表示这是集团共同的决议,有正规手续,签订了协议。徐晓东供述,新飞集团当时未就转让商标单独向新乡市国资委请示,但整体改组方案中有关于商标的内容,改组方案得到了国资委的批准,所以他认为等同于批准了商标转让。

    行贿罪要成立,必须是李天祯为其个人谋得了利益,辩护律师认为,公诉方认定的犯罪依据中有一项“硬伤”,即将公司收益认定为个人收益,这与《公司法》中“公司财产与公司股东财产相分离的原则”明显相悖。王文立律师在其辩护意见中写到:商标是转给了新飞数码,不是李天祯个人,新飞集团才是新飞数码最大的股东,1198万是转给了新飞科技,也不是转给了李天祯个人,而且根据审计报告,1198万转入前,那三家公司对审计结果无异议。

    此外,李天祯向徐晓东行贿的198万元是通过银行转的账,这样的行贿方式较为罕见。

    至于虚开增值税发票罪,辩护律师认为,结合案情来看,将其界定为代开增值税发票罪或许更为合适,根据最新的司法解释,有正当目的的代开增值税发票行为不再是犯罪行为。

    关于职务侵占罪,公诉人指控李天祯指使公司出纳王某将新飞科技账户内的50万元公款先倒入其个人账户,而后将50万兑换成加拿大货币后汇入其妻子赵慧洁在加拿大的账户,构成侵占。

    李金桢告诉记者,关于给弟妹赵慧洁汇款的事,她是知道的,“汇款那天李天祯是带了张某和王某两个会计一起去的,因为兑换加币每人只有30万人民币的额度,这些钱不是打给赵慧洁的,而是由她代为保管。新飞当时想在国外注册商标,正好新飞科技的一个管理层的女儿小颜(化名)在美国留学后刚到加拿大,一时还没找到稳定工作,李天祯就想让她帮着跑跑注册手续,赵慧洁每个月给她打3000加币,就算是劳务报酬,这个薪酬水平在当地属于大众水平。为了注册商标,他们之间有些探讨业务的邮件往来,也都作为证据提交法庭了。之所以让我弟妹帮着打款,是为了方便,因为国内兑换外币有次数限制。”

    “李天祯早就想开拓北美市场,他每次来加拿大都和经商的朋友们讨论这些事,我记得大概给小颜打了16个月的款,一共4.8万加币,还有不到1000加元的注册公司的费用,几年前我把那张收据的原件寄回给了国内的律师,都作为证据提交了。”赵慧洁说。

    李天祯的身份

    本案最大的BUG?

    在李天祯被提起公诉的4个罪名中,贪污罪略显特殊,因为该罪的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或国有公司人员,殷清利律师认为,李天祯并不符合该罪的主体条件,“李天祯出任新飞集团副总时,并不是组织部任命的,只是新飞集团报了一个申请,组织部批准李天祯等人任命为副总经理,但他没有和新飞集团签订劳动合同,不享受任何福利待遇,所以该案将其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值得商榷!”

    一审判决书认为李天祯是新飞集团派往新飞科技做总经理的,又有新乡市委组织部的任命,属于代表国家出资企业在国有控股、参股公司中从事经营、管理的工作人员,应当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但事实上李天祯是先当上了新飞科技的总经理,新飞集团后注资成为新飞科技大股东的,不存在新飞集团派李天祯出任总经理的事实。

    一旦李天祯的身份不能确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就会引出一串连锁反应,他不仅不应以贪污罪被起诉,也不应该由延津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侦查,还不应该提起公诉,而是应该由公安经侦部门侦查,而后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

    对于李天祯的身份,李新强检察官认为界定上没有任何问题,“新飞集团是纯国有的,李天祯作为新飞集团的副总,有组织部任命,符合国有公司人员的身份。”

    支离破碎的李家

    李天祯被捕后,其妹李玉桢和姐夫王云毅向省纪委实名举报了新飞集团高管李某,而后李玉桢前往北京为哥哥的事奔走。在北京待了几个月回到新乡后,李玉桢的爱人告诉她,派出所去她单位找了她好几次,与女儿同住的李玉桢的母亲告诉女儿,有一天派出所的民警带了几个人以查小偷的名义进入家中,各处翻了一遍后离开了。“我听到这些消息后就没再去上班,找了个地方暂时躲起来,2013年6月28日,我前往高铁站打算再去北京时被警方带走,关入了新乡市看守所。”李玉桢说。

    李玉桢说,她的罪名也经历了几次变更,最终于2015年2月16日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上诉维持原判,2019年1月27日,李玉桢经减刑提前出狱,目前在申诉。“给我定罪依据的我哥打给我的那100万是他之前向我借的钱,我哥不在国内时,我帮他照看公司,经他同意替他签过字,但我从未在他的公司上班,不是他公司员工,不该判职务侵占。”李玉桢说。

    目睹了李玉桢的遭遇后,李金桢的爱人王云毅害怕自己也进去,于是决定逃跑,他躲到了焦作市,手机不敢用,整日喝酒。2017年10月,公安找到了王云毅,将其送入了延津县看守所,但没过几天就告知家属可以办理取保候审。虽然牢狱之灾很短暂,但东躲西藏的精神压力和长期酗酒已经毁掉了王云毅的身体,2018年1月,王云毅被查出罹患肝癌,2月人便去世了。李金桢悄悄料理了丈夫的后事,没有通知任何亲属。“没有心情,真的觉得快撑不下去了。”李金桢说。

    李天祯出事后,赵慧洁乘坐最早一班飞机带着孩子回了加拿大,从此再未回国,家人告诉她,永远不要回来。异国生活已是艰难,儿子的状况令她更加焦心,“他们父子感情很好,这些年我一直带他看医生,做心理辅导,但他还是行为孤僻,周末或者假期从来不出门,不愿与人来往,医生说,不排除是他父亲的事刺激到了他。”赵慧洁说。

    李家人打听到一位曾与李天祯同一监舍的刑满释放人员李某,李某说,李天祯身体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偏执,逢人就要说自己的案情,不听都不行。李金桢说,她弟弟以前不是这样的,“感觉他多少受了点刺激”。

    目前距离李天祯再次上诉又过去了1年时间,该案何时能再次开庭,3月25日,津云记者拨打了负责该案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吕法官电话进行询问,但对方未做回应。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

    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

    2019-03-22 16:35

  • 知音传媒集团违法开除员工被判赔21多万

    知音传媒集团违法开除员工被判赔21多万

    2019-03-14 21:04

  • “空壳亚粮集团”金光辉大骗子,拖欠房租及合同款

    “空壳亚粮集团”金光辉大骗子,拖欠房租及合同款

    2019-03-13 23:05

  • “空壳亚粮集团”金光辉大骗子,拖欠房租及合同款

    “空壳亚粮集团”金光辉大骗子,拖欠房租及合同款

    2019-03-13 23:01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