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回应社区民警约谈的发言稿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5-16 00:35 我要评论( )

回应社区民警约谈的发言稿 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董家窑派出所社区民警王维民勋鉴 并转呈南昌市公安局: 一、前言 1、2019年4月30日10时9分,0791-86823564给我的手机来电,该人男音,他说:“我是南昌市东湖公安分局信访科。”我问:“你是科长吗?”,他说

  回应社区民警约谈的发言稿
  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董家窑派出所社区民警王维民勋鉴
  并转呈南昌市公安局:
  一、前言
  1、2019年4月30日10时9分,0791-86823564给我的手机来电,该人男音,他说:“我是南昌市东湖公安分局信访科。”我问:“你是科长吗?”,他说:“不是。”他紧接着说:“你给省长信箱的来信转我这儿来了,你现在来一趟。”我说:“我看到已转省公安厅办理,怎么转你们那里去了?这个案子涉及区政府、区房管局的官员,你们办得了吗?”他没有回答我的话,我起疑了,我说:“你指哪个案子?”他说:“你有很多案子吗?”我说:“我猜到了,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私刻公章,非法组建,利用区旧城改造指挥部、区房管局、区政府官员的包庇称霸一方,在房屋征收、拆迁、补偿领域内欺压、残害群众,各级司法机关应该有很多群众的报案,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特征。涉及的罪名有故意毁坏财物罪、诈骗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他说:“别说了,就是这个案子,你怎么知道这些事?你现在来一趟。”我说:“怎么什么事都凑到一起了?今天去不了,等五一假期过完再去。”可他非要我马上过去,我惦记着交起诉费(劳动争议案,期限将过),挂了电话。
  2、2019年5月3日1时左右,我通过江西信访信息系统查询得知:信访号为36002019042306045662744、题目为《这份冷血与渎职让我心寒!(简写篇)》的信访件于2019/4/23 16:27:04转送江西省公安厅办理,2019/4/24 11:30:08转送南昌市公安局,自此,没有再向下转,跟我预料的一致:案涉区政府官员,再往下转,必然掣肘多多,基本没法查,所以,不能再往下转!
  幸亏我当时没听命,否则,凶多吉少,遭非法拘禁、设局陷害的可能性极大,因为“你怎么知道这些事?”听上去就很不友好,不怀善意,大有兴师问罪的味道!明明没转下来,他有资格这么问吗?他到底想干什么?这件事实在太诡异!
  3、直到2019年5月14日中午,南昌市东湖公安分局信访科没再来电,这件事情就更诡异了。
  二、来电
  2019年5月14日12时27分,您以号码为157xxxxxx62的手机打我手机问:“是黄剑平吗?”我说:“是,您是哪位?”您说:“董家窑派出所王维民,你现在能来所里一趟吗?”我说:“什么事?”您说:“你的信访件转我这里来了。”我说:“哪一封?内容是什么?”您说“《这份冷血与渎职让我心寒!》”我说:“省长信箱已经转省公安厅办理,省公安厅转市公安局办理,然后就没往下转。”您说:“是的,转市公安局了,我不是办理人,只是你的诉求不清。”我说:“不会呀,那几篇文章里写得很清楚呀。”您说:“领导吩咐我找你当面谈谈,你有什么诉求。”我简略介绍了一下案情,您说:“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来一趟好不好?”
  我心想:4月24日省公安厅就已经转送市公安局办理,但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至今没有联系我,没有与我对接,没有给我做询问笔录,没有索取证据材料,没有出具《南昌市公安局接受证据材料清单》给我,这件事又一次透析出诡异。
  我说:“好,明天下午3点20左右我去找您,因为我需要准备证据材料。”您同意3点半见面,首先挂了电话。
  您是我居所地的社区民警,我楼入口处就贴有董家窑派出所警民联系牌,上面有您的照片、姓名、手机号码、职务等信息,于是,我走过去核对,发现您的手机号是137xxxxxx05。14:18分,我拨通了您的电话,您在电话里回话告诉我:您有两个手机号码,1小时前给我打电话的是您本人。
  三、信任
  去年9月,我跟您打过一次交道,感觉您不像奸诈(设局害人)的人,对您充满了信任,所以我敢赴您约。
  四、“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的虚幻性
  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南昌临江商务区被指4年未动工》,该文来源于江西晨报,发表时间为2016-05-27 09:48:33 ,根据该文的描述,南昌临江商务区项目胎死腹中已经7年了。在地图上我看到,南昌临江商务区打了阴影,面积很小,只有市面卖出豆腐块的十分之一大,实际位于青山湖区塘山镇地界,精确地址在高新大道1158号,属于青山湖区管辖,距离东湖区下沙沟路起码有八十里,中间镶嵌着整个青山湖,2012年就已停工,这是一个未经科学论证的三拍工程(一拍脑袋决策,二拍胸脯保证,三拍屁股走人),2015年东湖区咋又冒出一个“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
  五、区级单位一律无权染指市级工程(连接受委托的资格都没有)
  根据《南昌市贯彻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若干意见》(洪府发[2011]16号)第二条,假如南昌市临江商务区建设工程或南昌市临江商务区旧城(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横跨南昌市青山湖区、东湖区,则该工程属于市级工程,“国家、省、市发展改革部门批准、核准并由市级以上财政出资以及跨区的公共利益建设项目,由市人民政府下达房屋征收决定,市房屋征收部门负责组织实施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即:区级单位(区委、区政府、区房管局、区征收办、区旧改办)一律无权染指市级工程,连接受委托的资格都没有。
  根据《南昌市贯彻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若干意见》(洪府发[2011]16号)第四条,假如东湖区区委或东湖区区政府能够提供“发展改革部门出具的建设项目批准或者核准文件,城乡规划部门出具的拟征收范围用地符合城市总体规划要求的证明,国土资源部门出具的拟征收范围内土地用途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要求的证明,以及房屋征收补偿初步方案、征收补偿费用足额到位证明、建设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和征收项目是否符合公共利益需要等相关材料,其中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还应报维稳部门备案。”我就承认“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的合法性。
  六、区级单位更无权染指市地铁工程
  我通过“江西信访信息系统”查看到《此致南昌东湖区政府、房管局、拆迁办的商请函》(编号36002019012107015664043)的以下回复:
  1、南昌市东湖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于2019-2-2 11:13:56在“办理方式”一栏打字填写“受理告知”,在“回复告知内容”打字填写“详情”,点击,弹出:“黄剑平(先生/女士):?您提出的信访事项,我们决定予以受理。按照《信访条例》规定,将于2019年04月21日(注:最长不超过受理后60日)前办结并书面答复您。”(备注:但区房管局至今没有书面答复我。)
  2、落款时间为二0一九年三月十三日、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的《关于房屋征收包户单位出具答复意见书的情况说明》中写:“根据中共南昌市东湖区委印发的《东湖区2015年第二轮房屋征迁工作实施方案》东发【2015】17号文。各责任单位要实行“四包”,明确责任。信访人黄剑平属东湖区旧改指挥部任务范围,答复意见书详情请见附件。”
  3、落款时间为2019年3月27日、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综合协调工作部的《南昌市东湖区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办公室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写:“东湖区沙沟村一建三处,产权证号:002398,面积为2805.04平方米,产权属于江西省第一建筑工程责任公司所有,列入了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当年分指挥部派工作人员与省一建公司就该房屋拆迁事宜进行了协商沟通,经多次协商后分指挥部按照省一建公司提供的名单为部分单位职工进行了预兑付,黄剑平所说的“三方协商”是不成立的。由于地铁4号线施工要求,分指挥部对下沙沟8号(产权证号:005990;产权面积为480.46平方米该栋房屋为6层总面积为3227.34平方米,96年2—6层房改出售面积为2746.88平方米)房屋进行了扎架降屋拆除作业,并没有涉及到黄剑平所说的沙沟村一建三处的房屋(黄剑平目前居住的房屋)。”“信访人签字:信访人电话停机,无法联系(3、27) 罗国平???龚玉冰(备注:以上有下划线的斜体字是手写的)”(备注:罗国平、龚玉冰至今没有将以上文书送达我,十几天前,罗国平两次面见我,均未提及送达以上文书一事。)
  4、我的反驳意见:1、省一建公司提供的名单绝大部分错误。2、省一建公司的公章的边缘有一长串阿拉伯数字,该公章实际为省一建公司的新刻公章,老公章没有一长串阿拉伯数字,在老公章没有遗失或销毁的情况下,新公章其实没有任何效力。3、只有“三方协商”才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先房改再征收方案和预兑付方案完全不靠谱,其实质是一种赤裸裸的诈骗方案。4、经本人查实:南昌市重点工程管理办公室综合工程三处承担市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的日常工作,在无其委托的情况下,区旧改指挥部无权假冒市旧改的旗号自行行骗。
  七、实名指控谁是黑社会
  1、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不具备行政主体、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下沙沟征收项目”、“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起凤路征收项目”、“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董家窑征收项目”等等,骑车出去转一转,我至少亲眼见过十几个这样的牌坊,历经四年风雨沧桑,字体的颜色已经不再光鲜。
  2、该部不停地组织签名、集会、群访、拉闸、停水、在“钉子户”门口大小便、带话威胁、强拆等等。
  3、该部要求“先房改后征收”,请问:哪条法律规定必须“先房改后征收”?经本人考证,南昌市的多份规范性文件中规定:房改本着住户自愿的原则,由住户自主选择。
  4、根据我的走访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住户得到了预兑付的现金或转账,把住户骗得自主搬迁了了事,然后捏造:省一建公司和留守户不同意房改导致已搬迁住户得不到预兑付款、提前搬迁奖、后期余款,引导已搬迁住户群起攻击省一建公司和留守户。
  最多的时候,我家对面的操场上站满了人,起码有一、二百人。利用群众斗群众,这是该部的拿手好戏并屡试不爽。
  5、该部只手遮天,祸害一方的同时,频频将法律、审判规则、法院、公安等国家的脸面踩在脚下,肆无忌惮地伪造印章、伪造公文(含区委区政府公文、裁判文书和其他法律文书),插手、干扰、操纵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详见处于发表状态的《事发江西:一个黑社会案件的举报信》等文章。
  6、2019年年前,省一建公司胡循忠(法定代表人)当面告诉我:针对下沙沟地块的房屋和土地,公司未与任何单位签订征收协议。根据我与他的多次面谈,他遭受到了这伙黑社会组织的严重胁迫、挟裹,说了一些违心的话(比如宣传“预兑付方案”),办了一些违心的事(比如雕刻新公章、编造假的住户名单并公示),但他还是坚守住了底线,因为他明确告诉我:有人收集来的、住户申请房改的材料,他被迫全部违心接收,但他至今没有呈报、无意呈报。
  7、涉及罪名:故意毁坏财物罪(《刑法》第275条)、诈骗罪(《刑法》第266条)、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刑法》第228条)、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法》第294条)。?
  8、2019年3月29日上午,区拆迁办副主任罗国平和承包拆迁的民工老板(据说是南昌县蒋巷人)进入我家两间房内,专程现场查看卧室后墙遭到强拆之破坏情况及窗外堆埋情况,罗国平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放出狠话:“村里最多给你一万元赔偿,等法院判你还得不到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流氓,你若不答应,村里会叫一伙流氓打你一顿,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民工老板在一旁复述了这句狠话。我当时很淡定、很镇静,其实心里害怕极了:我乃凡胎肉体,一顿围殴,说不定小命就没了,谁能救救我?
  9、2019年3月29日上午,区拆迁办副主任罗国平和承包拆迁的民工老板(据说是南昌县蒋巷人)进入我家两间房内,专程现场查看卧室后墙遭到强拆之破坏情况及窗外堆埋情况,罗国平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放出狠话:“村里最多给你一万元赔偿,等法院判你还得不到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流氓,你若不答应,村里会叫一伙流氓打你一顿,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民工老板在一旁复述了这句狠话。我当时很淡定、很镇静,其实心里害怕极了:我乃凡胎肉体,一顿围殴,说不定小命就没了,谁能救救我?
  10、强拆、寻衅滋事,肇事者自然是不占理的,但人家自己不觉得理亏,相反,《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反问受害人:“不能提供拆除公司作业时损坏的照片或录像等相关证据(其他证据材料),如何证明是拆除公司造成的损坏?”由此可见,“被告”承认我家房屋、我单位建筑物及附属物遭到了损坏,但就是极尽抵赖之能事,不承认是自己所为,也不承认是拆除公司所为,我只想反问一句:莫非是我自己造成的损坏?不对,我自己没有挖掘机,我想造成也造成不了。2018年3月3日至15期间,现场只出现过一台挖掘机!
  11、2019年3月31日,有人组织三台挖掘机(换上钻头)对我家对面的1栋6层楼进行了冒雨抢拆。(备注:这栋楼的背后正在进行地铁施工,其已征用干休所、糖果厂等大片土地,完全能够满足地铁工程之需要,不需要捎带扩大征收范围。)
  12、2019年3月31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组织二个民工对我家后窗进行了二度强拆,清除了堆埋后窗的拆迁垃圾,彻底将后窗卸了下来,我发现时赶紧制止了他们,其一报给我二组组长胡玮娜的手机号码,我打过去,她说她不在附近,明日来看,她请示书记后,打电话命令二个民工停工回家,二个民工说自己是南昌县蒋巷人。
  ?
  13、危害举例:1、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强拆了长巷村二组、下沙沟路、香江家具城及毗邻村庄、起凤路、董家窑路、佘山路、新货村等处的农房及其附属物,大大小小有十几个村庄的农房被强拆了,农民们至今流离失所、无家可归。2、2018年3月,该处强拆我的邻居胡名权家的农房时,趁机、顺带强拆了我单位(省一建公司)的建筑物及附属物,对我家的后窗进行了顺带强拆,其以挖掘机抓斗为工具,运输了五百立方米左右的房屋拆迁垃圾倒进围墙内,堆了二层楼那么高,完全埋没了我家的后窗。3、2019年3月31日,我家卧室的后窗遭到了第二次强拆。4、省一建公司位于下沙沟的四栋楼,三栋已遭强拆,一栋已遭严重破坏。
  14、根据第《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8、9条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6条,出于公共利益的工程(军事、能源、市政等工程)才可以征收土地和房屋。但是:
  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原址围墙出口处,于大概半年前,曾经悬挂过一块精致的招牌,上写:江西建工集团公司承建中金公司宿舍楼项目部。几个月之后,该招牌又消失了,原因不详,但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该地块的征收其实出于非公共利益工程的征收,即:起码可以证明:此地块的征收不是出于地铁4号线的建设或施工之需要,不是出于“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地块(下沙沟)旧城(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之需要,而是东湖区政府在未经市政府知情和批准、未经市财政局过账、未经市国土资源局和市城乡规划局染指的情况下,将通过骗拆、强拆整出的净地直接卖给中金公司做宿舍楼,构成了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
  15、这帮黑社会多次组织百人以上的签名、集会、示威(在我家门前),拉电闸、停水、强拆我家卧室后窗、堆埋我家后窗、在我家门前大小便,种种下三滥的手段不胜枚举,试想:动则百人以上的人非法集会,一般凡人办得到吗?
  16、综上,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私刻公章,非法组建,该部实为“南昌市临江商务区”开发商的化名,该开发商利用区委、区政府、区旧城改造指挥部办公室、区房管局、区征收办等官员的包庇、利益输送及其他暗中支持,称霸一方,垄断东湖区的房屋征收、拆迁、补偿,欺压、残害群众,各级司法机关应该有很多群众的报案,完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特征。
  ????八、不详事情
  不详事情,请参阅以下至今处于发表状态的文章:《南站派出所拒绝接受报案的理由很矫情(简写篇)》、《南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报案信五封》、《罗国平的带话将我吓得夙夜难眠?》、《求救: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夜班刘作明等人中断接处警》、《峰回路转: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已经接收报案材料》、《南昌:房屋征收指挥部撤销半年后再次公开寻衅!》、《南昌东湖:无批文征收并以寻衅滋事的方式动迁》、《商请南昌市某征迁工作分指挥部不要寻衅滋事》、《南昌:董家窑派出所民警私放现行犯》、《南昌市经侦支队吴磊的意见大错特错》、《此致南昌市公安局纪检组监察室的三段话》、《法院庭院长必须对四类案件进行监管》、《南昌市东湖区旧改指的答复难掩其违法性!》、《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等同赤裸裸地欺骗原告!》、《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三稿)》、《事发江西:一个黑社会案件的举报信》等。
  九、证据及其证明事项
  证据1、本文中陈述的全部事实。?
  证据2、《东湖区下沙沟地块旧城改造项目私房类住宅提前交房货币补偿协议》,2面。证明本文中对应章节的事项。
  证据3、《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书》(东征【2015】第6号),1页。证明本文中对应章节的事项。
  证据4、《南昌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洪发改投字【2015】38号》,1页。证明本文中对应章节的事项。
  证据5、《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地块(下沙沟)旧城(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公告》,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落款时间为2015年5月13日。1页。证明本文中对应章节的事项。
  证据6、《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旧城(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通知书》,编号:02,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落款时间为2015年5月 日。1页。
  证据7、《公示》,其主要内容是:“实行先房改再征收”,“对公示无异议的可以向公司递交房改材料,按规定进入房改程序。”
  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
  落款时间为2016年5月16日??1页。
  备注:省一建公司的公章的边缘有一长串阿拉伯数字,该公章实际为省一建公司的新刻公章,老公章没有一长串阿拉伯数字,在老公章没有遗失或销毁的情况下,新公章其实没有任何效力。
  证据8、《通知》,其正文为:
  省一建三处住户:
  我部已根据贵公司发函名单开始预兑付,请各住户务必在规定时间内搬空交房领序号,逾期将按规定扣除12000元提前搬家奖励。时间结点定于2016年12月22日,超过规定时间按300元/天扣除。
  特此通知
  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
  落款时间为2016年12月15日?1页。
  证明事项:根据我的走访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住户得到了预兑付的现金或转账,把住户骗得自主搬迁了了事,然后捏造:省一建公司和留守户不同意房改导致已搬迁住户得不到预兑付款、提前搬迁奖、后期余款,引导已搬迁住户群起攻击省一建公司和留守户。
  证据9、《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该证明书的证明事项如下:
  1、强拆、寻衅滋事,肇事者自然是不占理的,但人家自己不觉得理亏,相反,该证明书中反问受害人:“不能提供拆除公司作业时损坏的照片或录像等相关证据(其他证据材料),如何证明是拆除公司造成的损坏?”由此可见,“被告”承认我家房屋、我单位建筑物及附属物遭到了损坏,但就是极尽抵赖之能事,不承认是自己所为,也不承认是拆除公司所为,我只想反问一句:莫非是我自己造成的损坏?不对,我自己没有挖掘机,我想造成也造成不了。2018年3月3日至15期间,现场只出现过一台挖掘机!
  2、《意见书》中写:“经调查,按南昌市旧城改造指挥部的统一部署,2015年东湖区启动下沙沟地块的旧城改造工作。
  经本人查实:南昌市重点工程管理办公室综合工程三处承担市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的日常工作;负责旧城改造工程项目的建设、征地、拆迁等组织、实施、协调、推进工作;参与未明确补偿标准的房屋、设施等征收事项的协调处置;统筹协调工矿、垦区的危房改造工作。
  由此可以确定:“南昌市推进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或“南昌市推进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办公室”真正的名称应该是“南昌市重点工程管理办公室综合工程三处”,前面两个名称有唬人的意味并事实不存在。
  请问:“南昌市旧城改造指挥部的统一部署”的证据和规范性文件在哪?请出示。
  3、《意见书》中写:“2015年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对长巷村的集体土地进行了收储,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征迁办公室成立了下沙沟地块动迁分指挥部,负责对整个片区的农房进行了签约、兑付、倒房工作。”
  2018年6月26日下午,我当面指控管理处及长巷村没有取得任何批文,孙乐运(管理处集体土地征迁办公室主任)说:“(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与长巷村签订了土地收购协议,22万元一亩,我们是帮助市土地储备中心拆迁,拆完了,土地就归属市土地储备中心。”
  2018年7月30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黄际财主任在其办公室当众说:“南昌市国土资源局向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下达收储某块土地的指令,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向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及其长巷村下达收储通知,长巷村公示、征求全体村民的意见,取得绝大多数村民的同意后,将集体土地转变成国有土地后,才开始征收、拆迁工作。”
  ?4、市国土资源局拒绝背黑锅
  (a)、2018年9月28日、11月5日、11月20日,省长信箱、市长信箱分别将我的三封信转送南昌市国土资源局办理,其主要诉求都是询问该局于2015年可曾命令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收储下沙购、香江家具城地块,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针对第二封信向江西信访信息系统上传了一段无署名、无公章、无日期的回复,其中写:
  黄剑平:?您好,您在江西信访网投诉编号(36002018092806091578387)收悉。现将意见回复如下:一、该信访件中所涉下沙沟旧城改造地块已列入2015年度南昌市旧改范围。该宗地已完成土地报批手续,2015年5月我中心与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村委会签订了《南昌市集体土地征收协议书》(洪土储征〔2015〕20号),征地面积55.993亩,截止目前我中心已支付该协议约定的征地补偿费1231.846万元给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村委会,征地补偿费已全部拨付到位。
  (b)、假如以上答复成立,收储单价为22万元一亩,一亩土地上至少有十户农房以上,我曾看到:光胡名权一家的房屋与装修的补偿价款就逾一百万元,?仅此一项,每亩至少亏损一百万元,五十六亩就得亏损五千六百万元。
  (备注:胡名权一家的房屋有一千平方米以上,过渡费8元每平方米,至今43个月,理应支付34.40万元。)
  (c)、过渡费8元每平方米,?每户按400平方米计算, 每户每月得支付3200元,10户需支付32000元,五十六亩每月得支付179.20万元每月,从2015年5月至今有43个月,总共得支付7705.60?万元。
  (d)、?以上各项相抵扣,长巷村村委会至少亏损1.2亿元以上,市土地储备中心支付的1231.846万元连塞牙缝都不够,而且,这种亏损正在加大、加速,资金链已经断了,过渡费由原先的一月一发改为二月一发,现在改为一季一发。
  (e)、我在网上曾经看到,同区域的收储价为五十六万元每亩,?我怀疑有一伙人依仗某超级权贵的权势克扣、倒卖并从中渔利。
  {备注:根据《南昌市土地储备管理办法》第5、15条,区政府一律没有决定收储的权力;市国土资源局和市土地储备中心不得强行收储土地,必须土地使用权人主动请求收购;必须经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对拟收购的土地及其地上建(构)筑物进行评估,并依据评估结果与土地使用权人协商收购价格;储备方案必须报市土地储备工作推进领导小组同意后由市人民政府批准确认。我判断:市土地储备中心与长巷村之间的收购属于双方之间的私自交易。}
  ?证据10、2018年9月11日之后几天内的某天早上,我拍摄到的遗留在现场的挖掘机,它和运输车队晚上摸黑偷运我的两个邻居家(其一是胡名权家)的房屋拆迁垃圾。
  证据11、偷运前拍摄的现场照片之一,这张照片显示:拆迁垃圾被刻意堆放成了一个“凹”字形状,足见现场完全能够容纳所有的拆迁杂物,没有必要将其转移并倾倒到我方的围墙内。
  证据12、偷运前拍摄的现场照片之一,这张照片显示:拆迁杂物的堆积物的山顶完全淹没了2层窗户的顶端。
  证据13、偷运前拍摄的现场照片之一,这张照片显示:围墙的豁口清晰可见,豁口处有一间水泥现浇房被摧毁后的断壁残垣清晰可见,绝大多数窗户均被卸除,只剩窗洞。
  证据14、偷运后拍摄的现场照片之一,这张照片显示:画面中露出一间水泥现浇房的顶部,顶部以下被拆迁杂物掩埋了,实际顶部以下被摧毁了。
  证据15、偷运前拍摄的现场照片之一,这张照片显示:门卫室旁边有残留的车棚,绿顶的就是,上面落满了白色垃圾。
  证据16、偷运前拍摄的现场照片之一,这张照片显示:拆迁堆积物的山顶很平坦,完全可以再堆积,足见现场完全能够容纳所有的拆迁杂物,没有必要将其转移并倾倒到我方的围墙内。堆积物旁就是下沙沟路,对面长满郁郁葱葱树林的地方,也是长巷村二组的村庄原址,这片树林有三年半以上的历史。
  证据17、这是我家后窗的室内照片,窗框周围的破裂痕迹、地下的砖头等杂物,直观地显现其遭受到了有限度地拆迁、破坏。窗外堆满了砖头、石块等拆迁杂物,足见后窗被拆迁杂物完全掩埋了,基本隔绝了通风和采光,窗玻璃基本破碎了,每当下雨天,雨水顺着窗外堆积物的缝隙流进室内,阴暗、潮湿的环境致使细菌滋生,底层衣柜的衣服都长满了白毛。
  证据18、这是我家后窗的室内照片,窗外堆垒的红砖头、石块清晰可辨。
  证据19、这是我家后窗的室内照片,窗框远远地脱离了墙体,一根钉入木隼的钢筋把木榫撕裂了,足见当时从外往里的冲击力很大、很大。
  证据20、这是我家后窗的室内照片,窗框的右下角远远地脱离了墙体。
  证据21、这是我家后窗的室内照片,窗下地面堆满了从室外挤压进来的红砖头和其它大小不一的碎块。
  证据22、被偷运后拍摄的照片之二。
  证据23、被偷运后拍摄的照片之三。
  证据24、两栋被彻底拆除的、省一建公司宿舍原址照片,现场垃圾成堆,杂草丛生,有的被开垦成了菜地。
  证据25、我家操场对面、省一建公司的6层宿舍楼,其门窗被全部卸除、人员搬空(只有一楼有一家住户至今生活在里面)。(现在已经被夷为平地。)
  证据26、我居住的大楼,窗户未被卸除的房间表示至今有人居住。
  证据27、长巷村二组原址围墙出口处的照片,大概半年前,该出口处悬挂过一块精致的招牌,上写:江西建工集团公司承建中金公司宿舍楼项目部。几个月之后,该招牌又消失了,原因不详,但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该地块的征收其实出于非公共利益工程的征收。
  证据28、照片:南昌市东湖区下沙沟路25号(长巷村二组办公室)楼梯口至今悬挂着的一块招牌:“东湖区二七北路铁路沿线旧改项目集体土地(下沙沟片区)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
  证据29、照片:长巷村二组办公室的门口墙壁上至今悬挂着的一块招牌:“东湖区二七北路铁路沿线旧改项目集体土地(下沙沟片区)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
  证据30、原香江家具城及旁边村庄被拆除后的照片,面积有二个八一广场那么大。?
  证据31、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房屋征迁工作办公室、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11日的《关于下沙沟、香江家具城旧改地块建筑余土清运的情况说明》。证明下沙沟、香江家具城地块均是打着旧改的旗号进行征收。??
  证据32、《东湖区建筑垃圾日准运备案表》。证明事项同上。????
  证据33、我家卧室后窗遭第二次强拆后的现状照片。证明窗户已经完全被拆了下来。
  ?
  十、请求事项
  1、2019年5月7日8时30分左右,南昌市东湖区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第5分指挥部工作人员卢保坤来到我家门口,指令我下午14时前向他提交三份材料:1、身份证复印件。2、户口簿首页及我本人页。3、婚姻状况证明。下午,他果然来了,我向他提交了这三份材料并应他的请求在身份证复印件上写“只用于征收不得复印”。我向他提供电费收据原件(上面载有我家的门牌号码),我反而再三拒收。为此,我对他的目的很是疑惑。
  请求公安机关向卢保坤调查其以上行为的真正目的。
  2、请求公安机关运用强制传唤、做询问笔录、刑事拘留、调查取证等侦查方法,结合本文的举报线索及其证据的证明事项,全面考证以上犯罪指控的正确性,并在2019年6月24日之前书面回复我。
  3、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董家窑派出所社区民警王维民接收本文及其附件(书证)后,带领我面见南昌市公安局办案人员,由我向办案人员索取《南昌市公安局接受案件回执单》、《南昌市公安局接受证据材料清单》。
  或王维民警官代理我向办案人员索取《南昌市公安局接受案件回执单》、《南昌市公安局接受证据材料清单》并交付我。
  4、请求公安机关查明堆埋我家后窗、两次强拆我家后窗的主使人和实施人分别是谁,并在2019年6月24日之前书面回复我。商请公安机关督促侵害人给予我恰当的经济补偿。
  5、商请公安机关督促征收单位与我签订书面征收协议。
  十一、备注
  请求与王维民警官的面谈时间顺延至下星期一(2019年5月20日15时30分)。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
  2019年5月15日。
  ?
  ?
  ?
  ?
  ?
  ?
  ?
  ?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最高法观点:非律师职业公民可跨社区代理诉讼!

    最高法观点:非律师职业公民可跨社区代理诉讼!

    2019-05-15 23:28

  • 公安厅民警疾呼:我是陕西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最大受害者

    公安厅民警疾呼:我是陕西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最大受害者

    2019-05-15 02:11

  • 举报赵正永爪牙的陕西公安厅民警遭报复被党政纪处分

    举报赵正永爪牙的陕西公安厅民警遭报复被党政纪处分

    2019-05-10 23:54

  • 内蒙古杭锦后旗交警李志明,跨省扣押民警续三

    内蒙古杭锦后旗交警李志明,跨省扣押民警续三

    2019-05-10 23:4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