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河南安阳原文峰区法院副院长魏峰滥用职权枉法裁判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5-15 23:58 我要评论( )

举报信 ——河南安阳原文峰区法院副院长魏峰滥用职权、虚假诉讼,并串通河南鹤壁中院法官单明霞枉法裁判。 我叫李坤玲,女,满族,退休职工,1958年4月22日出生,住河南省安阳市灯塔路安阳地区医院家属院11号楼2单元602号。身份证号:410503195804221526,手机

    举报信

    ——河南安阳原文峰区法院副院长魏峰滥用职权、虚假诉讼,并串通河南鹤壁中院法官单明霞枉法裁判。

    我叫李坤玲,女,满族,退休职工,1958年4月22日出生,住河南省安阳市灯塔路安阳地区医院家属院11号楼2单元602号。身份证号:410503195804221526,手机号:13623725631。

    我实名举报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单明霞、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魏峰(本案原审原告)、河南省原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干警曹玉秀合谋办理的一起冤、假、错案。该案故意假错的源头在于时任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魏峰(本案原审原告),利用职权、一手遮天,为了掩盖非法集资、非法放高利贷、虚假诉讼的犯罪事实, 虚设伪证、捏造事实、弄虚作假、颠倒黑白、办关系案、人情案、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将一起非法集资案变成了民事案件讹诈我,故意人为制造冤、假、错案, 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致使我精神崩溃、倾家荡产、债台高筑、穷困潦倒。

    2012年10月8日时任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副院长(也就是本案申请执行人)魏峰,为了掩盖其非法集资,故意隐瞒非法放高利贷5分集资的犯罪事实, 身为副院长的魏峰滥用职权、干扰司法、一手遮天,恶意诉讼,魏峰在自己担任副院长的法院起诉我民间借贷纠纷进行虚假诉讼, 知法犯法,自己亲自下传票。我提出管辖异议,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审理,该院于2014年11月27日立案受理,于2016年1月8日作出(2014)鹤山民初字第544号民事判决,因原审被告陈文进(我前夫)经法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原审原告魏峰不服提起上诉, 并串通鹤壁市中级人民法官单明霞办关系案、人情案、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以“一审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为由,于2016年3月19日作出(2016)豫06民终640号民事裁定,非法撤销了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2014)鹤山民初字第544号正确的民事判决,并发回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重审。该院于2016年5月10日立案受理, 于2016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被告陈文进经本院依法公告送达开庭传票,仍未到庭参加诉讼。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再次主持公道,于2016年12月16日作出(2016)豫0602号民初267号民事判决, 驳回魏峰要求我(李坤玲)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魏峰依然不服, 再次串通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单明霞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再次撤销了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2016)豫0602民初267号公正的民事判决,非法判令陈文进、李坤玲共同返还魏峰借款本金675500元及利息,掩盖了魏峰非法集资、非法放高利贷的犯罪事实,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

    本案认定事实不清,且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

    一、本案认定事实不清

    (一)、魏峰恶意诉讼称“被告陈文进借款用于家庭花费和共同经营饭店”, 完全是说瞎话。

    1、我对该借款毫不知情,该借款是前夫陈文进与我分居后, 并与曹玉秀同居期间的个人借款, 用于购买位于安阳市北关区博书苑小区A区1号楼一单元1层的房屋。

    (1)、我不应成为本案被执行人, 我与魏峰素不相识, 对其起诉的债款毫不知情, 双方不存在借贷关系, 不应该承担还款责任。魏峰所诉借款系陈文进(我前夫)和我分居, 并和情妇(河南省原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干警)曹玉秀同居期间的个人债务, 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该债务不应由我承担。

    我有自己的工作, 我是安阳地区医院退休职工,从未经营饭店,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魏峰提供的“借条”按照2016年10月14日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笔录第7页陈述为“我在银行转账后,他就把借条给我了,但我没见他写”;第12页“被问:你借钱给陈文进时,是否认识我。原:不认识。被问:开始打官司时,我才见了你第一面是不是。原:是。”, 由此证明我与魏峰素不相识, 对其起诉的借款毫不知情。

    (2)、我和陈文进原系夫妻关系, 双方自1984年起经济就分开了,陈文进因犯贪污、受贿罪于1994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陈文进的情妇曹玉秀在陈文进服刑期间,弄虚作假给陈文进办理保外就医,并要求陈文进跟我离婚,陈文进没有跟我离婚,曹玉秀狗急跳墙又将陈文进弄进了监狱。

    2005年6月30日陈文进出狱后, 仍不思悔改,游手好闲,招揺撞骗,并继续包养情妇曹玉秀,对我的好言规劝置之不理, 甚至大打出手,曾将我打成轻伤。2006年1月6日因家暴开始分居,我因念及两个孩子和双方家长求情, 也考虑到其还在保外就医间, 一旦公诉, 必然收监, 在此情况下, 我才答应从公安机关撤回了对陈文进的控诉。我当时就提出离婚, 陈文进死活不同意。

    陈文进婚前就跟曹玉秀鬼混,对家庭不管不问、长期在外吃、喝、嫖、赌(有陈文进在外包养情妇的照片和情妇曹玉秀写给陈文进的情书为证)。陈文进的父亲为了保全这个家,经常对我送钱送饭,我看老人可怜就没有离婚。陈文进出狱后仍然对我实施家暴,后来长期分居。

    2012年8月16日, 双方因夫妻感情早已破裂而协议离婚。离婚前, 陈文进曾向我出具书面材料,说明所有的外欠债务与家庭生活无关, 已经归还了魏峰300000元(有陈文进写的款项去向证明为证)。

    本案疑点重重:首先,借条是否陈文进书写没有查明;进入陈文进账户后的300多万元资金没有查明去向;该款项数额远远超过了家庭的一般生活需要;陈文进是否还款30万元也未查清。魏峰作为原法院的副院长长期在司法岗位工作,其对法律的熟悉程度和对风险的防控能力远远大于一般公民,若该款与我有关而魏峰不让我在借条上签名明显不符合常理;其次,魏峰放弃的2.45万元不符合常理,证明魏峰做了不真实陈述;其三,在双方没有约定利息的情况下,将之前的19.6万元作为利息计算,并让我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3)、法院作出的执行文书只有我一个人为被执行人,而陈文进却不是被执行人。说明魏峰的目的不纯、法律和法院已经成了他们利用的工具,而未考虑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事实情况应该是当时魏峰以为陈文进的情妇曹玉秀就是陈文进的妻子,并且隐瞒了陈文进实际借款的手续。

    本案中涉及的款项不排除陈文进用于为其情妇购买位于安阳市北关区博书苑小区A区1号楼一单元1层的房子(有2018年元月9日另一受害人陈艳秋证明为证)。陈文进的情妇曹玉秀为了逃避法院执行, 转移财产,于2017年5月将该房过户到于明顺(曹玉秀的丈夫)名下。

    2、魏峰为了讹诈我, 而不择手段滥用职权、虚假诉讼、违法立案、知法犯法。

    2010年非法集资大爆发期间,陈文进(我前夫)参于非法集资、放高利贷, 在外诈骗了近300万元。

    2010年10月15日,时任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魏峰,在认识陈文进不到一个月时间的情况下,以月息3.5分的高利息,交给陈文进677500元用于非法集资, 陈之进转手收取5分的利息。

    2011年,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陈文进逃匿。

    2010年、2011年,安阳市作为全国非法集资的三大重灾区(安阳、温州、鄂尔多斯)之一,非法集资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当时安阳法院对于所谓的“民间借贷”案件已经停止民事立案、以预防非法集资案件利用民事诉讼扰乱当时已经极不稳定的金融秩序。而本案进入诉讼程序的启动是在魏峰工作所在的法院--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魏峰利用他是文峰区法院副院长的身份将我和陈文进起诉到他自己任副院长的法院。我提出管辖权异议后,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曾经于2013年6月26日做出《(2012)文民一初字第975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我的管辖权异议,在我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写信的情况下,本案移送到了鹤壁市管辖,而生效的驳回管辖权异议的裁定至今并未向我送达。该裁定书是我从法院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的。司法秩序已被魏峰、单明霞等腐败分子践踏。魏峰利用人际关系, 通过虚假诉讼、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胜诉判决来实现其非法集资所受的损失, 讹诈我。

    (二)、本案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陈文进向魏峰借钱用于饭店经营”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缺乏证据证明。

    1、我与陈文进长期分居、各自经济独立, 不应该承担还款责任。

    魏峰陈述当时被告陈文进在其家门口经营“新鲜美佳肴”饭店与其相识。陈文进于2010年10月15日向魏峰出具借款700000元借条一份,魏峰扣除一个月利息24500元后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陈文进675500元, 双方口头约定利率为月息按照3.5分,根据当时的环境背景事实应该是陈文进作为钱串子向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陈文进再向他人放款收取高额利息,根据陈文进书写的材料已经能够证明上述事实。魏峰根本就不认识我,在他认识陈文进不到一个月就借将近70万元钱给陈文进,如果说魏峰没有向法院隐瞒实际资金用途是不可能的,没有一定的原因,魏峰不可能在认识陈文进20多天就借给陈文进近70万元,作为法院副院长的魏峰不可能在双方不熟悉的情况下不看着陈文进打借条,魏峰也不应该不让陈文进提供担保,魏峰更不应该不让我签名。

    2、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仅仅依据我病危情况下手术单上的陈文进签字(住院费用陈文进没有出一分)、老人生日聚餐照片认定我与陈文进夫妻关系正常是错误的。因为我住院的医疗费大约25000元是我自己出的,陈文进没有拿一分钱,从我记录的账目上可以证明,该账目并能够证明我与陈文进经济上没有交集。我与陈文进长期分居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婚姻不正常也有很多证据能够证明,本案的涉案款项发生原因、使用途径我一概不知,在这种情况下让我承担毫不知情, 且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巨额债务明显不公。

    3、2017年6月1日,魏峰在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调查笔录第3页的陈述,“当时饭店所有的装修都已经好了,我就把钱借给他了”。既然饭店已经装修好了,并且魏峰在2015年7月16日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庭审笔录第8页已经认定“2010年8月15日转让给陈文进(饭店)”, 魏峰还在2017年6月1日在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调查笔录第3页的陈述认可“陈文进在2010年中秋节(2010年9月22日)开的饭店”“之前不认识陈文进,直到他在我家门口经营饭店我才认识他,大约在9月份”。所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款项“陈文进向魏峰借钱用于饭店经营”, 属认定事实错误。

    综上,本案魏峰的借款不是用于我及家庭生活,是陈文进的个人借款、是陈文进放高利贷的款项,并且证明我与陈文进之前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是因为老人的举动和感化,但是事实上陈文进与我的生活基本没有交集。(有2017年陈文进父亲、子女、多名邻居的证明和出庭作证笔录等为证。)

    以上事实和证据,已经足以证明魏峰是借给陈文进个人的款项。并且,魏峰作为原告并没有证明出借该款项时我同意,也没有证据证明该款项用于我的家庭生活。

    三、本案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程序严重违法。

    1、庭审中我发现主审法官还是单明霞,同一法官两次审理同一案件,存在可能影响公平、公正的审判,由于同一法官先入为主的影响,不利于法官作出正确的判决。我对单明霞不信任,便当庭口头提出要求单明霞回避此案,遭到拒绝,程序违法。主审法官单明霞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以我“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魏峰与陈文进之间有明确的约定是个人借款”为由,作出枉法裁判。

    2、举证责任分配错误,应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

    (1)、椐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于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 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 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共同意见表示的, 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戓不知道的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本案中,原审被告陈文进借款金额675500元, 数额巨大, 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 原审原告魏峰负有必要的注意义务, 即应征得我的同意, 否则对我不产生约束力。自陈文进出狱后, 与我长期分居。魏峰在出借时未征询我的意见, 未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在我提出异议的情况下, 其也未提供证据证明陈文进和我存在共同举债的合意, 也不能证明该借款用于共同生活或我从中分享了利益,故该借款不能认定为陈文进、李坤玲(我)共同债务。

    (2)、根据《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应该由魏峰承担举证责任,而法官单明霞让不知情的我承担举证责任是错误的, 显失公正,审判程序严重违法。

    四、本案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再审、检察院监督期间应该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的实施时间为2018年1月18日,本案的再审裁定是2018 年2月26日,所以再审期间已经颁布本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与其他司法解释不同,本解释是对原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补充和更正,并且没有“本解释施行后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案件,适用本解释。本解释施行前已经终审、施行后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解释”的表述,说明本解释适用于再审。

    2018年1月17日上午10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明确指出:“《解释》系针对社会关切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问题作出的细化和完善,这里所指的“最高人民法院此前作岀的相关司法解释与本解释相抵触的″内容,主要是指有关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的其他司法解释内容,与本《解释》规定不一致的,今后不再适用。对于《解释》施行前,经审查甄别确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结果明显不公的案件,人民法院将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秉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予以纠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再次证明本案再审期间适用该解释,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

    五、我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认定“陈文进向魏峰借款用于经营饭店”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根据“天眼查”查询到的陈文进当时经营的饭店是“个体工商户”“小型餐馆”,并且原庭审笔录也可以证明陈文进的饭店开业后才发生的本案借款,所以原判决认定涉案款项675500元用于该饭店经营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按照身为原法院副院长的被申诉人魏峰陈述的上述情况,魏峰2010年9月22日后才认识陈文进,并且魏峰认识陈文进的时候陈文进的饭店已经装修好、开业了,那么陈文进经营饭店根本就不需要六十多万元的资金了。并且陈文进经营的饭店规模很小,有几张桌子和两个包间,总共投资不会超过10万元。事实上也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的资金。故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款项“陈文进(2010年10月15 日)向魏峰借钱用于饭店经营”也缺乏证据证明。

    综上所述,本案二审及再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所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显失公正, 违反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因魏峰的虚假诉讼和单明霞的枉法裁判,致使法院冻结了我的工资卡,导致我的父亲被气死, 我被气得患上了严重的冠心病,无钱治疗。单明霞、魏峰、曹玉秀等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行为性质特别严重, 情节特别恶劣,已构成了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伪造证据罪、贪污罪、渎职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应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请求上级领导为民作主, 查明事实真相,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单明霞、魏峰、曹玉秀等违法违纪的法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并督促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纠正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所作出的错误判决, 并立即中止对我的执行措施、返还执行款。谢谢!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微博

    微博

    2019-05-15 23:54

  • 2019年河南省人身损害、交通事故赔偿最新标准

    2019年河南省人身损害、交通事故赔偿最新标准

    2019-05-04 16:34

  • 曲周县非法毁田卖土敛财,当地政府守土失责

    曲周县非法毁田卖土敛财,当地政府守土失责

    2019-05-04 14:32

  • 河南新乡:黑“老赖”狂殴要账人

    河南新乡:黑“老赖”狂殴要账人

    2019-05-04 14:28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