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不服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5-10 23:34 我要评论( )

申诉人因故意伤害一案不服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蛟刑初字第16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吉中刑终字第27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吉刑监字第70号驳回申诉通知,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

    申诉人因故意伤害一案不服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蛟刑初字第16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吉中刑终字第27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吉刑监字第70号驳回申诉通知,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刑申907号通知书,现依法向贵院提起申诉。

    请求贵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242条之规定,撤销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蛟刑初字第16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吉中刑终字第27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吉刑监字第70号驳回申诉通知,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刑申907号通知书,依法重新审理此案。

    事实与理由

    一、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定、不充分且部分内容相矛盾。

    1、2006年5月19日上午5点,申诉人在拉法街北大村老院屯水泥路上与李相灿发生口角,后李相灿到派出所报案,称申诉人将其右手环指掰伤。二审庭审笔录中李相灿说5月19日拍了两个片子,但是他只提供了当日医院出具的收费证明,并没有提供拍出来的X光片,仅凭收费单据无法证明当时拍的是哪个部位,更无法证明骨折的结果。19日在医院拍的X光片是十分重要的证据,李相灿并没有提供,仅仅凭借5月21日以后的X光片、病例等证据并不充分,不能排除19日到21日之间因其他原因受伤导致骨折,并不能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

    2、本案案件事实发生在2006年5月19日,但李相灿提供的X光片日期是2006年5月18日,X光片证明的事项是在本案发生之间,与本案无关。之后主治医生丁洋凯于2006年8月8日出具的说明,也不能排除说明的真实性与否。因此,把18日拍的X光片在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情况下就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缺乏法律依据。并且主治医生丁洋凯说的就医时间与李相灿妻子以及证人姜现镇提供的就医时间不一致,证据缺乏真实性。

    3、二审庭审笔录中李相灿承认办理过残疾证,说残疾证上肢体残疾是指下肢残疾,手不够报残疾,只有第二、第三手指以前受过伤,但是吉信司鉴字(2006)第A101号鉴定书中明确了检查所见:双下肢等长,肌力肌张正常,余未见异常。同时申诉人提供了证人,证人可以证明李相灿右手环指之前受过伤,因此,李相灿对受伤的手指存在隐瞒,不能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

    4、吉林省蛟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该鉴定书中没有鉴定中心负责人林志富签名,申请人提出后又补签的签字,真实性存在疑问。做鉴定的材料,由送检人蛟河市公安局新站派出所警察王军提供,该材料与案件发生日期不符,真实性无法确定。被告与原告无肢体接触,与法医鉴定自相矛盾。

    5、蛟河市检察院公诉人说有证人3名,分别是姜现镇、崔福顺(受害人妻子)、金基浩。三名证人在案件发生时均不在场。在二审庭审中姜现镇说:我听李相灿说的我没有亲眼看见,都是李相灿说的,他手肿了。该证人证言存在合理怀疑。

    6、根据《监察法》第18条的规定,2006年8月8日,申请人到检察院门口看见公诉人李春植、李相灿、姜现镇、崔福顺(受害人妻子)四人往公安局走,就跟着到公安局找一个姓李的警察。申请人和李春植说日期不符的事,他说都给改了,愿意哪告哪告去。随后,李春植带着李相灿还有一个姓李的警察去医院找医生丁洋凯出具情况说明去了。因此,该说明真实性无法确定,存在合理怀疑,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7、另外张宏生医生在门诊日志上涂改日期,存在上下不一致的情况。病例上写明是挫伤,不需要打石膏,并且石膏固定病例材料中没有收费票据。对医院病例是否有伪造的情况还需进一步证明。

    二、申诉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存在非法取证,应当予以排除。

    5月19日,申诉人与李相灿发生口角后。当晚,民警告诉申诉人李相灿只是挫伤,没啥大事,就让申诉人回家。在6月5日警察王军让申诉人到派出所,之后就不让回家,不让吃饭,对申诉人进行殴打。最后拿了笔录,没有经过申诉人的核对就让签字。不签字就继续殴打。申诉人当时迷迷糊糊又饿又害怕,就被迫签字,签了什么内容并不清楚,签完才让回家。根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此外,二审笔录中,申诉人没有签字,也没有按手印,但是二审笔录中却有申请人的手印,现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做司法鉴定,鉴定该手印并非申请人本人所按。原告是三级伤残,弯弯的手拉直术。

    综上所述,申诉人认为本案证据不足,证据之间存在矛盾,不能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就本案现有的证据不足以确认李相灿手指骨折与申诉人有因果关系。因此,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2条第二、三、四款的规定,特向你院提出申诉,请求撤销原判,重新审理此案,以维护申诉人的合法权益。被告有两个证人给出具的证据附后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2019年吉林省李秋伟冤案

    2019年吉林省李秋伟冤案

    2019-05-07 21:25

  • 吉林三河矿业的一些烂事

    吉林三河矿业的一些烂事

    2019-04-29 15:12

  • 不服刑事判决的救济途径

    不服刑事判决的救济途径

    2019-04-23 17:21

  • 吉林省延边中级法院剥夺公民起诉权的内幕(转载)

    吉林省延边中级法院剥夺公民起诉权的内幕(转载)

    2019-02-08 11:41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