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上海嘉定:翼猫科技涉嫌虚假宣传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30 13:36 我要评论( )

编者按:看过赵本山、范伟《买车》《卖拐》系列小品的人,都记住了“忽悠”这个词儿,虽说几乎都没憋住笑,可笑过以后呢,都在心里说:以后可得小心点儿,别上了这些骗子的当。 没成想,在生活里,还真有成千上万的人就被人给“忽悠”了,轻的损失几万十几万

    编者按:看过赵本山、范伟《买车》《卖拐》系列小品的人,都记住了“忽悠”这个词儿,虽说几乎都没憋住笑,可笑过以后呢,都在心里说:以后可得小心点儿,别上了这些骗子的当。

    没成想,在生活里,还真有成千上万的人就被人给“忽悠”了,轻的损失几万十几万,损失惨的,多达几十万,甚至更多。像湖北荆州“花姐”的死,虽说是个案,却也堪称被“忽悠”得最惨的了。

    《祖国》记者王武  被网民举报的就是翼猫科技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以下就称其为翼猫科技。接到网民举报,记者赶往上海等地调查采访。

    翼猫科技有“拉大旗,作虎皮”之嫌

    

    翼猫科技官方网站截图

    记者打开翼猫科技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2015年底进行战略升级为“互联网+大健康产业物联网平台”,致力于打造中国智能物联网综合服务第一平台,翼猫科技首发产品——翼猫智能净水系统,号称以让人类喝上安全的每一滴水为使命,以免费赠送的方式陆续推进全国人民安全饮水服务。记者在其网站还看到一篇发稿于2018年3月5日题为“翼猫科技“传销”商业奥秘【大揭秘】他们为啥敢【免费】”的文章,称为了做到真正让人类喝上安全的每一滴水的目标,翼猫科技采用创新型颠覆式商业模式“让羊毛出在牛身上,让熊来买单”,宣称一次性投资终身受益,而且翼猫科技公司利用物联网远程控制技术、打造大数据精准传媒,其净水产品能做到实时监测,实时监控。首推0元供机商业模式,号称“市场价值5800元和8800元”两款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净水机,全部以免费赠送的方式送入千家万户,真正做到0元供机,免费安装,免费维护,免费更换滤芯,免费更新换代。

    这些内容确实高大上,很是吸引人。那么,翼猫科技实际上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翼猫宣传O元供机,免费安装,实际上在安装时需收取1000元至1500元费用充值,还另需缴纳180元开户安装费。

    一位姓侯的先生告诉记者,他在2017年被“忽悠”进来时掏了50万元保证金、2个15万元股东、2个2.98万元经销商以及1个5.98万元经销商共计91.94万元,负责石家庄新华区市场代理。他说,当时翼猫科技给了他一颗“定心丸”吃,他才倾囊而出并借贷了一部分。他说:“2017年6月12日翼猫科技总裁吴家乐在武汉一体两面大会上也说,只要不想做不想挣这钱的扣除50元手续费后全额退款;2017年8月吴家乐在上海万人招商大会上还承诺不做了可以退款。另外,翼猫科技其他创始人及各地发起人均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承诺不做翼猫了,可以随时退款。”

    记者在调查中,侯先生吃的这些“定心丸”,从多个“被忽悠”进来损失惨重的翼猫科技的经销商口中得到了证实。

    侯先生说,等他发现其中有猫腻不想做去找翼猫科技工作人员退款时,才知道自己吃的所谓“定心丸”不管用了:钱要不回来。

    众多经销商告诉记者,他们开始接触到的翼猫科技的领导人都很高大上,名片上赫然印有国徽做宣传,显示“中国科技创新与战略发展研究中心”等吓人的名号,办公地点为国务院46号办公大院。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早在2017年8月31日“中国科技创新与战略发展研究中心”这个山寨社团就被北京市有关部门依法取缔了。

    剥掉翼猫科技唬人的外衣,看看它的产品是否真像其标榜的能够“让人类喝上安全的每一滴水”呢?

    

    侯先生提供的视频截图

    从侯先生提供的视频可以看到,他说安装了11个半月的翼猫智能净水器从未有人给更换过一次滤芯,先后用三支不同的水质检测仪器同时检测到“净化”过后水的真实TDS值已经高达135-136,与市政自来水几乎没有两样,而净水机实时监测显示TDS数值仅仅为3。太不可思议了,使用快一年时间的翼猫智能净水器TDS值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个视频可以说毫不客气地打了翼猫科技“实时监测、实时监控、实时上传分析水质及时更换滤芯”的功能脸。而且据多位经销商反应,他们在不同时间和场合为不同用户安装的净水机,水质和用水量不同,更换滤芯的时间理应不同,但有的区域却在同一时间接收到多台水机需要更换滤芯的信息提示,所谓的智能物联网高科技技术,有虚假人为设定的嫌疑。

    记者还了解到,翼猫科技的分配模式颇像其网站说的“传销”:一个底层2.98万元或5.98万元的经销商加盟,其上线要拿走90%返利,其中交15万元的区县代要拿走30%返利,交50万元的区代和服务站要拿走60%返利;而一个15万元的区县代理加盟,其上线市级代理(交200万元)要拿走60%返利,上线省级代理(交300万)要拿走30%返利。而终端消费者预交的1000-1500元净水服务费,也是被各级代理、股东及经销商层层扒皮,其中经销商返利40%,区县级代理返利13%,市级代理7%,省级代理5%,工程师返利10%。

    

    翼猫科技“忽悠”后果触目惊心

    翼猫科技招商喊出口号:三年内成就100个亿万富翁,1000个千万富翁,10000个百万富翁。记者不知道他们的口号实现了多少,但见到的全国各地经销商一张张“苦瓜脸”上,绝对看不到这些口号在他们身上实现了。据采访各地经销商反应,翼猫科技宣称全国各地有3000家体验服务中心仍在运营中,净水机可以全国下单安装,但实际情况为许多服务站营业以来长期亏损,而且目前有很多服务站已经倒闭关门,例如辽宁沈阳翼猫有7家服务站,目前已关闭6家;山西太原翼猫有6家服务站,目前已关闭5家;河北石家庄翼猫服务站原先有4家,目前已经全部关闭;山东济南、淄博翼猫十几个服务站也基本已关闭完,只剩下一个服务站,还有全国各地湖北、湖南、江西、江苏、安徽、河南、四川、北京、上海等大部分服务站也都已关闭,导致经销商不敢下单,而且已经在这些区域安装的水机售后服务无人接管。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沈阳人朱美光先生总共投了70多万元,发现此事情不对之后多次到翼猫科技上海总部要求退款。期间与父亲一起被翼猫科技工作人员打伤(父亲皮外伤,其鼻梁有一道明显伤疤),才得到70%退款,被打伤一事至今却没有得到解决;此外接受采访的还有昆山汪女士姐弟俩损失40.94万元;河北石家庄的邸正先生损失50万元;河北沧州李亮和王涛各损失17.98万元;江苏祁丛贵先生损失17.98万元;山东淄博孙洪兵先生损失17.98万元;上海李辉力先生损失17.98万元;安徽马鞍山的陈梅珍女士损失17.98万元;安徽六安的付永生先生损失17.98万元;安徽合肥的杨澍坦先生损失17.98万元;河南洛阳的文军峰先生损失17.98万元;湖北的叶欣女士也损失17.98万元。在采访中,有经销商告诉记者,全国各地代理商有几万人之多。可惜,翼猫科技拒绝记者的采访,这个具体数据无从得到证实。

    侯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当初加入翼猫科技时,都曾在招商会上得到其总部承诺,只要不做翼猫了,总部随时会全额退款,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在招商会现场被忽悠先刷卡交钱,之后再签合同,而合同内容又不让大家看,也不让按骑缝章手印,只是催促交钱签完字就被工作人员以要把合同带回翼猫总部盖章为由收走,之后两三年时间就再也没有给大家返回过合同。侯先生说,对于合同内容大家都一无所知,只在招商会得到总部信誓旦旦承诺,不想做了随时可以退全款。但当大家真正不想做了想退出时,翼猫科技总部却出尔反尔,百般推诿,不予退款。

    其中,最惨的是人称“花姐”的湖北荆州人谭康花女士。

    与许多被“忽悠”者一样,也是在2017年,谭康花了解到,加入翼猫科技即可获得无风险高利润回报:一次性投资2.98万元做经销商,就可以每年至少收益12万,十年收益120万元;如果投资15万或50万可以做翼猫科技当地区县级股东和市级股东,除了享受当地招商收益还可享受翼猫科技总部的原始股份;翼猫科技保证会在2-3年内上市,并且承诺如果投资者任何时候不想从事翼猫事业,总部答应随时可以全款退出,只需扣除50元手续费。

    在这样的情况下,谭女士将自家房产向小额贷款公司进行抵押,以每月3分利息贷款50万元,然后将这50万元高利贷以本人和他人名义全部汇款至翼猫科技公司,以伍某某名义汇款一个15万元区县代理,为韩啸垫资10万元,为梁琦垫资5万做了两个15万区县代理。然后,谭女士又在其上线彭俊唆使下跟他合伙做了一个50万元市级代理。

    然而,谭女士加入翼猫科技不久,即发现该公司招商时所宣传要上市并为客户免费赠送的智能空气净化系统、智能睡眠系统、智能手机系统、有机健康食品等产品,其实总部根本未曾研发过。而且了解到翼猫公司涉嫌虚假宣传诈骗、非法集资、以高返利为诱饵拉人头等情况后,谭女士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一边要负担抵押房产每月3分高利贷利息,一边还要遭受亲朋好友的质疑和逐渐疏远。她不想再做了,多次找到翼猫科技总部协商,希望总部按当初承诺退还她的钱款。

    没想到,从前以爱心慈善花环示人的翼猫科技总部却翻脸不认人,先是反复推诿,后又不理不睬,就是不予办理退款。谭康花为此心里受到巨大的摧残和打击,每天面对家门口集聚滋事索要她房产的放高利贷的社会人员,她心灰意冷,万般无奈之下于2018年6月份在自己的房间内上吊自杀。

    事后,翼猫科技立即返还了谭康花的投资钱款,同时却与谭康花后夫伍某某做了一个“花姐”之死跟翼猫科技无关的证明。

    

    谭康花之子谢小威

    为了还原“花姐”之死真相,谭康花之子谢小威勇敢的站了出来,还原了母亲上当受骗自杀的真相。在记者即将离开上海之际,远道而来的谢小威告诉记者:“我妈的死与做翼猫科技的项目有直接的原因。我继父说我妈的死跟它(翼猫科技)没有关系,并且还在从事翼猫(科技的项目),这个是假的,绝对没有这回事情。”他希望广大翼猫科技的受害者和有关部门能够明辨是非,尊重事实,减少更多人上当受骗。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谭康花的下线韩啸的17.98万元同样打了水漂,她的另一个下线梁琦更不幸,去年年底已确诊为宫颈癌中晚期,目前在北京某肿瘤医院住院治疗,急需那笔还在翼猫科技账上的救命的血汗钱。

    究竟孰是孰非?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先后去深陷漩涡之中的翼猫科技(上海)总部以及所在辖区嘉定区委宣传部、嘉定市场监督局和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一探究竟。

    除了前者拒绝对采访做出回应外,在嘉定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陪同下,嘉定市场监督局相关部门领导肯定了2018年3月20日以翼猫科技以无风险高利润招商宣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十五条第(一)发布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规定对其处罚12800元,处决文书号为沪监管嘉处字(2018)第142018000320号。

    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政治处一位徐警官回复记者称“嘉定警方接到相关情况反映后高度重视,即开展调查,目前暂未发现违法犯罪情况”等等。

    就在记者发稿之前,又获悉安徽六安翼猫区县代杨孝玲女士身患尿毒症后,去年曾多次去请求翼猫科技(上海)总部退款救命无果,已于2019年2月底去世,年仅37岁。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上海一家公司在西安投资经营跌入陷阱

    上海一家公司在西安投资经营跌入陷阱

    2019-04-29 16:31

  • 上实集团收购上海龙创自控系统有限公司

    上实集团收购上海龙创自控系统有限公司

    2019-04-29 15:18

  • 上实集团收购上海龙创自控系统曹文龙

    上实集团收购上海龙创自控系统曹文龙

    2019-04-29 15:01

  • 新买奥迪漏油,女教师发微博被4S店起诉索赔百万

    新买奥迪漏油,女教师发微博被4S店起诉索赔百万

    2019-04-22 14:26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