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福建南平:法院充当套路贷的“保护伞”?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29 16:07 我要评论( )

福建南平:法院充当套路贷的“保护

    福建南平:法院充当套路贷的“保护伞”?

    文图/鲁宁平

    陈荣迷,是福建省南平市政和县的一名农妇,现年45岁。2013年6月21日以来,其深陷一起虚假借贷陷阱不能自拔,导致生活被逼上绝境,却没有得到法律的保护,自家商铺面临着随时都有可能被法院执行到别人名下的尴尬境地,无奈之下,陈荣迷决定通过网络寻求帮助,并通过信访渠道反映诉求,但,三年多来收效甚微,自己还成了重点稳控对象,每遇重大国事活动期间,自己就会被人24小时贴身保护起来,甚至外出买菜,都会有“保镖”跟随。

    根据陈荣迷提供的相关证据,结合相关判决查明、认定的事实,基本能认定陈荣迷通过网络发出的《控诉状》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

    懵懵懂懂 担保人变成借款人

    陈荣迷丈夫于2012年2月14日遭遇车祸不幸去世,肇事方承担全部责任,并给予了经济赔偿。陈荣迷为儿女们着想,以此购置了住房和店铺等财产,所以,陈荣迷说自家住房和店铺含着老公的血,所以,一家三口都倍加珍惜。

    现年48岁的魏春是政和县“春和居”店铺的业主,陈荣迷在一次聊天过程中与其相识。熟悉之后,魏春声称都在经营名贵根雕生意。

    2013年6月,魏春声称需要调一批货,资金周转不开,想用陈荣迷的七星街的店铺为他的借款提供担保。一开始,陈荣迷并没有答应。

    魏春的堂哥魏礼情是政和县副县长,与陈荣迷是邻居。在魏礼情家里,魏礼情说魏春因为要调货缺少资金才要借款,他有经济偿还能力,况且借款只要3个月,为他抵押担保一下不会有事的。

    2013年6月21日,魏春带着吴宏政(信达投资公司股东)来到陈荣迷的店铺,本意是提供担保的陈荣迷,在吴宏政等人的要求及误导下,懵懵懂懂签订了《借款合同》,出借人为信达担保公司,借款人却由说定的魏春变成了陈荣迷,借期3个月,借款金额为30万元。当天,陈荣迷收到了信达投资公司股东之一的黄学进银行转账29.4万元,陈荣迷当即将该款全额转交给了魏春。

    借款到期后,在吴宏政、魏春等人的要求下,又续了三个月。2013年12月20日,吴宏政说魏春无力偿还,故向陈荣迷主张债权,陈荣迷大惊之下联系魏春,却发现魏春已下落不明。

    之后,陈荣迷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魏春多次向多人借钱多达几百万元,根本无力偿还。无奈之下,陈荣迷以自己被魏春诈骗为由,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魏春落网被判刑

    陈荣迷被骗资金无法追回

    2017年11月13日,魏春在建瓯市富沙酒店出租屋内被警方抓获。

    政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魏春犯集资诈骗罪,于2018年6月8日向政和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公诉机关指控:

    2011年,被告人魏春在政和县七星街谢洪进的云根红茶庄内寄卖根雕产品,下半年,租赁了政和县城关七星商业街4幢109号商铺,主营根雕及盆景零售,于2012年4月19日注册为春和居根雕店,注册资本20万人。2010年至2014年间,魏春以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为由,许以月息1%至3%不等的回报,向30余人进行集资465.9万元,还本息89.82万元,具体犯罪事实就有有34项,陈荣迷作为受害人之一,榜上有名。

    魏春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向陈荣迷借款30万元,是用陈荣迷位于西大街5号7幢1层119号店面作为抵押向政和县信达担保公司借款,合同写着利息2分,实际月息3分,借期为3个月,后没有钱偿还。这证实了魏春向政和县信达担保公司借款的事实,与陈荣迷在法庭陈述相吻合,与吴宏政称没有与魏春产生借贷关系相矛盾。

    魏春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本人与政和县信达担保公司存在借款的事实,用的是陈荣迷位于西大街5号7幢1层119号店面作为抵押,印证了陈荣迷述称的自己与政和县信达担保公司并不存在事实上的借贷关系,而是虚假借贷关系,所签所谓借款合同应视为无效合同,不应受到法律保护。

    疑似虚假借贷合同被判有效

    陈荣迷承担巨额赔偿责任

    吴宏政诉陈荣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福建省政和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5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陈荣迷向原告吴宏政借款并约定借款利率、借款期限的事实清楚,被告陈荣迷应承担偿还借款的责任。

    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原判!

    一、二审法院作出判决时,针对多人举报,公安机关侦查的魏春刑事案件尚没有结论。

    陈荣迷一直坚称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陷入了虚假借贷骗局。2018年9月26日,政和县人民法院下达《刑事判决书》,认为“被告人魏春未经有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以投资经营根雕生意需要资金为由,通过亲友口口相传,向社会不特定的14位对象非法吸收资金计人民币217.5万元,数额巨大,并造成被害人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81.4万元,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魏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0000元。二、责令被告人魏春退赔……”

    法院查明的事实,以及通过法院判决获得的魏春的供述和辩解,更加坚定了陈荣迷自己被人“下套”上当受骗的认识,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开展生存和财产“保卫战”。

    成立公司疑似没有经营

    系列民间借贷纠纷疑点重重

    法院对相关事实的认定,让事实真相更加清晰。

    第一项认定:经庭审认证,有如下认定:2013年6月21日,被告陈荣迷与原告吴宏政签订借款合同借款30万元,约定利息按月利率20‰计算,借款期限从2013年6月21日至2013年12月21日止;被告陈荣迷在借款人项上签名捺印,原告吴宏政在出借人项上签名。同日,原告吴宏政通过黄学进账号转账至被告陈荣迷账号294000元。原告吴宏政预先从本金中扣除1个月利息6000元。

    第二项认定:经庭审认证,有如下认定:2013年6月25日,原告吴宏政与被告张喜华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款金额50000元,利息按月利率30‰计算,按月付息,借款期限从2013年6月25日至2013年9月24日,并由许庆雄承担连带责任。同日,原告委托黄学进转账该笔借款到被告张喜华的账户。

    第三项认定:经审理查明,被告叶德辉因资金周转困难,于2013年10月22日向原告吴宏政借款人民币60000元并向原告出具《借款合同》,原告预先在本金中扣除一个月借款利息1800元,实际出借的金额为58200元,该款由原告指定的案外人黄学进转入被告叶德辉的银行账户。双方约定借款利息按月利率30‰计算,借款期限至2013年11月21日止,被告魏重经对被告叶德辉的该笔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并约定担保期限至借款人履行债务完毕之日止。

    第四项认定:经庭审认证,有如下认定:2013年12月29日,原告吴宏政与被告黄毅、廖丽娟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款金额70000元,利息按月利率30‰计算,并按月付息,借款期限从2013年12月29日至2014年3月28日。同日,原告委托黄学进预先扣除一个月利息后转账该笔借款,黄学进分二次转账(其中一笔转账40000元、另一笔转账27900元),共转账67900元到被告廖丽娟的账户。

    网络查询得知,黄学进、吴宏政于2013年7月29日共同出资100万元,成立了“政和县励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励诚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学进,其中,黄学进出资51万元,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吴宏政出资49万元,任该公司监事。

    公开资料表明,励诚公司成立仅仅一年多,从2015年起,就进入歇业状态,2018年被吊销,但未注销。

    据可查到的四起公开诉讼信息证实,励诚公司成立前后的短短四个月内既有两人默契合作的借贷纠纷发生,大致流程如下:

    借款人资金周转困难需要大笔资金,就向吴宏政出具《借款合同》,预先在本金中扣除一个月借款利息,实际出借的款项由黄学进转入借款人的银行账户,借贷关系成立。借款人到期还不上借款,则由吴宏政向法院起诉,此时,又一个重要就会粉末登场。多个所谓的借贷纠纷证实,政和县熊山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范水强作为吴宏政的诉讼代理人屡屡登场!

    

    吴宏政借钱给别人,为什么要通过黄学进转账给借款人呢?陈荣迷认为,这是黄学进出钱,吴宏政出力,利益共享,实际上是合伙实施诈骗。

    吴宏政、黄学进、范水强所涉“民间诉讼纠纷”,能够查到的,无一例外都与励诚公司无关。那么,吴宏政、黄学进两人出资百万成立公司,真实目的究竟何在?

    诉讼过程中,政和县人民法院要么适用普通程序,要么适用简易程序,对吴宏政提起的系列诉讼进行审理,无一例外,借款人全部败诉。

    调查中笔者注意到,该院一名审判员至少审理了两起吴宏政提起,黄学进、范水强参与的民间借贷纠纷,其中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模式”、“套路”本应引起该名法官的警觉,并审慎作出判决,但,不知何故,似乎是事先谋划、演练过一般,尽管存疑,吴宏政依然能在政和县人民法院“畅通无阻”。

    吴宏政与陈荣迷是借贷纠纷?

    还是陈荣迷中了“套路贷”?

    莫衷一是

    政和县人民法院作出的魏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有罪判决载明,魏春在通过陈荣迷向信达公司借款前后,曾经两次向吴宏政借款,判决书载明:2013年5月7日、7月1日,魏春以进货需要资金、支付工人工资为由,先后向吴宏政借款20万元、5万元,由余恩华担保20万元,借期5个月;有黄学进担保5万元,借期1个月,并许以3%的高额月息。这一事实证明,吴宏政曾两次借钱给魏春。陈荣迷称,发觉上当受骗后,自己经过多方打听方才知道这一事实的存在。如果魏春向吴宏政也好,信达公司也罢要求借款时,自己就知道了魏春已经向吴宏政借了巨额高利贷,那么,自己是不可能答应魏春将自己店铺做抵押让魏春借款的,更不要说自己出面向吴宏政借钱,供魏春使用了。

    陈荣迷坚信,吴宏政发觉魏春还不上款了,就迫使着魏春,伙同黄学进针对自己,共同设置了一个骗局,自己不明真相,就中了他们的阴谋诡计。

    2013年6月21日黄学进转账294000元给陈荣迷之后,实际借款人魏春并没有没有按照承诺使用该笔款项,而是马上就全部转到了一个叫阮丽洁的女人账户上,后经陈荣迷多方了解核实,阮丽洁的丈夫范晓波是政和县公安局干警,在黄学进声称的吴宏政、黄学进、黄学有三人开办的公司里拥有股份。

    工商登记资料证实,励诚公司于2013年7月29日成立并开始营业。陈荣迷坚信,吴宏政一伙在此之前就以并不存在的信达公司名义开展民间借贷业务,其性质就是诈骗。励诚公司成立后,却不以公司名义开展借贷业务,其实,就是虚张声势,为吴宏政一伙实施诈骗披上合法的外衣。

    法院判决是否公正

    让人生疑

    

    陈荣迷介绍说,其不满政和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一审判决认定的“民间借贷纠纷”为由,上诉到了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然而,福建省南平市中级法院二审审理期间,凭空冒出了(2015)南民终字第998号《退卷函》和(2015)南民终字第998号《委托宣判函》,都清清楚楚载明了该院受理了“上诉人陈荣迷与被上诉人吴宏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可陈荣迷简称,自己与吴宏政之间并不存在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也没见过涉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任何判决,自己手中倒是拿到了案由为“民间借贷纠纷”的(2015)南民终字第998号《民事判决书》,所谓的(2015)南民终字第998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判决书》究竟到哪里去了呢?只有鬼知道了。

    陈荣迷介绍说,通过多方走访调查得知,吴宏政一伙关系网复杂,神通广大,能力不可小觑,法院系统肯定有他的利益关系人,所以,出现乌龙法律文书就不难被人理解了,当然,也不排除法院内部有人公开造假案帮助吴宏政一伙人非法牟利。

    扫黑除恶“打伞”、“拍蝇”齐发力,都不放过。所谓黑恶势力“保护伞”,主要是指国家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参与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或包庇、纵容黑恶犯罪、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案不力,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提供便利条件,帮助黑恶势力逃避惩处等行为。

    按照中央“两个一律”的要求,即对涉黑涉恶案件,一律深挖背后腐败问题;对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一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各地不断加大对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打击力度,那么,陈荣迷反映吴宏政一伙涉黑涉恶会不会被惩处?陈荣迷所称的该团伙背后到底有没有“保护伞”?会不会被问责?中( 鲁宁平 2019-3-9)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非法行医要担全责?法院: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 医法汇医疗律师

    非法行医要担全责?法院: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 医法汇医疗律师

    2019-04-29 15:34

  • 退伍军人圆了他人梦自己被判刑

    退伍军人圆了他人梦自己被判刑

    2019-04-29 15:23

  • 苏州中级法院徐清宇、人民要求你依法履行职责

    苏州中级法院徐清宇、人民要求你依法履行职责

    2019-04-29 00:50

  • 苏州中级法院徐清宇、中央主要领导提醒你!!

    苏州中级法院徐清宇、中央主要领导提醒你!!

    2019-04-29 00:09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