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咸宁执法:只给五年牢,还给诈骗头目戴斌留几十亿

字号+ 作者:消费参考网 来源:未知 2019-04-29 15:05 我要评论( )

把20世纪福克斯文化资产包网络集资诈骗案办成组织领导传销案的办案人员,是该在社会公众网站亮亮相了。他们是: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刑警大队的肖志坚队长、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咸宁市咸安区法院的廖鹏法官(以下统称“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

把20世纪福克斯文化资产包网络集资诈骗案办成组织领导传销案的办案人员,是该在社会公众网站亮亮相了。他们是: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刑警大队的肖志坚队长、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咸宁市咸安区法院的廖鹏法官(以下统称“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或“办案人员”)。

自从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2014年9月抓捕20世纪福克斯寰球影业投资集团的咸宁团队头目开始,到2015年1月抓捕公司最高层领导戴斌,再到2015年12月底咸安区法院一审宣判,我们全国近20万投资受害群众一直蒙受不白之冤。

明明是一起非常典型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编造一系列谎言和假象、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的集资诈骗案件,仅仅因为该案以传销模式吸纳成员,便活生生地被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办成传销案件。为什么办案人员只强调形式不注重实质?为什么要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本末倒置?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两种罪行的本质特征和追责量刑的巨大差异?为何要避重就轻?

明明近20万投资人是被诈骗的受害人,却被办案人员糊里糊涂地扣上传销的帽子,被打成传销份子。这样的判决对于广大的受害人而言,就是一桩重大冤案,是彻头彻尾的误判、错判,是对广大受害者的极大犯罪;

明明是涉及全国的诈骗金额高达94亿的大案要案,抓捕的是全国福克斯案件的头号人物,而办案人员却辩称他们办的是地方案件。既然办的是地方案件,为何要抓捕头号人物戴斌及咸宁之外的其他头目?为何要划走咸宁之外的资金?为何要到北京收缴公司的汽车?扩大办案范围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多捞黑钱?

如果扩大办案范围的目的是为了把案件办得更深更透更彻底,为何不把各地的从犯一网打尽,不把资金去向彻底查清,不全力追缴受害者被骗的资金?

明明诈骗犯头子罪大恶极,案值高达94亿、受害人数高达近20万,理应判处无期徒刑,却被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减轻处罚只判区区5年有期徒刑;(仅凭此一点,就可以断定相关办案人员有吃黑受贿嫌疑)

明明广大投资受害者被骗的资金应该全力予以追缴并返还给投资受害人,例如戴斌投资韩国的钱和大卫浩、高诚泽卷走的钱以及各地的从犯所得的赃款完全可以追回,可是办案机关不但不全力追缴,就连判决书判处的罚款都没有收回;

明明《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对涉案资金只能冻结,可是,咸宁温泉分局却在抓人时强行收缴了8000多万元投资款,并据为己有。是谁给他们的这个权力?他们是在为自己办案,还是为受害者办案?这8000多万元到底是谁的钱?他们到底是在办案还是在与老百姓抢钱?

明明实施福克斯诈骗的第三号头目高诚泽是属于同一个案件,理应一并追责宣判,可办案机关偏偏要另案处理(见判决书第5页),不公之于众,至今我们都不知处理结果。到底为什么要另案处理?是高诚泽手里的钱多可以顶罪吗?

明明实施福克斯诈骗的第二号头目大卫o浩是该案的关键人物之一,可是办案人员既不通过国际刑警到美国进行抓捕,也不进行网上通缉。为什么?

明明判决书上宣称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见判决书第5页),可是,近20万投资被骗受害人都不知法院开庭审理这件事,办案法院没有通知任何一个受害人到庭。这能算是公开开庭审理吗?为何不通知受害人到庭?

明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的第七条明确规定:“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应当在裁判文书生效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在互联网公布”,为何该案的一审判决书不在法院的官网和裁判文书网上予以公告?有什么隐情?为什么不能曝光?为什么要违反最高人民法院的明文规定?

明明该案一审判决后,受害者群众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继续追讨被骗资金,但是,办案人员不公告一审判决书,残酷地剥夺了受害者的知情权和诉讼权利,给广大的受害人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办案人员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责任由谁来负?

明明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实实在在地把福克斯诈骗案件办成了全国性的特大冤案、错案,但咸宁当地公检法的各机关自始至终、异口同声地矢口否认他们办的是全国性案件。由于咸宁公检法机关抢办、错办了福克斯案件,以致各地的受害人无法在当地正常报案、立案,使全国20万福克斯投资受害人身处“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境!

我们全国近20万受害人的代表们,从获知一审判决书开始,就走上了漫长的维权道路。多次到北京公检法最高机关上访,到湖北省高检高法上访,到咸宁市和咸安区公检法机关喊冤、提出抗诉和申诉,都被以各种方式搪塞、推诿、回绝。

更为诡异、离奇的是,福克斯案件早在2014年3月17日就被河北巨鹿警方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见巨公(经二)立字[2014]0116号《巨鹿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并于2014年11月20日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移送给湖北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见巨公(经)移字[2014]1号《巨鹿县公安局移送案件通知书》)。可是,到了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却变成了组织领导传销案,且这一定性一直延续到咸安区法院对该案的判决!试问,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在大量证据证明福克斯戴斌及其同伙一案纯属重大集资诈骗案件的情况下(详见附件《刑事申诉状》的“事实与理由”),为什么不以事实为依据,凭什么肆意改变河北巨鹿警方的原始定性?

2016年12月2日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在审理被告人徐晓寰以投资美国20世纪福克斯寰球影业投资集团的“20世纪福克斯资产包”项目一案时,依据事实判决被告人徐晓寰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见(2016)川0104刑初890号《刑事判决书》)。试问,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能够尊重事实依法判决当地福克斯案件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什么咸安区法院却非要罔顾事实、一意孤行判决福克斯戴斌及其同伙犯组织领导传销罪,而不判决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2015-01-05烟台芝罘警方近期侦办了两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五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均被依法刑事拘留,涉案资金3千万。同样是名为“20世纪福克斯环球影业投资集团”的公司,面向社会发行“影视文化资产包”, 烟台芝罘警方就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定性。警方呼吁案件的受害人带齐相关资料,U盾、银行汇款证明、明细等,抓紧时间到芝罘区经侦大队报案。可是,咸宁温泉分局何时以何种方式通知过被骗投资人报案?(详见《烟台警方侦破“20世纪福克斯”吸存案 涉案资金3千万》,网址:http://news.shm.com.cn/2015-01/05/content_4290811.htm

另与福克斯同类型案件,2019年3月27日,河北省公安机关联合吉林警方成功打掉一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团伙。该团伙使用伪造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中华人际网”发布的“文件”,以传销模式吸纳成员,每人收取一定金额,通过不断发展会员骗取钱财。(详见《河北联合吉林打掉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团伙》,网址:https://sifa.sina.cn/2019-04-10/detail-ihvhiqax1469411.d.html from=timeline)

该案团伙也是“以传销模式吸纳成员”,但警方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基本原则定性为诈骗,毫不含糊。其实,该案编造的项目、伪造的资料、抛出的诱饵,在福克斯面前,是小巫见大巫。

面对上述一系列办案问题,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你们能自证清白吗?你们如何解释适用法律的适当性和正确性?你们的办案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们能否认在办案中没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收受贿赂,没有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的徇私枉法罪吗?你们如何向全国近20万福克斯案件的受害者交代?如何向各级纪委、监察委交代?如何向各级公检法领导机关交代?

保护伞不除,国无宁日,民不聊生!我们2019年3月初直接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举报、控告,目前已得到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的重视,正在查办之中!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莫名其妙的、违背事实、违背法律、违背天理、违背人情的情况?我们认为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我国的法律不够完善,对于组织领导传销罪和集资诈骗罪的法律界线不够明确、具体,当两罪交织在一起时,如何进行界定、如何定性,有些似是而非、模棱两可,既可以定这个罪,也可以定那个罪。以致办案人员在查办此类案件时,在很大程度上总是凭自己的主观判断进行定性,而没有完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由于法律制定得不科学、不严密、不完备,增加了准确定性的难度。

其次是缺乏科学性、严密性、完备性的法律规定,给一些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在办理案件时提供了徇私枉法的机会和可能。这些办案人员在缺乏监督的情况下,往往根据对自己有利、对保护对象有利的法律条款来定性,以便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是可以减省追查力度、敷衍了事、草率结案;二是可以减轻犯罪分子的处罚,以便保护那些想保护的对象;三是可以从中渔利、中饱私囊。

到底什么是传销?难道老百姓把自己因为被骗而误认为是很好的投资项目,推荐介绍给他人,就可以认定是传销吗?那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区分现在流行的分享经济?难道诈骗和传销没有本质区别?把诈骗定为传销,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的法律和办案机关是这么干的。问题还在于办案机关为何偏偏要把诈骗案定为传销案?

公检法机关之所以在办理集资诈骗案件时,习惯性地将其定为组织领导传销罪,是因为组织领导传销罪容易侦结、审结,可以借这个罪名吓唬更多的老百姓,收取更多的好处费,获得更多的办案提成,可以对受害人不负任何责任,可以草菅人命。

咸宁公检法机关的办案人员,是否廉洁自律、秉公执法?通过下面的信息便可知晓。

据投资被骗受害人甲反映,咸宁温泉公安分局为侦查福克斯案件成立了一个专案组,专案组的办案人员可能多次到北京抓人、追赃、收缴车辆。戴斌手下的得力干将怕咸宁的公安来抓他们,就托关系在北京某宾馆找到咸宁公安的办案人员,给他们送了钱,大概有十几万、几十万,是拿提兜提过去的。后来办案人员就没有抓人。这些钱是为了贿赂咸宁温泉分局主抓案件的负责人的。据说当时有一个投资受害人在现场,目击过此情节,但需进一步核实。

知情人没有说送钱的人是谁,我们估计是北京的张津元或温增龙。

据投资被骗受害人乙反映,他2016年7月底到咸宁,参加了以岳大密为首的福克斯全国理事会以及各地的分理事会成员聚集在咸宁召开的会议,这个会议所在的酒店与咸安区法院仅一墙之隔。并且理事会以这里为据点,多次在这里举行集会。

受害人乙感到很奇怪,就亲自到咸安区法院问办案的廖鹏法官:既然这个案子定成传销罪,那么,理事会在你们一墙之隔的酒店多次举行集会布置工作,继续在教各地的理事会怎么忽悠大家。你们为什么没有行动?对这些人为什么不打击呢?他们继续替福克斯商量对策忽悠大家,你们为什么不管?廖鹏法官说他们不知道。最后,廖鹏法官就不愿意跟他谈了,说你不是福克斯案件的当事人,你的身份不确定,所以我不能接待你。

但是受害人乙在咸宁时,有网友向他反映,说主审法官和理事会的人勾勾搭搭、吃吃喝喝,经常在一块儿。但我们手里没有这个证据,只知道有这个事儿。

据投资被骗受害人丙反映,在咸安区法院2015年开庭之前,福克斯大小理事会的头头们经常去咸宁集会,曾组织了二百多人请愿,保护戴斌,要求法院不要给戴斌判刑,后来实在扛不住,就请愿判传销。

丙曾经与咸宁温泉分局的肖志坚队长谈过话,据肖队长说,他以为咸安区法院可能要判戴斌八、九年徒刑,没想到只判五年。

丙还说,咸宁监狱的监狱长贪污400多万,去年免职了。曾经福克斯的理事会告诉大家,戴斌可能会在2017年7月18日提前释放。为了能够提前释放,理事会可能花了很多钱送给监狱长。但这些钱都白花了。

甲乙丙所反映的这些情况,都说明一个事实,戴斌及其同伙一路上都是用金钱开道,靠行贿拉拢腐蚀相关办案人员,以减轻对他们的刑事处罚。可以想见,理事会为了把戴斌从监狱救出来,不惜重金送钱给监狱长,难道他们不会在戴斌被抓捕、审判的各个环节用重金消灾吗?

根据福克斯案件从侦查到判决的整个过程来看,在侦查环节本来可以抓到戴斌的得力干将却不抓,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也无视诈骗事实和案情特别重大,避重就轻地按传销罪起诉,在法院审判阶段超越重大、特大案件的审判权限、草率结案、重罪轻判,都说明存在不同程度的渎职、腐败问题。

在办案人员是否受贿的问题上,其实不需要其他证据,判决结果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们强烈要求:湖北省人民检察院责成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异地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对咸宁市咸安区法院判决的20世纪福克斯大案要案进行再审,准确定性、依法量刑,彻底纠正一审法院的错误判决,还20万投资受害群众以清白,全力追缴犯罪分子侵占、转移的全部投资款以及各种赃款(包括公安机关收缴的所有钱款和物资),早日返回给投资被骗受害人。

我们同时要求:对玩忽职守、徇私枉法、包庇罪犯的办案人员进行立案调查,按党纪国法予以严惩。

假如对所有与诈骗有关的传销行为都追究诈骗罪,对所有与限制人身自由有关的传销行为都追究涉黑涉恶罪行的话,国家还有必要保留传销罪吗?传销如果既不诈骗又不限制人身自由,那对社会就没有任何危害,就是正常的直销了。

如果必须保留组织领导传销罪这个罪名,就必须彻底厘清传销罪与诈骗罪的具体界线,必须与诈骗罪进行彻底的切割分离。传销就是传销,诈骗就是诈骗,二者不容混淆,不容互相包含。否则,必然会伤害许多无辜的老百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 咸宁检察机关重拳出击 批捕涉黑涉恶案81件202人

    咸宁检察机关重拳出击 批捕涉黑涉恶案81件202人

    2019-04-29 14:53

  • 咸宁的苍蝇令福克斯案20万人94亿元巨资血本无归

    咸宁的苍蝇令福克斯案20万人94亿元巨资血本无归

    2019-04-29 14:39

  • 阅“上虞区农业局执法人员黄志扬行政不担当。。。。。。”有感

    阅“上虞区农业局执法人员黄志扬行政不担当。。。。。。”有感

    2019-04-28 23:26

  • 五年工钱追讨未果,希望政府还农民工公道

    五年工钱追讨未果,希望政府还农民工公道

    2019-04-23 17:14

网友点评